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

大家好,這裡是毛毳,平時喜歡分享短文、圖畫、小說等文章 歡迎大家來訪

【小說】演一場,連我也被騙了的戲(下)

發布於

08

        滾犢子的黎緣導師!這句像在罵他自己的話在他內心已經出現過很多遍了,從小鬼說了「我知道」的那天開始,他每日都像倒了八輩子的楣,又或是以前沒當導師的幸運日子過得太安逸,好日子到頭了,所以鎮日都得替小鬼在背後善後。

        從突然累積的一大筆圍牆修繕費,到後來的落英後巷變成光禿一片的,被人嘲諷為禿鷹後巷時,他就終日開始計算距離小鬼畢業還有多久。畢竟小鬼可是為了離開學校,無所不用其極地鑿牆、爬樹、各處說也說不完的搗蛋,讓黎緣忙得暈頭撞向,還要接受其他老師的白眼。

        霓長經過他的辦公座位時,遞給他一瓶水:「剛剛傳來消息,發現木儡前幾日在廁所挖的地道。」

        他道謝,接過水,咕嚕咕嚕地喝下。黎緣眼神死寂地自嘲道:「哈、哈。這下『深淵凝望你』也要改成『深淵怕了你』吧。還有我想十八層地獄改成快樂天堂的日子也不遠了。」

        本來一眾以為木儡是「走後門」入學,而對木儡充滿敵意的學生,不知不覺間像中邪一樣開始如串肉粽般,一個接一個跟隨在小鬼身後,也讓黎緣平白又收穫了一堆來自這些小鬼導師的白眼。

        「黎緣!」大嗓門的隔壁桌老師從辦公室門口衝進來,「你家孩子掐人脖子啦!」

        「十八層地獄仍然還是十八層地獄。」黎緣嘆息。

09

        教室內,桌椅散亂成一團,一群人包圍著木儡卻悄然無聲地死寂。他面無波瀾地面對手上掐著的人,眼珠子卻沒把對方看進去。

        他看見的,不是孤兒院修女的臉,而是多年前本應該在記憶裡已經模糊的一張臉,那張臉因痛苦而扭曲,「不准說我是小偷!」

        「不准說叔叔是小偷!」木儡高聲叫道,而這聲音把剛好休假在房裡休憩的木清吵了起來。

        「你在做什麽!」木清衝上前,用力推開他,讓木儡的背脊重重撞上木頭桌角。

        男孩咳著嗽,指著木儡控訴道:「咳、咳咳⋯⋯他、他,我只是,只是來他家跟他玩、他就、就、就突然發瘋的掐我脖子!叔叔!你一定要救救我!把他抓起來!抓起來!」

        他愣愣地坐在客廳冰冷地磁磚上,疼痛發麻感逐漸蔓延全身,木儡諾諾地喊:「叔叔⋯⋯」

        木清充耳不聞,逕自扶著男孩坐上沙發,去廚房倒水,安撫對方道:「先喝個溫水緩緩吧。」

        木清沒有問他經過和原因,就直接下了指示:「明天你就不用再去學校了。我對你很失望。」一掃當初熱切期盼,說著「小儡啊,你要不要上學呀」的神情,而他卻不知道原因,但他同樣都回了個「好。」

        他覺得自己已經把叔叔所期待的——「乖小孩」的姿態扮演的很好了,他對於拿文具丟打,嘴裡總大吼著「你個死小偷」、「殺人犯」或是常對他伸手要錢說「偷那麼多錢,給我些花花」的人,都笑著說「好啊」。

        甚至他們中有人想要跟著他回家拿錢,他都答應了。但為什麼,為什麼他只是掐了這個罵了叔叔的人,叔叔就這麼生氣?叔叔不是他,叔叔不用扮演著乖小孩的角色,不用對罵自己的人那麼好,應該要、應該要⋯⋯要怎麼樣呢,要像他殺了修女一樣,殺了他、才對啊。

        送走了男孩,木清扔下一句:「這是你的錯。」沒有給他任何一個擁抱,甚至眼神,就回了房。

        「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是你的錯⋯⋯」木儡開始不停喃喃唸著木清曾經擁抱著他,溫柔地說著的話語:「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是你的錯⋯⋯」

        這就是你的錯。

10

        黎緣據在場的學生口中大致了解下。起因是某人仗恃著家世不錯,本來應該是被人眾星拱月的存在,但出現一個異類木儡,導致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想當然耳,某人眼紅嫉妒又心有不甘,隨便捏造了個罪名想要陷害木儡偷了他的東西,結果觸碰到木儡的底線,活該被揍了唄。以上這段話,多數來自於自從和木儡演了同一場戲,就成為狂熱粉絲的柰林之口。

        不過從那天開始,木儡就此沉寂下來,出格的事再也沒有發生過,追隨他的人也慢慢少去。授課老師讓他演什麼他就演什麼,既不突出,也不算太差,而同學和他打鬧,他就笑著回應回去,就像每個漸漸適應學校生活的學生一樣,或許最一開始會很不適應,會想家,會想很多有的沒有的,但最後都會逐漸習慣,融合進這個大圈子裡,再看不出,出奇怪異的地方。

        和大家都一樣。

        不過黎緣還是忘不了木儡最初的模樣,這事還被莫然調侃為「是忘記不了曾經岌岌可危的假期、績效,和賠了大筆的學校修繕費用吧。」

        黎緣甚至因此去問莫然,「他真的能順利畢業嗎?不是還有一次畢業考嗎?」

        莫然笑而答非所問:「所有的沉默都只是在醞釀一波大的浪潮。這句話,聽起來有不有趣?」

        然後,在離畢業還有約莫九個月外加一個考試的晚上,莫然的辦公室從窗戶外翻進了個在他意料之中的人。

11

        「你想畢業了嗎?」

        木儡才剛一翻進去,就立刻被人發現了。他不動聲色的靠近落地窗窗邊,隨時打量著逃離的落腳點。

        莫然像是看出他的緊張,自行退到和木儡相隔最遠的斜對角距離,「你是知道了畢業不只有唯一一個時間嗎?」

        木儡搖搖頭,他不知道,他來這之前只想著要偷鑰匙而已。實在沒想到到頭來,他為了要能離開學校,唯一能扮演的,卻是他昔日最討厭的「小偷」這一角色。

        還沒來得及為自己不用再偷東西鬆口氣,就聽到莫然說:「但是你現在知道,而我也想讓你畢業了,你去通知黎緣吧,讓他讓你走。」

        木儡發怔了會,回神就聽見:「你都沒什麼想說的嗎?」

        「你、您肯讓我走?」木儡不自覺連語氣陡然變得恭敬。

        「哈、真是個現實的小朋友。」莫然笑罵了句,「我為什麼不讓你走?就因為你是人類?還是因為你當初偷了其他小朋友的入學通知?我還記得那個小朋友還在我校門口不能進來而哇哇大哭呢。」莫然手指一晃,木儡當初帶著入學的包包突然出現在對方手上,他看對方往裡頭準確地用兩根手指夾出一張紙,上頭收件人的名字寫的不是「木儡」而是另個名字。

        「說吧。你當初怎麼得手的?」

        「我就假裝不小心走得太急,撞了他一下,調包了我手裡原本的入學通知。」

        「行吧。還有,我記得你說過你是討厭警察的吧。」莫然緩步走向他,原先懶散又迷濛的雙眼,頓時凌厲了起來,他伸出手邀請道:「那請和我演完最後一齣劇碼,就當你通過考驗了吧。」

        語畢,不等木儡有所反應,率先拋出台詞。

        「你若不答應我,難道是想要他在這裡待不下去嗎?」莫然的神情,就像個在談判桌上咄咄逼人,不給人留餘地的政客。但木儡卻彷彿知道對方在扮演誰,他立刻接下去:「可是,我想當個好孩子。」

        聽他這麼一說,對方的語氣緩了下來,「這麼做的你,仍然是個好孩子啊。或者說,這比好孩子還要好,大家都會稱讚你的。」

        「可是、叔叔他不知道。」

        「他怎麼會不知道,我早就通知他了。誰讓他總這麼優柔寡斷⋯⋯想成大業的人怎麼可以是這種個性啊!」莫然氣憤地捶桌。

        木儡抖了一下,怯生生地問:「優柔寡斷?」

        「就是想做得事情,不去做,想說得話,又沒說出口,止步不前。就像我早就讓他告訴你這件事了,他一開始都跟我說沒問題了,最後卻沒把我準備好的入學通知轉交給你!還給我找藉口說,弄丟了!最好是這麼容易弄丟!」莫然憤憤地說。

        「所以我答應你,我會幫助到叔叔?我是好孩子?我會被稱讚?」

        「是,我們全體都需要你模仿的天賦。在你完成任務後,我們保證你叔叔會以你為榮。」

        「好。我答應你。」隨著木儡這句話說完,久久再無聲息。

        木儡忍不住看向沉默坐在沙發上的莫然問:「您,都知道了?」

        聞聲莫然輕聲笑了起來,「我知道什麼?知道你受某個人類的命令想要打開我校大門圖謀不軌?」

        木儡一時無措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那又怎樣?」莫然手指向下,揮手著趕人:「去去去,演完了就該走了。」

12

        明明他在這裡早就沒再扮演「好孩子」的角色了,但此時的他,卻掛著現在若照著鏡子來看,絕對是傻兮兮的笑容。

        「既然畢業了,還杵在這兒做什麼?」

        黎緣沉而穩男低音在木儡頭上響起,他驀地仰起低垂的頭顱,手中抓著裝著畢業證書的紅色圓筒,隨著對方揉亂了他的髮絲而收緊,連帶著笑容也一併收了起,開合著嘴,像要說些什麼,最後卻只像隻小獸發出低鳴嗚咽。

        他旋即蹲下身,實在不想再接觸那隻讓人留戀的大手。木儡向著校門口跑起,腳步從紊亂到逐漸規律,就像他這一路以來從混亂到趨於平靜的校園生活,最後停在校門前,又回頭看了眼,才抬起手碰向長年緊閉的大門。

        唧呀——鐵門摩挲著地面,像個暗號似地,突然,一群身著護具的武裝部隊飛快衝入門內,木儡本來邁開的步子又緩了下來。

        他看著為首的養父木清,瞬間掛起驚喜地微笑,輕快的喊了聲:「叔叔!」

        喊完之後,木儡像是察覺到不對,僵硬地、有些慌亂地回頭望向門內,不遠處同樣看著他的黎緣。

        明明黎緣沒有開口說出聲,但一陣輕風吹拂過耳邊,他似有似無地聽見了淡淡的熟悉的嗓音,對他說:「恭喜你,順利畢業了。」

  木儡不知道的是,在他毫無破綻的回到原本屬於他的世界時,就代表了真正的掌握了演戲的真諦,所以真的畢業了。

全文完。

13結局之外

        「喂、喂,他們衝進學校來了耶。」黎緣看著身旁無動於衷,仍在悠閒喝著紅酒的某人,忍不住好心提醒。

        「不覺得很久沒那麼熱鬧了嗎?」莫然饒有興致地回答,絲毫也不緊張,甚至開始數著人頭。

        「給我清醒一點!」黎緣終於忍受不了對方這漫不經心的態度,巴了頂頭上司的頭!

        「親親寶貝們,我們換個住處吧。」莫然摸著頭,彈指一笑。

        整所學校就這麼消失在人們眼前,如同從未出現過一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