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萳

天萳,前筆名 寂兔,是一個每天剛上班就想着下班的香港人,是一個變態(?)。歡迎來找我玩喔<ゝω・)☆ website: bit.ly/3AloWby penana: bit.ly/3bdvQTk 課金:ko-fi.com/100111011#

【30Days ‧ 每天隨機題目練習】#Day1 ‧ 生命

安安,寂兔です。這是由親友出題,然後我寫成不多於1000字的文章的遊戲。

生命。

仿如春雨,連綿不斷地展現着強勢,卻又能瞬間即逝地戛然而止。

我靜靜地伸出了雙手,一左一右地搭在箱子的底部,用力,托起,把好好地在原地蹲着的箱子挪動了少許,往裡頭露出了些許夾縫。我把手伸到更深處去,再而重覆起剛才的動作。

這裡是堆滿了各種箱子、袋子的雜物間,漫熱的天氣讓這橦沒有冷氣的小房子醞釀出燥熱的味道,就連空氣也是悶的。

只是待了一刻鐘,卻足以讓穿着小背心的我汗流浹背,但我沒有理會,即使是充滿灰塵的環境也無法阻礙我的動作,繼續謹慎地撥開眼前重重的箱子。小心翼翼的模樣彷彿捧在手腹上的並不是殘舊破爛的紙箱,而是那些供奉在祭壇上的供品,惶恐的姿態猶如在時刻警示着自己,生怕自己打擾了些甚麼。

「喵吼——」

直至一聲氣勢磅礡的警告停止了我的動作,想要推開那個箱子的手也消去了力度,悄悄地放回了自己身旁,扶着旁邊的櫃子讓自己盡可能地向前傾,努力地往用自己雙手開闢出來的小夾縫探去。

「喵吼——」

似乎是發現了剛才的警告沒甚麼用,躲藏在裡頭的生物再次發出了叫聲,卻是比先前的叫喊來得氣弱。

向前探的身子適時頓了下來,終於看到那個應是夾縫盡頭的狹小空間,眼角似乎瞥到了那隨着呼吸一伏一動的活動氣息,我鍥而不捨地調整腦袋的角度,好讓我更能看清裡頭的東西,隨即撞進了一雙凜冽的眼眸之中。

有了。

那雙即使在黑暗中也發着寒光的眼睛,是不容侵犯的神聖,是正在守護着甚麼的凌厲,是對我這個入侵者的制裁。

這樣的眼神彷彿在告示我,牠會毫不猶豫地撲上來把我絞殺。

但順着夾縫飄來的血腛味卻告訴我,不能。

那個狠狠地瞪着我看的細小身影,正躺在由無數箱子堆砌而成的小小空間,對人類而言可能只是一個手臂闊的窄狹,對牠而言卻是用以藏身的堡壘。而牠就在這個唯一的堡壘中,一邊緊盯着我以示防備,一邊將那個讓牠大量出血的元兇排出體外。

然而牠的氣勢並沒有維持得很久,一陣劇痛讓牠再也無法向我分享一絲注意力,全身肌肉瞬間繃緊了起來,痛苦讓牠的呼吸也帶上了嘶啞,張開了嘴卻發不出一句聲音,取代牠叫聲的卻是下體猛然噴出了一灘鮮血,濺在紙皮上的聲音在這幽靜的空間裡放大了數倍。

牠會死在這裡。

彷彿是感應到甚麼似的,原本團在牠身下動也不動的兩個小團子,居然在沉溺於痛楚中苦苦掙扎的牠無法分神照料底下,自己動了起來。

雖然只有那麼一下,但確實是動了。

身下傳來的抖動好像為牠帶來了希望,腹部猛烈地抽動,有些甚麼正從牠的下體擠出。

伴隨着一灘又一灘的鮮血。

終於,也不知道是否從那不要命的鮮血中得到潤滑的關係,那最後一顆小團子也終究順利地被推了出來。

而牠那僅餘的一絲力氣,也彷彿跟隨着小團子一併被推走了。

牠無法起身為那三個團子舔乾淨身上的血漬。

牠無法掙開眼眸看一眼牠的三個孩子。

牠甚至無法呼出牠的最後一口氣。

直至牠再也沒能發出一絲氣息,我脫下了小背心,小心翼翼地伸手進去,依次地將三個團子握在手裡,包裹在背心裡,抱在懷裡。

生命。

是一隻小母貓,以強勢的姿態誕下了自身祈望,即使代價是戛然終止了自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