歐陽風
歐陽風

一個老宅、病夫及啃老本的......

《虛構的隨筆》№.34 亞里斯多德的學說

要說起那些貌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智者們的奇聞異事,也真是有意思,結果會發現,也許他們比你我還普通,不講理的不講理,小心眼兒的小心眼兒。
要不要炒冷飯呢!當我的虛擬貨幣在論壇一而再為零的時候。我傷神了。怎麼辦呢!當我連虛擬的世界都挫敗連連,該如何去面對現實的誘惑呢?我明白除了我能救自己,亞里斯多德實在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哎......「壓力是多的」(亞里士多德)。
還是炒冷飯吧!想起往年我也打過樂隊。one  two three,總是免不了的。這次咱就談談亞里斯多德,從外表看去,這老頭子,就跟咱街上見到的老頭子沒什麼樣,可能還要差些,但不可能再好一點。雖說要瞭解西方文化起因的有三個人,一是亞里斯多德、二是柏拉圖及三為耶穌。(當然,排名不分先後,出生日我就不懂了,奇怪?蘇格拉底要擺哪裡?)。
歷史若沒這三個人,西方文化肯定走上另一條你我也不知曉的另一條路。
神諭讓年少的亞里斯多德追求西方世界的重鎮雅典,我不懂何謂神諭?但亞里斯多德到雅典唸起哲學倒是事實。那時柏拉圖已經六十多歲,而亞里斯多德就讀於柏拉圖的學院。不同的是,亞里斯多德與柏拉圖見解略有不同,可並未造成彼此的分裂。亞里斯多德一生亦崇敬柏拉圖。
柏拉圖死時,亞里斯多德才三十七歲。值得一提的是亞里斯多德有個富有而慷慨的老爸。不然,亞里斯多德很難在柏拉圖門下,專心做好哲學的工作。看起來柏拉圖也是蠻有問題的一個人。
亞里斯多德因不能做柏拉圖哲學學院的院長,因而請辭。直到四十九歲,才重回雅典,將自己的學說發揚光大。至於,亞里斯多德的學說是什麼?哎呀!他媽的我也不懂。
有朋友說:鼎盛時期的雅典還挺讓人嚮往的,前提是做公民,不要做奴隸和女性。有豐富多彩的業餘活動,酒神祭看各種戲劇,運動會看一群裸男展現身體的美,還可以聽聽政治演講,投投票。
走路一不小心就碰到個哲學家。確實是一個偉大的時代。柏拉圖他們不大認同民主制,在雅典屬於非主流。另外馬其頓崛起之後,雅典也算是真的悲劇了。
有網友給我留下不錯的文字: 
同樣的事情真是分誰來表述,就像是同樣的食材分誰來烹飪一樣,味道自然差距天壤。
要說起那些貌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智者們的奇聞異事,也真是有意思,結果會發現,也許他們比你我還普通,不講理的不講理,小心眼兒的小心眼兒。
亞老頭子算是出身富裕了,他老爹是馬其頓宮廷御醫,據說他小時候沒少在國王宮廷裡鬼混,要不馬其頓國王怎就叫他做了自己兒子的老師了呢。要說起他和柏拉圖的關係,可算是哲學家間交情的慣常模式,都是先交後掰型。
我發現哲學家間的交情都不能久長,從古自今為數不少。不管是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還是近代的休謨和盧梭(這倒不能怪休謨,據說盧梭後來患上了「被害妄想狂」),或是黑格爾和謝林,再到現代的胡塞爾和海德格爾,海德格爾和雅斯貝爾斯,無一例外,通通地先交後掰,有的甚至都罵起娘來了。
或許是哲學理論這玩意兒太難同一,就像亞氏,在自己的重要哲學著作「形而上學」的開篇就對他老師雷煙火炮地一頓猛攻。
雖說他那句「我愛吾師,我尤愛真理」常為後人稱道,但誰知道在亞氏的心中是否有私人恩怨在作祟呢,因為柏拉圖死後把自己的學院傳給了他的侄子(或是外甥)Speusippus(音譯為斯潘雪普)。
而這位學院新領導人又特注重柏拉圖學說中數學那方面,結果把這位對數學不感冒的亞里士多德給氣跑了。
上面說馬其頓國王讓亞里士多德做自己兒子的老師,他這位寶貝兒子可不是一般人,就是赫赫有名的亞歷山大。
這樣我們就知道了亞歷山大為啥「壓力山大」了,因為他老師是「壓力是多的」(亞里士多德)。
後來亞歷山大的帝國崩塌後,雅典人把怨氣都撒到了這位老師的身上,結果把亞里斯多德嚇得溜之乎也。但不愧是大哲,連畏死逃跑都說得那麼冠冕堂皇,美其名曰「不想讓雅典人在哲學上犯下第二次錯誤」。當然,第一次錯誤自然指的是雅典人毒死了他師爺蘇格拉底。
在下不才,幫著大家炒冷飯,炒熱了大家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