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風

一個老宅、病夫及啃老本的......

《虛構的隨筆》№.1 誰在圍剿我的清醒

我有沒有散播負面思想的嫌疑呢?回頭看著失控的自己及稚嫩的文字。也不想再轉貼千篇一律的舊時文字,索性將幾篇壓縮成一篇就算告一段落。說實在也沒什麼可讀性,純粹就是個人的黑狗記錄罷了。

我活得有些許混亂,像個精神失常的人,可絕不是精神失常的人。更像個不知患上什麼病的人,身體總是這裡痛那裡疼,以致總是:彷彿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而心底在哀號,像朵枯萎的花。是的,我曾經確是惹上了憂鬱這隻黑狗,這許多年走下來,我知道自己經已馴服那條黑狗,我不知道的是:現在的我,到底是怎麼了?

附上2011年寫的文字,淺薄、稚嫩且無病呻吟的文字。

【 誰來招我憂鬱的魂!】
我可以告訴你嗎?我是個精神病患者。生活有時對我來說是無盡的黑暗,有時似乎有點光亮,搖搖欲墜的,隨時都會熄滅的光亮。兩個月去一次藥房拿藥,有時順便見見醫生,病情總是好好壞壞。沒工作近年了,似乎也沒什麼力氣去工作,有人說是懶散,亦無力爭辯。
在書裡讀到有人被憂鬱症困了一生,多麼可怕的頑疾。更可怕的是,有關它的發病機制,醫學界尚未搞清楚。精神萎靡不振,於是看點書、上上網、再寫寫一些莫名其妙的文章,硬逼自己做點運動,日子就這樣過去。而思考與行動能力大幅下降,才是致命的衝擊。
回憶憂鬱症的誘因,總是懷疑和這件事或那件事有關,但誰能證實呢!醫生說,大多數憂鬱症都會治好,我只能相信,儘管事實上不是那麼容易的一回事。
這近年的心情穩定,得靠藥物來支撐。就怕藥物的耐受性,而必須加大劑量。整體來說,我並非重度的憂鬱患者,但是伴有恐慌或焦慮症。我想我是中度的精神病患吧!
而關於快樂,因為我不尊重它,終於它也不再理會我。還好不發病的日子,快樂還是可能的,比如讀了一本又一本的書。我將我的病史,記錄在私密書的悲情自述上,扉頁上寫著:無論我努力的方法與結果多麼奇怪,我也不過是想在黑暗中遇見曙光而已。
吞下一顆鎮定劑與抗憂藥,黑暗的夢裡或可見一點曙光。醒來再吃一顆鎮定劑與抗憂藥,很自律的作息時間,但與病情不一定成正比,時好時壞得已經習慣了,但習慣不代表不痛苦呀!因為患上憂鬱症而被朋友誤解的無奈,除了忍受憂鬱的折騰,還好得到家人的扶持,這是我最想感謝的。
最後套用我在部落格的一段文字:黑夜了,誰來招我憂鬱的魂!

十幾年過去了,中間當然發生了很多事,一時之間無從說起。黑狗被我趕走之後,其實活得也不怎樣好,當然也不怎樣地壞。反倒是可以從容回想過往黑狗相伴的痛苦日子,不再憂鬱,不代表從此陽光。一切像是慢慢的,然後突然變成現在這個我無法形容的混亂,像從一張病床轉到另一張病床,而我依然是個病人。

不如將我所有憂鬱時期的文字就續貼在這。(不敢說是文章,文章千古事嘛!我的不過狗屁)。都是2011年的文字,從網上撈回來,中間那些找不回的文字,都不曉得自已發生什麼事,實在也記不起來了。就不理它了。反正我的生命也趕著退場,沒什麼好計較的。必須說明的是:這些都是淺薄又言之無物的文字,請大家包涵我的稚嫩。

我是馬來西亞人,當然是華人,喜看書,不過有了網路之後,好像變成愛藏書了。看得完的不及所擁有的千分之一。平時也寫點無謂的文字。人有點重憂鬱,總結就是難受,想把自己從十四樓丟出去這回事也想過,不曉得差些什麼,所以沒將自己丟下去。請大家原諒我失控的負能量。

【憂鬱的我在等待】
我的心就像打不開的窗,沒有一絲陽光,憂鬱卻能透視我所有的悲傷。我一直有個夢想,卻沒有一雙翅膀,憂鬱阻擋我所有的嚮往。一直有著心理負擔,不相信合理的治療方式及藥物,是可以治癒憂鬱症的。我認為憂鬱是一種體會,一種感覺,一種混亂的心境。而一切都是負面的。負面的體會、負面的感覺及負面的心境。
前路會有多少坎坷,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在理智上稱王,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在感性上稱霸。我永遠感謝家人對我的體諒與包涵。想要燃燒掉最後一份憂鬱,想不到的卻是揮之不去的掩臉悲泣。精神病是一種難根治的病,絕大多數是靠鎮靜劑維持著。我也一樣。尤其社交恐怖症更是難以醫治。
吃藥像吃飯一樣,變成一種必須活下去而做的事。其實我沒太大的信心,可將憂鬱治癒,因為我的精神狀況太差了。免得家人擔心,我只能儘量顯得強壯,只好相信我能活下來,因為有人說過:「這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可以不努力練出來的。」所以我將努力地吃藥、運動及集中心神看書。面對具有擴散力的負面情緒,一不留神就會滲透到患者心理活動,使患者處於無能為力,無望,無助,甚至絕望的痛苦狀態,所以我可得努力才行。
欸!神明住的廟堂門外,憂鬱的我在等待..奇蹟。

【人為什麼失去力量】
大概在我這種年紀時,梵谷就死去了。還好我不喜歡畫畫。所以還是一樣好好活著!這是個沒有邏輯的邏輯嗎?有時候生活莫名其妙的累起來,只看到自己的付出,沒看到自己的所得,一味地抱怨、抱怨、抱怨,於事無補。不管現實怎樣,真理是不應該抱怨。說起來,盡都是煩惱的事情,但又都是我們願意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的原因吧!
調查顯示,患心臟病的人常常不是工作辛勞的人,而是抱怨工作辛勞的人佔多數。是否從今天起,我們就該將「抱怨」丟掉。
出生時,我們空身而至,然年復一年,我們已被生活的包袱壓得喘不過氣來。同時,我們也被各種慾望所追趕著。慾望太多,常使人不滿足,以致心理產生憂愁、憤怒。
人生旅途,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路程。且歌且行,樂觀豁達的人,能把枯燥的行程變得富有情趣,才不至於失去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但最近,也許久得自己已忘記,時常精神恍惚,自己覺得蠻恐怖的,並且還在持續用藥。
其實是可以過得更好些的,只是說來說去,總是萬水千山總是錢。看看手掌,看不懂手掌的感情線、事業線、生命線盤踞交替,到底捎著什麼樣的訊息。憂鬱,你還好嗎!我的生活是一邊燦,一邊爛,兩者遲遲不肯相遇。我就完蛋!
有時候很生氣,搞不懂自己是為了健康,還是因為怕跟別人不一樣,而妥協那些我不喜歡的東西。有時候我好煩躁,我不知道改變是為了自己還是因為怕失去。更多時候我只能沮喪,為了那些不開心、卻又改變不了的事情。懊惱的是,我不敢放棄,只好這樣持續下去。不喜歡也要習慣。
還好,有時候生活也會莫名其妙的高興起來。相反的,恐懼、絕望、沮喪、寂寞、猜疑、疏離及憂鬱,叫我搞不清,人是怎樣失去力量的。

【遺書】
自殺只需要一時的勇氣。活下去卻要一生的勇氣。
夜幕低垂的都市,久違的憂鬱症來襲!未患上憂鬱症時,我對憂鬱症也沒多大認識,等到認識的時候,物是人非。不管曾經愛過我的人,怎麼欺騙過我的人,怎麼傷害過我的人,只能忘掉一切哀傷。
低沉的憂鬱情緒、興趣和快樂感會失去,平時有興趣的事變得沒興趣了;內在驅力降低,包括活力減退之疲倦感;食慾、性慾減低;睡眠障礙,有時體重會明顯降低,但也有過度進食而明顯增胖。常伴有話量變少,行動緩慢,有些可以嚴重到變成僵直狀態,像木頭人一樣;注意力減低,猶豫不決,難以下決定,自尊和自信減少。
天天情緒低落,淚盈眼眶,回到家計劃寫遺書,回看到自己寫的一篇篇怨天尤人的文字,心中湧起極具痛苦的悲哀來,無所適從,怕我一時衝動做傻事,終於按捺不住,對自己進行說教。這種說教,在我這個憂鬱病初期症狀的人而言沒半點用。我照舊寫著遺書,眼睛充滿悲傷。起初寫的遺書算是有規有距,有內容,後來寫的就大不一樣了,文字不連貫,不知所云。這時的我表現出來的只是自怨、悲觀和絕望,對外界感知尚未踏實,思維也不知能分清是非。
老天啊!即然造就了我,為什麼要給這種遭遇呢?把剛寫好的遺書放在平直的桌子上。我知道,只要我把頭伸進那個圈套,蹬倒腳下的凳子,一切對於我來說,就都結束了。不知怎地,我的心忽然慌了起來,一種巨大的恐懼感襲來,渾身發抖,呼吸急促。我害怕了,這是對死亡的深深的恐懼。但為了不再感到痛苦。這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嗎?可我為何還要害怕?對死亡的極度恐懼(其實是怕痛),讓我再也沒勇氣自殺。我扶起凳子,撿起腰帶,收起遺書。
第一次體驗患上精神病,竟意味著連最起碼的人格尊嚴都沒有了,在人們眼裡都是受唾棄的瘋子,現實真的讓我對未來的人生充滿恐懼,我活著有什麼用呢?不如死了算了。這一夜,萬念俱灰的我決定再放棄自己的生命。於是再起草一份遺書。
有人因為自殺帶來了不少疑問。醫生認為跟憂鬱有關,朋友認為跟感情有關,鄰居認為跟撞邪有關,老闆認為跟壓力有關,同事認為跟待遇有關。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實他的死是因為深深覺得,世界沒有一件事跟自己有關。
始終我還是沒用一次的勇氣去吊死。但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能耐用一生的勇氣活下去。
做為一名精神病者,人生歷程是灰暗,受世人所唾棄的。每個精神病康復者都在拚命地隱瞞著精神病史,這無情的現實,說明人人都不理解和畏懼精神病,而不幸的精神病患更是無法做到超然地面對著這個社會,這是一種十分巨大的悲哀。
有點藍有點喑有點恨有點愛有點怨有點不甘。有人還記得李白嗎?他的人生得意須盡歡,千金散盡還復來的詞句總听過吧!最重要的是,我想告訴自己或大家:沒有條件做李白,就不要以為自己的人生可以得意須盡歡,更別提什麼千金散盡還復來了。
也許我想用一生的勇氣面對問題亦說不定。

我有沒有散播負面思想的嫌疑呢?回頭看著失控的自己及稚嫩的文字。也不想再轉貼千篇一律的舊時文字,索性將幾篇壓縮成一篇就算完結。說實在也沒什麼可讀性,純粹就是個人的黑狗記錄罷了。其實我是想寫國安法後的香港,可這非我力所能及之事。就能寄望以後有能力再寫。作為一個馬來西亞人,看港台書長大,在後半段才衝出一大堆簡體書,還好,簡繁對我都不構成問題,只是味道真的不一樣。

看回十幾二十年前,我不再是我認識的我,香港也不再是我認識的香港,中國也不再是我認識的中國,台灣亦不再是台灣。而馬來西亞還是馬來西亞。至於好壞對錯就「唔講啦」,因為面向太多,不把議題定義妥當或有某程度的共識來討論,我們所有人的清醒都會被圍剿,一談起來,恐怕遭冠名為撕裂主義。

【邊個圍剿我的清醒】
有人問我真是個憂鬱症患者嗎?有什麽症狀?我回說:是的,讓我以後慢慢寫出來,所貼都是舊時文字,但憂鬱卻是真的。
不敢以過來人的身份作文,更不敢對此疾病提出任何建議,畢竟我是病人,不是醫生。事實上,我的情況好多了,至少暫時再沒有自殺念頭於腦袋閃過。話說回來其實也好不到哪裏去,人變得很恐懼很焦慮,明明曉得事情需要親身去解決,可始終仍是說服不了自己,所以如今就停留在一個時好時壞的狀態。
至於說到憂鬱的症狀,實在不能以我作為參考,難道我可以告訴你,好像長期被萬念俱灰的感覺籠罩著嗎?這當然不能,至少對我來說是不可以的,因為搞不好你就對號入座,這就糟糕了。所以看看我的文字,其他就算了吧!這始終不是你的事,是千哩之外的我的事。我的症狀之一就是拒人於千哩之外。嗯....有點像是逃避吧!逃避著所有的人事物。
漫無目的像孤魂野鬼般活著,而且是一只有憂鬱病的孤魂野鬼。真可悲。也許能夠救贖憂鬱情感障礙的,就是讓所有的生活有一個重新開始,而不再讓往事只能流淚。
天空不理路面上行人的事;行人的腳步不關來來往往車輛的事;來往的車輛不管我的事;我的事不是你們搞得懂的事。事關我亦是似懂非懂著那些事。現實幾乎將我打得爬不起身。終於明白有些人勇於把自己處理掉的決心與必要。
或許我先該描述一下前情提要,就是這裡不會有男女之情,事關我知曉自己的毛病隨時發作,怕累了人家,所以了斷所有的牽掛與情事,這些事就略過不提,嗯............,往事只能回味?喔!不!往事只能流淚!
是挫折?是打擊?是報應?還是老天將降大任於我,所以苦我心志、餓我體膚?恐怕大任未到,身已煙消雲散。
寫得有些呻吟,其實並不知道要寫些什麽?就隨便搞點天馬行空的句子熱身熱身。以上有看不懂的詞句,沒關係,就如我們永遠也搞不清自己是誰一樣。時常像是好不容易明白了一點點,才知道不懂的更多了。路是行到水窮處了,卻絲毫見不到坐看雲起時的跡象。
不能否認,將文字貼在網路有一點好處;即可以是記錄,亦可以是虛構,最好的是可以亂亂寫。而人家永遠不會曉得,何為真、何為假,可以逃過負責任的壓力,可以省卻不必要的焦慮。
比如我試過自殺,也在網上找到合適的方法,最棒的就是上吊法;有意者請網上搜索查詢。惟仿效者,後果絕對絕對絕對絕對必須自負。我試過,真的是可行的辦法,詳情以後或許有空再寫。那時我沒有寫遺書,想是人都死了,寫什麽都沒用。也就是那次決定,想想不如讓無辜的文字在你們眼前展開。如果你看到了,謝謝你為我所付出的心神,同時,也非常抱歉浪費了你寶貴的時間。至此我想說:「勇敢面對」他媽的像句廢話。
文字要開始走調或失焦。人人有權爭勝負,無人有權論是非。這句話到底是真是假還是笑話?我不知道。故事滾滾而至,全球政治版圖及個人精神版圖都有變,到底「邊個」圍剿我的清醒?
大風吹散雲堆,天空藍藍地開展。大風呼趕歲月,吹老了樹葉與你我。人和精神都被扣押在書字裏,誰若偶開天眼看紅塵,就知可憐身是眼中人。
似乎每個人都是精神患者,不同的是程度的深淺,或時間上的拖延。請記住壓力往往是無形的,當它發作只能勇敢面對。雖然「勇敢面對」聽起來像句廢話。
有時我們必須做一些人家希望我們做的事。當然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這樣,就像自殺肯定不是別人希望我們做的事,就這樣,我推移了這件事的進行期限。
可能事件並不如想像中那麽嚴重,何況選擇不止一個。如何才為之做一個人的根本?吃得飽?睡得好?玩得起及工作順順利利?這樣還僅謂根本嗎?於我已然是成功的人生。
我羞愧於上述四個條件。所以……。「唔講啦」。
雖然不開心,但至少我不像有些人,詛咒這個不公平的制度。因為早早就知不公平的事……。隨處可見。在可見的未來,道德基礎還是無法掌管世界,除非人這種生物在地表上,全部消滅,然後重新再進化一次。那需要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啊!
我隨時準備告別人生,卻怕忘了這件事,不得不時常告誡自己。時間久了,連為什麽要這麽做,都記不起來了。人不能沉醉在過去中,無論是美好或碎心的過去。而應專註於未來,重點在培養自己專注力,相信我,現代人的專注力相當軟弱。我也不例外。
有人守株待兔,有人一次試著追兩只兔子或更多。我認為只追捕一只兔子會較實在。
有時候種族、年齡、教育、家庭背景、經濟能力、甚至性別等等都會圍剿我們的選擇。世界不變,我們就變變變。調整自己的角色,不讓目標與社會起沖突,雖然受困在自身條件下,我們還是有所選擇。可惜我不是這種人,因為我的目標是:如何寫好我的墓誌銘。
請不要說如果我這樣做或那樣做……事情就會怎樣怎樣的牢騷。誰都知曉他媽的「如果這樣的話.……。」我早就取消自我毀滅的計劃了。「如果這樣的話.……。」何止傷身,簡直打敗我所有的意志。我也不想呀!但它冤魂不散的死纏著我。
寫到現在,連自己都搞不清想要說些什麽?說是短句不夠精簡;說是雜感又不按牌理;說是筆記本則沒條理;說是日記又不天天寫。說是遺書卻又沒有絕筆,那.......這些文字到底是什麽呢?自己有點懂,又不夠功力說明。算了,反正就是一團糟。
有點莫名的難受,立刻去喝杯清水,沖個涼。讓感覺趕快過去。保持一貫的心態寫篇文字,想在下方畫上絕筆,但始終沒有。只希望A型流感入境我的身體,那就死得有理,也不會有人閑言閑語。
殺掉自己嘛?除了讓人痛罵、說笨、看不起等等以外,最要命的是家人的心情,會讓她們以為前世造孽,今生才有此報應。所以東寫西讀,以免一時興起,今天就死去。屋外天空見不到一絲白雲,藍天顯得呆呆板板。
一直以第一人稱作文,很容易讓人以為是句句真言,然而真假有那麽重要嗎?這事你們自己論斷。但不會句句謊言就是。我隨時準備告別人生,所以須更關注時間,以讓日子過得盈滿。我四肢健全、可惜睡不穩、吃不好、沒樂趣。恍如一只臨死的蟑螂,但不掙扎。我將心思放在未來,那是閻王的殿堂;慶幸的是,我從不理會活了多少年在統計學上的意義。我不過一只無助的幽靈也。
親愛的朋友:
別來無恙吧!就別再心事重重了!是不是好像有什麽東西在顫抖?我的心?你的手?
竟然有人將我寫的事,當成真,雖然它並不假,卻也真不了。比如說我們的感情吧!以為它那麽忠貞得海枯石爛,只是想不到我們的海,竟那麽的容易枯;我們的石頭更是那麽容易爛,等不到天長地久,就海枯石爛。
今天詳細地想著「自殺」這東西,打開《完全自殺手冊》讀讀, 摘其《前言》如下:囉囉嗦嗦的開場白,可能你已經厭煩了。這本書,詳詳細細寫盡自殺的方法。朝著「如何自殺」的方向進行。
像是「為什麽不可以自殺?」、「為什麽一定要活著?」這類的問題,始終沒有任何解答。目前需要的是一本能讓「自殺」付諸實現的書。
說什麽「枯燥乏味」並無濟事。步調緩緩的先進產品不斷出現,步調緩緩的政治家繼續貪污,電視內容步調緩緩的繼續激動。但是當關掉電視環顧四周時,卻又是一如往常的另一個每一天。沒有像連續劇這樣喜劇收場的結尾。只是,奇怪的「喜悅」總是不斷步調緩緩的繼續著。
是的!關鍵詞是「步調緩緩」和「反覆」。持續的相同事物步調緩慢的反覆出現;這是讓想死的情緒膨脹的第一要素。從前,有個法官說:「人的生命比地球還重。」然而,這是極無價值的誤解。
英國的搖滾樂團唱著:「我們是牆壁中的一塊磚。」非常走紅。我們確實是牆壁中的一塊磚----證據是,假設我們之中有任何一個人死了,必定會有某個人來取而代之。沒有一個人的存在是無可替換的,也沒有一個政治家是不可以被暗殺的。只少了一塊磚,牆壁並不會因此而倒塌。
我們每個人都充滿無力感,存在不存在都無所謂,換句話說,生命是輕的;這是讓想死的情緒膨脹的第二要素。抱著這種無力感,步調緩緩的反覆做相同事情的我們,一點一點忘掉「真正活著的真實感」。已經漸漸忘了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你有感覺自已是「活著」嗎?現在,生與死之間,只被一條細得幾乎看不見的界線隔開而已。
因此,「生命很重要,所以不可以自殺。」、「只要能活著,一切都會有轉機。」、「因為周遭的人會難過,所以必須活著。」這類的話,已被打入冷宮,不再具有任何說服力。是的,要死也可以。如果活著很不舒服的話,很無趣的話,甚至還很痛苦很痛苦很痛苦很痛苦的話,是可以跨越細得快看不見的界線去尋求死亡,任誰都無法加以阻止。
反正活著,一切也不會有所改變。雖然看不到未來,不過大致上可以知道,今後的社會或自己會發生什麽樣的事。自殺是相當積極的行為?我有一個朋友,沒有固定工作,每天遊手好閑,過得非常愉快。他有一種叫「天使塵埃」,吃了之後頭腦會變得昏昏沉沉,可以毫不在意地從高樓往下跳的強烈藥物,裝在金屬小囊中,作成項鏈,形影不離的帶在身上。他說:「必要的時候,可以吃下這個來死。」
製止自殺的有效話語,已經消失;引導自殺的信號已經出現。海容易枯,石容易爛。他媽的!誰玩得起天長地久。
(必須說明一點,若我沒記錯的話,後面應該有好大的一大段文字是抄自《完全自殺手冊》,因為我覺得那不像我寫的文字。應該是從 「 摘其《前言》如下」開始。)

我的黑狗時期早就過去了,雖然現在活得有點廢,但肯定不是因為憂鬱症,為什麼呢?因為我曾經黑狗過,所以我知道這次不是那一隻狗。問題是:我覺得自己不過就是從一間病房換去另一間病房,難就難在我不曉得自己得了什麼病。不管了!反正人生也就是蠻奇形怪狀就是了。關於我的憂鬱症是如何痊癒?就是「漸漸的,然後突然就好了」,可那個「漸漸」至少花了十幾年都不止,至於「突然」就不過是突然而已,沒得解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