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lie

不喜歡洗碗的人

我真的好討厭寫稿

發布於
還是要寫完才能出去玩啦

我一向很討厭寫被要求主題和一定字數的稿件,說穿了其實就是能力不足,講好聽點是不帶評判地接納各種可能性,但仔細想想 in my case 其實比較像是腦袋空空。那個「討厭」是來自於想做卻做不到的自我感覺不良好。

這樣的偶在一個月左右前接到了夥伴轉介來的雜誌邀稿,他說這是個我較有涉獵的主題,應該能寫出比他全面的觀點。要 2400 個字。我心想這對多產的他應該易如吃飯,但媽呀你就算把我搾乾了大概也就只得六百字。何況這主題我雖然感興趣,但從沒嘗試在大型框架下述說它,更別提或許還會被邀稿單位期望能帶來一些洞見。在各式花言巧語下我終究是接下來了,善柔之友損矣。

截稿一個月前:還早,慢慢來,先讀點書填充自己的背景知識吧。

截稿三週前:出門玩了一整週,反正電子書帶在身邊,在搭車時可以加減做點功課。

截稿兩週前:歸途的新幹線上全程都在打電車的手機遊戲。說好的電子書呢。

截稿十天前:想著,「如果我從今天開始寫,一天只要寫 240 個字呢。這樣的話好像可以做得到。」

截稿六天前:「如果我從今天開始寫(是的前四天都沒有寫),一天只要寫五百個字,然後最後一天還可以拿來潤稿。」

截稿五天前:一天只得三四百字,再擠也沒有了。此時很能同理缺母奶的媽媽們,但很想回到五天前去殺了出一張嘴的我(啊生與死的對照)(感嘆屁)。

截稿三天前:對老公情緒勒索,逼他幫我把口述的破碎文句組織成有系統的論述,否則不煮飯。結果雖然速度快,但他的行文風格和已經完成的部份完全不同(這不早就該知道的嗎),崩潰。

截稿兩天前:像趕暑假作業的死小孩一邊哭(精神上的哭)一邊寫。好不容易湊滿了字數,請善柔之友幫我修改,使用的雲端文件標題是「死也不接了」。善友大筆一揮,很大方地、不留情面地用螢光筆畫了好幾道並標註「???」、「看不懂」。之後我訪問他,當指導教授的感覺怎麼樣?曰:「爽。」好啦,這次的修改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

截稿一天前的晚上:我把稿子修好,再請先生幫忙看過一遍,確認邏輯還算通順之後,快速寄出(文章標題應該有記得改......)並和先生宣布他明天將會有個不暴躁、會開始打掃家裡的新太太。

總而言之雖然我在期限內交了稿(不過在某星人的世界觀裡我就是個拖稿仔),但心裡面還是非常不踏實,雖然現在開出版社的玩笑真的很壞但我的祕密心願是那雜誌一本都賣不出去。

最後還是要謝謝善友與先生,是你們帶我衝破了自己的極限。不過這種煎熬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再承受一次了,請大家,真的真的真的,不要再跟我邀稿。然後這篇居然可以有八百多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