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風

一個老宅、病夫及啃老本的......

《虛構的隨筆》№.6 曾經有一年

看著戲院前的海報,副題打著:黑暗中,總有惺惺相惜的敵人。敵人都可以惺惺相惜了,朋友只好拿來出賣了!

曾經有一年,不知道是哪一天。春天的花開在秋天里,原來不止人會迷失,原來花也會在四季交替中走不出來,那還有什麼不會發生呢!在一個迷失的季節里,就讓我也迷失在文字里吧!

曾經有一年,記不起是哪一天。有兩個人,一個人叫孤獨,一個叫寂寞,撥雲見日相見時叫解脫。兩個人都在相同地掙扎和努力以及快樂。我相信真有某種東西在關鍵的時刻推了他們一把。但是生活最終沒辦法完全仰賴愛情。誰不想一旦抓住了就不想再放手。我也想,我也希望。

曾經有一天,不知道是哪一年。找一條麻繩,繞緊心裡罪與非,四處尋覓轉機。地上看是天蒼蒼,今天是各一方,路上是沙滾滾,失去是舊時光。無非:酸甜苦辣=交織,難解難分=事實。

曾經有一天,已忘了是哪一年。張某唱:地質斷層,脊椎動物,哺乳類,達爾文,進化論,突變,石器時代,山頂洞人,孟達爾遺傳定律,基因染色體,原始部落,青春發動期,黃河土壤何殤,近親交配,造木成舟,漁獵社會,畏天,血脈欲斷,劫後餘生,潛意識留在種子裡,胚胎發芽,按照祖先的步驟,世代交替,華人,香火,你我。

曾經有一天,記不起是哪一年。我的心兵荒馬亂,情感與理智兩軍相戰,理智與情感兩敗俱傷。但不是說沒有痛苦就是快樂嗎?沒有爭執,沒有傷害,沉默了好像很久,然後視線模糊了,卻同時也清晰得觸目驚心。

曾經有一年,已忘了是那一天。看著戲院前的海報,副題打著:黑暗中,總有惺惺相惜的敵人。(敵人都可以惺惺相惜了,朋友只好拿來出賣了!)那我想白天呢?是不是總有笑里帶刀的人,在你我身邊埋伏著。那陣子我臥虎藏龍,他們都金屋藏嬌。很無聊是嗎?我知道,是的,無聊。

後記不關主文:一邊整理稚嫩及幼稚的舊時文章,一邊在馬特市亂逛,品類太多了,一時真的讀不過來。我喜歡先看中台港澳的文章,看到喜愛的也不追蹤,因為不想追蹤太多作者,也還不習慣拍手,儘管作者寫得很精彩;讚賞還不會做,根本不知是什麼東東?
然而,看回自己的文字,汗顏,這見得了人嗎?反問自己:那就不寫不貼?不是很簡單嘛!屁!不行,我還是要寫要貼。人啊!就是那麼地賤!我想,我還不是很習慣馬特市,給自己的文字添標籤,就是非常讓我苦惱的一件事。可能慢慢我會習慣吧!一如從「漸漸」到「突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