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叔

編劇|寫字人 分享我的 #個人知識管理,旨在 #提升創造力 @onelight@liker.social https://monaconft.io/onelight

用詩歌禱告|兩情若是久長時

發布於
劇本就如海龜產卵,能游回大海茁壯成長的,可能只有千分之一

最近因為準備 馬特市編劇工作室 的課程材料,大致翻看了過去十多年自己寫的劇本,發覺「得不到的總是最美」,那些已經拍攝製作出來的,幾乎都不太滿意;喜歡的,不是賣不出去,就是寫作中途因為各種理由擱置。

劇本和文章不同,能感動自己的,不一定能感動別人

尤其很難感動以賺錢為唯一目標的投資人。

其中一個我最愛的電視劇本,叫《蘇小妹與秦少游》。

聽來很土是不是?的確很土,因為這故事,正是源自一首近千年歷史的宋詞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 《鵲橋仙》秦觀

這首詞很淺白,相信不用註譯大家都能看懂,秦觀借用七夕鵲橋,牛郎織女的典故,寄托一段註定不能日夜廝守的感情

歷史上對秦觀這首詞到底寫給誰,並沒有定案,不過那個年代,宋詞大都是秦樓楚館裡,酬酢宴飲時的娛樂,與現代的夜總會、KTV一樣,都以溫柔婉約的情歌為主,很難想像一個青樓女子聲嘶力竭高唱「怒發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吧?

既然是「流行曲」 ,寫給誰其實不太重要;而且,作為那個時代其中一個風流才子,能令秦觀寫出千古絕唱的,也可能遠遠超過一個人。

不過,因為後來明末馮夢龍的《醒世恆言》,有了「蘇小妹三難新郎」這個民間傳說,蘇小妹至此就與秦觀結下不解之緣。

無論官場上、文壇上,秦觀的名氣都比不上蘇軾;連情感上,也比不上蘇軾那「十年生死兩茫茫」的情真意切,蘇小妹又是個虛構人物,這些原因加起來,做就了一個有利條件,就是:即使不按歷史,編一個故事出來,應該也不會挨罵吧

於是,有了一個不太傳統的才子佳人——目不識丁但武藝高強的蘇小妹,與文采一流,長相普通卻自以為是天下第一帥哥的秦觀——如何相知相戀的故事。而《鵲橋仙》的創作,明顯地,就是這個愛情動作(?)故事的高潮。

這個故事把我最愛的三個元素結合在一起:有武打動作、有宋詞(修中文系的我,愛宋詞遠比漢賦楚辭唐詩元曲多太多了)、有穿鑿附會的歷史事件

非常符合我的寫作取向: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當初完稿時,曾向幾個製片人推銷過,一直未有回音,後來去忙其他的任務,這個故事也從此埋在電腦的文件夾裡。一看日子,寫於2007年,十四載轉眼過去,自己都差點忘了。

我經常說,寫劇本就如海龜產卵,能游回大海茁壯成長的,可能只有千分之一。

要生存下去,只有不斷地生產

不管最後有沒有結果,我祝福大家,與我一樣,享受創作的過程:對我來說——

每次寫作,都是與劇中人物一次刻骨銘心的戀愛,那怕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Photo by Greg Rakozy on Unsplas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用詩歌禱告,用詩歌應景

用詩歌祷告 《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

我需要學過編劇,才能加入馬特市編劇工作室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