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羊

隨手寫,看到什麼寫什麼,感受什麼寫什麼。

母親日記(一)

這樣的情節數不清的發生,有時候會在事情發生前踩住煞車,有時候就像此次完全煞不住。只能不停地察覺認錯改變,這是當母親的日子。

昨天我捏了孩子的大腿。

在捏他大腿之前,我浮現我阿姨捏我大腿。我其實很厭惡那個感受,我不喜歡阿姨捏我大腿的當下,我並不記得當時我做錯了什麼,我只記得阿姨嘴臉跟當下我強烈不舒服的感覺。

在回憶完後,孩子把腳踏上了不應該踏的地方,我順勢捏了他的大腿。一個醜陋的嘴臉問他,放不放下!他不要,我又捏了他另一邊大腿。就在我要在更大力地當下,突然之間我驚醒了。為什麼我要這樣做?!不能用說的嗎?!不能其他方法嗎?!

我需要冷靜。我請他把腳放下來,然後讓他去罰站了一下。

為什麼我會這樣?!即便知道那個行為一點也不會使他改變,也不會讓他記得原因,只會感受到無比不舒服,那為什麼我要加諸在孩子身上?!是什麼心態!?我想不出來。但我內心卻如此懊悔。

我請孩子過來,把他抱在腳前向他道歉,也跟他說原因。並且詢問他是否疼痛~(孩子很天真地說不會痛,更讓我覺得羞愧)

這樣的情節數不清的發生,有時候會在事情發生前踩住煞車,有時候就像此次完全煞不住。只能不停地察覺認錯改變,這是當母親的日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