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風

一個老宅、病夫及啃老本的......

《虛構的隨筆》№.31 叔本華的那條狗及其他

還有:快樂常不是我們所希望的快樂,而痛苦則遠遠超過我們所預計的痛苦。大家還是別讀叔本華的著作,我想,即使人生是痛苦無望,咱乾脆做一回鴕鳥,就當叔本華從來沒在世上存在過,別聽他胡說。
前幾天,讀完馮唐的隨筆,想讀一讀他的小說。翻了一翻。改了書 中一句:江郎才盡,從此吃喝嫖賭、過著酒色財氣的幸福生活。我相信,願你亦信之。爽快,爽快。
今天想想:江郎才盡,從此吃喝嫖賭、過著酒色財氣的幸福生活。其實我何德何能,吃喝嫖賭、酒色財氣不過是騙人騙己的一個終極男人的夢想罷了。還是忘斷浮華隨風去吧!感謝主。阿彌陀佛。莫待去日再回頭,幾許心酸幾許愁。獨剩一酒為誰有?
她從倫敦回來以後,我再也沒有收到她的來信。等呀等的,等到青絲亦掉了幾根白髮。我沒想到的是:為何我不去信向她問聲好呢?
沒空?是有那麼一點,近期讀畢詹宏志的〈謀殺專門店〉,就按圖索驥,一本一本找來讀一讀,後來連他沒介紹的都讀了一些些,當然,他有介紹的也不見得讀完。有點想下筆寫偵探小說的意味了,可終究作罷,一篇小說始終不是我所能駕馭的。我們看人家玩弄文字於股掌間,我們則被文字玩弄於股掌間,甚至於心靈間,來來回回,反反覆覆,真理假相都糊塗一地。
靜下心來,把所有的作家都掃視一下,剩下的意然是達爾文與詹宏志,追根究底,達爾文的原書,我看不懂,譯書亦很難看完,而詹宏志的書呢?來去就幾本,看來看去,只覺得他說事比人家本事,文字總是很容易讓人懂。奇怪,我怎麼只記得這兩位人物呢?
很久沒上臉書,一打開,除了你嘲笑我、我諷刺你的政治事件,就是一大堆*?%[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火星文。
怎麼說呢?套句中國人愛說的:妳知道的。還有呢,一些自戀的、戀人的相片與字句,商業的或慈善的話語充斥在頁面,當然,還有一些混蛋與朋友的笑話。我想.........。妳知道的。這就是好多人都看得最多的書:臉書。
不能否認,臉書上仍有一些真心與誠意訊息,只是你我難以辨別而已。還是關上去他媽的臉書,給妳寫字吧!覺得很莫名其妙?是嗎?所以嘛,真是的!難免得暗罵一些粗話,搞不懂給一個人寫信,首先還得交待是怎麼一回事。莫名其妙。
讓我重想回頭一下。
其實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到家,打開闊別三個月的臉書,只想寫點東西,寫不出來,就莫名其妙想到給妳寫信了。首先,還不知道要寫什麼呢?一想到的時候,又多得如天上繁星,不知如何取拾,到底該描繪火星的動態呢?還是土星的光環?
一步一步來吧!誰不是一步一步來的呢?多少人能一步登天?當然,還是有的,可惜呵?或者,還是慶幸吧?他們不是我們,我們也不是他們。寫到這裡,想寫的都不寫。就說近況算了。當然,問妳的依然還是幾個孩子了?(以我的年紀,循例都要問朋友一句的話。私生子不算喔!)
不想給妳留下好印象,先去買兩瓶黑狗與一包煙。再續。菸酒到家,一切就緒。仗著科技發達,倚在沙發上給妳在pad上點字,順便載上耳機,如此更有感覺一些。點字喔!,已經不再坐在電腦前打字了。信寫到這裡,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寫下去啊!感覺是來了,文字還沒到。想一想,雨過!還不是天晴。想一想,雨後?還不是彩虹。於是,再喝兩口再點字吧!
不如寫寫一段莫名其妙的:關於叔本華的那條狗。
叔本華命好,靠著父親的遺產,一生總算過著富裕生活。只是說到快樂,這傢伙可能就沒什麼福份,不然,他也不可能將悲觀主義發揚光大。聽說,叔本華一直與一隻叫「世界靈魂」的狗過著獨居生活。我想,那隻狗應該也不怎麼快樂,畢竟,跟一個舉世知名的悲觀主義者住在一起,要如何才能快樂起來?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叔本華走上一條悲觀主義的路,這條路大家就別走了,辛苦呀!有人用以下字句說叔本華的學說:人生即意欲或意志之表現,意志又是無法滿足的淵藪;而人生卻又總是去追求這種無法滿足的淵藪。
所以,人生即是一大痛苦。這跟佛陀的初心很相近,如果有機會,叔本華可能會是個佛教徒嗎?而跟著他的那條狗是幸?還是不幸呢?它可能是史上第一隻皈依佛教的狗嗎?當然不可能,叔本華那條狗二百年前就入土了。
叔本華堅持認為,花了一生來成就悲觀主義的看法是正確的,多多少少說明了叔本華自身的不幸。是基因?是生活?是文化?還是個人遭遇決定這一切?我不知曉。但對生命的悲觀態度,貫穿他的一生,至死亦沒變動過。
想起來,這傢伙的內心也實有夠銅牆鐵壁,起碼他是看不起自殺那種人的。一生在欲求、掙扎和痛苦中思索。想到陪著他的那條狗,實在也有些可憐啊!
叔本華說:人生實如鐘擺,在痛苦和倦怠之間擺動。這二者就是人生的終極要素。大家看看這個悲觀主義者是多麼地悲觀。
還有:快樂常不是我們所希望的快樂,而痛苦則遠遠超過我們所預計的痛苦。大家還是別讀叔本華的著作,我想,即使人生是痛苦無望,咱乾脆做一回鴕鳥,就當叔本華從來沒在世上存在過,別聽他胡說。
至於那隻叫「世界靈魂」的狗,我們是救不到了,但願他的主人沒曾指著它的鼻子說:狗的一生也是痛苦的,尤其當我叔本華這個人都活得不耐煩,你憑什麼快樂呢?餓你三天,就能證明我的哲學是對的。哈哈哈!
說完了。
隔幾天,週六我去曼谷,去他媽的拜佛,白龍王。唉呀呀!三個不信佛的人去拜佛,能參詳出個什麼鬼?山長水遠,到曼谷進香,一想到屁股就痛了。
都說了,像古人話齋「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次到曼谷雖不至萬里,但不風花雪月,至少亦要春花秋月一番。但阿媽與阿妹說:住在廟宇。哎喲!我的天呀!
不寫了,看電視。累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虛構的隨筆》№.24 第歐根尼真幸福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