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羊

隨手寫,看到什麼寫什麼,感受什麼寫什麼。

講正事時,一直放屁的丈夫

之於他,身體的不舒服無法被同理。之於我,緊靠在我們身邊的病毒讓我快窒息喘不過氣,而那輕浮的放屁聲就像瓦斯罐靠近了火源,轟地一聲把我們燒著了!

疫情進入了旗津小島。一邊吃著宵夜,一邊跟丈夫討論著防疫策略時,20分鐘放了四五個屁。微微屁股抬高,噗~~~~~長短不一的屁,一個接著一個。

「說話的時候可以尊重一下嗎?」我說

「就肚子不舒服啊」他說

你可以起來到其他地方去放啊。

「不想跟你說話了」走進房間,關起房門。

之於他,身體的不舒服無法被同理。之於我,緊靠在我們身邊的病毒讓我快窒息喘不過氣,而那輕浮的放屁聲就像瓦斯罐靠近了火源,轟地一聲把我們燒著了!

自疫情起,一而再再而三地告知疫情的嚴重,防疫的重要性等等等等。左耳進右耳出,先是去群聚喝酒,接著是洗手用水,然後口罩亂放。我不懂這男人的腦袋到底裝什麼?沒想過確診可能會帶來的問題嗎?沒想過孩子要怎麼辦嗎?沒想過可能會造成多大的波瀾嗎?沒想過可能會死嗎?到底是媽媽太過疑心病,還是爸爸放太鬆?

之前就有說過,工作地點有人確診就別回家了。當初說的信誓旦旦,現在卻又退縮了。如果這個沒有防疫概念的傢伙,對於不用回家的定義就是可以去喝酒,我想是不是應該把他關在家裡呢?但是一旦跨區返家,這小區人的安危呢?!

哎。當媽媽難,當老婆更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