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

容後再寫......

《虛構的隨筆》№.19 長短句第十二號

發布於
沒有命要革,沒有義要起,在野黨長大了,中央可能輪替了;不吶喊,不遊街,豪情壯志怎能不在和平中消散呢?一切都溫溫的,剩下斗爭後的微熱,沒有火花,沒有熱血。發夢而已。
圖自網上,文字自制
【早晨誰在唱】不太愉快的清醒。
●  有沒有人相信,你佔領我全部的年少時期。而所有的記憶是你美好與痛苦的回饋。
●  成長是兩方面的,身體就是免不了地一天天老化,每個人都躲不過,心理的認知則是見仁見智,成熟的關鍵總在命定開悟的一瞬間。
●  受挫的時候就是因為你在拒絕,等你接受了自己,真正的自己,學著看見別人,試著把自己重新放回群體,你又可找到那個成熟但不失活力的平衡點,又可快樂起來。
●  沒有命要革,沒有義要起,反對黨長大了,中央可能輪替了;不吶喊,不遊街,豪情壯志怎能不在和平中消散呢?一切都溫溫的,剩下斗爭後的微熱,沒有火花,沒有熱血。發夢而已。
●  想要離家,或是想要成家。家,是那麼階段性的象徵,曾經被撫養,然後想要獨立,自己靠自己,漸漸地,希望這個自己建立的家能夠更完整,成為養育下一代的地方。
●  啐,書太多,買來堆在那邊還沒來得及看,因為BBS洗版洗得太快。真焦慮,電影下片太快,只好光明正大的BT。然後呢,擦擦手汗,免得弄髒鍵盤,打噴嚏的時候記得撇開臉,螢幕不好清洗。
●  成長,也是一個相對性的概念,姊妹淘之間比年輕,哥兒們之間比大小。當然,除了在家裡照鏡子,以及外界環境給你的這面大鏡子以外,我們仍是可以從自己的改變感受到,又到了成長的關卡了。
●  你越來越少聽見老闆稱贊你的才華了?你的工作變成了總是在解決問題?你懷疑自己的能力?你總是感受到壓力?太好了!你在往上爬,繼續努力!
●  眼睛是通向靈魂的大門,滄桑的眼神是衰老的,當你歷經了命運的磨練,眼神透露出堅毅,連陌生人都會敬畏你三分。而站在人生的路口,茫然不知所措,所有的人都會從你的眼睛裡讀出不確定。
●  當別人問你問題,你開始會想一想才選擇如何回答的時候,你真的長大了。不過不要想上一兩天,那是有病了。
●  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呢,對了,大叫一聲,免得真的要人間蒸發了。要聽嗎?我們的世代嗓音,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含糊,只是因為空間不夠,沒辦法宏響回蕩;但只要你們閉嘴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傾聽,我們就可以證明時代已經改變。
●  相信我,不是只有小孩才能無憂無慮,努力得來的快樂,會更快樂。
●  工作遇到瓶頸,曾經得心應手的工作開始變得無聊了嗎?曾經事不關己的會議變成了肩頭上的責任?曾經聽命行事的簡單日子變成了監督、協調、斡旋、補位、應變......?
●  打開電腦,掛起眼鏡,看看朋友在不在MSN上。看看那些這一輩子也不可能見上一面的朋友還在不在線上;看看書城裡的一片書海,選了幾本下載。
●  不是唱高調,革命事業需要一群人完成。但是,領袖永遠是孤單的,他需要更多的時間好好思考。思考過後,才知道下一步怎麼帶領大家向前走。馬特市的領軍人物想必亦是如此吧!當然,沒革命那麼嚴重。
●  想多於說,這不是指你在開會的時候發呆神遊、胡思亂想,而是你不再像以前,還沒想清楚話就衝出嘴邊了。
●  做多於想,同樣地,想法如果沒有被實行,就像某人唱的:很想給你寫封信,只是想想而已。信用想的,誰會收到看到知道?
●  叫別人做多於自己做,這樣說起來,好像養尊處優的貴公子或是大小姐都很擅長叫別人做事,難道這是能力嗎?沒錯,不過要看他叫得動的是誰。
●  叫得動傭人去擦地不是自己的本事,是階級的特權,不過,能夠掌握階級上的權力,當然也是一種能力。
●  少激動,這表示你的理性開始凌駕情緒了,萬事都有邏輯,邏輯想得通,自然不必動用到情緒鎮壓、逼人就範。
●  工作、感情都是如此。只有小孩才會哭著要糖吃,大人就會自己賺錢去買。
●  往前走吧,我們只是因為善良,所以不忍心用力一踢,好叫你們快快一腳踩進墳場。所以好好向前走吧!
●  愛的反面不是恨,是冷漠;合作的反面不是爭吵,是冷漠。選擇以漠不關心、孤立自己來應對環境給你的難題,只會原地踏步甚至倒退。
●  人漸漸長大,人生經驗會讓你識人更清,那是一個讓你不被利用的保護膜。當然,發現醜陋的事物時,總是叫人失望,可等你有一天能夠包容一切,選擇不說出來的時候,你就臻入佳境了。
●  有沒有人知道,若記憶是一隻口袋,它肯定有了一點兒漏洞...........。有沒有人知道,我總會幾點會在馬特市走過,並且偷幾篇文章。有沒有人知道,我究竟在馬特市做些什麼?
【夜裡誰在唱】需要一點點酒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