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lie

地球的過客

樂園的天空

發布於

白露時節,為了抓住夏天的尾巴,我們趁著東京疫情緩和的時候去了迪士尼海洋樂園。

JR 新木場站,月台上看到的天空

這天晴朗而清澈,雖然相較於盛夏時,太陽已經有所收斂,但仍然刺眼毒辣。要去睽違了二十年的樂園,抱著一顆遠足般興奮的心情,踏上電車,前往目的地。

經常會被誤會是去環球影城的地球,這麼空曠的入口應該很難得看見

這可能會是有生以來見過最空曠的樂園。為了防止感染傳佈,樂園採取的措施有:限制入園人數,因此我們需要提前預約購票;減少密集接觸機會,因此部分大型設施暫停營運、取消快速通關制度、設施座位減少、鼓勵使用無現金交易、控制進入商品店的遊客密度,為了保持遊客間距離時規劃了足夠長卻蜿蜒的動線,以致於我們某次以為自己在排 A 設施,但實際上卻是排半個園區外的 B 設施。另外還有隨處可見,指揮路線並帶著消毒噴瓶的工作人員們。

這一天,七十二候將走至白露的次候「鶺鴒鳴(せきれいなく)」,鶺鴒是一種常見於稻作秋收時分的長尾小型鳥類,會一邊飛行,一邊隨著振翅發出規律的鳴叫聲,我在某年小琉球旅行中初次認識了這種鳥兒,此後回到北部也經常發現牠們的身影。這天恰好也遇見了兩隻在地上蹦跳的白鶺鴒,還偷偷尾隨牠們,期待能被帶去某個祕密的聚會。

白鶺鴒,圖片來源:興安生態解說資源網

回到天空,雖然這天的雲千變萬化,但每按下快門,它們都像是專為當下場面而設計出的背景,美得像是直接用電腦繪圖畫在天幕上的(咦,我覺得這件事情迪士尼好像可以做得到)。

例如,富麗的阿拉伯宮殿理當配上如此有份量的雲(還有那些飛過的鳥!)

而在天光較暗時,類似的濃積雲又與古堡造型極為合襯,壯闊中帶著一絲詭譎:

古堡內據說是這裡最恐怖刺激的設施

慢慢散步,來到一片看得見遠方歐洲小鎮風情建築與淡淡雲彩的斜坡:

照片中的女孩戴著維尼的耳朵。這裡的遊客大約有八成左右的人都長有角色的耳朵(我當然也有)。散場後總結觀察發現,大約是以 JR 舞濱站,迪士尼渡假村所在地點為始,似乎有個隱藏的結界。進入這個結界後,人們開始長出獸耳,慢慢變得熱情有禮、總是面帶微笑,不再拘謹和冷漠,願意主動和路邊的人揮手致意。回程時,人們戴著耳朵上車,在駛離的電車上變回原形。只是一站的光景,就已完全見不到那些奇幻的影子了。

這是另一件讓我感受到樂園神奇的地方,會不會,天空就是從這裡開始畫的?

黃昏時分,我們人在象徵未來的「發現港」,天空的顏色正好與燈光相互呼應:

這裡是類似碰碰船的設施
被燈光映照著的天與(假)海

晚上,園內的廣播告知了由於天候因素取消煙火施放的行程。雖然體感天氣仍好,判斷取消原因不得而知,但已經對整天的晴朗十分感激了(而且顯然是沒有什麼天幕的,我要收回上面那個白痴問題)。回家後的半夜雨聲滴答,隔天整日烏雲密布,我們慶幸早已訂好票的日子居然天選般地如此適合出遊,所有的疲勞也就一掃而空了。

以上,是為東京迪士尼海洋樂園的一日遊記(這樣也算嗎?)想將這麼美麗的天空分享給讀到這裡的你。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