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叔

編劇|寫字人 分享我的 #個人知識管理,旨在 #提升創造力 @onelight@liker.social https://monaconft.io/onelight

從掙錢開始,以難忘的味道告終

發布於
年少時,為了籌學費去打工,卻深刻領略到金錢以外的味道。

繳不出學費,本應是很自卑的一件事,我卻總是用自傲的口吻說:

「中五畢業後,就沒有再用過父母的錢,預科及大學所有學費和生活費,都是自己賺來的!」(那個年代香港學制是中學五年、預科三年、大學三年)

第一份暑期工,是香港某飲食集團的連鎖快餐店,選它因為離家最近,走路就到,省不少車資。

這家早前「放棄了香港年輕人」的快餐店,當年最著名的是「港式奶茶」和「炸雞腿」。

炸雞腿產生的只是油煙味,沒什麼特別,而且都會給強力的抽風機驅走。

但錫蘭茶葉(註1)的香氣,只要是營業時間內,就會在餐廳內飄蕩,彌漫每個角落。

人生第一杯熱奶茶,是在這裡喝的,記得當時的反應是:「我X!世間竟有如此美味!」

自此,無可救藥地戀上奶茶,小則一日一杯,多則二至三杯,直至天荒地老,此心不二。

無論眼前是何等困局,只消手上有一杯正宗的奶茶,它的香氣總可令我一下子穿越,回到那個青春的,對前景充滿希望的,十七歲的我

一生摯愛港式奶茶,去年還報名參加茶餐廳課程 (Photo by Onelight)

波士頓龍蝦比不上菠蘿包

上大學前和大一的暑假,依舊是在同一集團旗下的餐廳打工,但從快餐店換到當時租金全港最貴的中環交易廣場三樓西餐廳,也是該集團最高檔的餐廳。

交易廣場是香港的金融股市核心地帶,因為香港交易所就在這裡。

那怕你不懂股票,看餐廳的午市,就知道當日的股價上落:大升市時,餐廳坐的滿滿;反之,熊市時、股災時,門堪羅雀。

在這餐廳打工,讓我對暴發戶有了初步的認識——這些在交易廣場拼搏的人,因為股市的上漲,吃得起88港元一份的火腿煎蛋早餐、一個人點兩隻400元的波士頓龍蝦當午餐、喝40元的咖啡,給200塊不用找零、幾個不足三十歲的年輕Broker,一頓吃了上萬元——對當年為了學費而沒放過一天暑假的我來說,雖然與他們處於同一空間,卻是兩個世界的人。

奇怪的是,菜單上貴得離譜的食物,沒有一樣在我的味覺記憶裡留下印象,它們的味道,現在能想起的,僅剩銅臭......

暑期工賺的錢,只夠付學費,大學的課外活動特別多,也交了女朋友,為了支撐額外的消費,平日下課也得去打工,其中一份,是補習班的老師。

補習班的所在,是黃大仙邨商場內的一家「琴行」(註2);服務對象,是小學和初中生。

說是補習,其實是學生下午三點下課,家長下午六點下班,中間有幾個小時的差距,家長不想小孩無所事事,便送他們來,由老師(就是我)盯着他們寫作業,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問我,僅此而已,工作非常輕鬆。

琴行對我的唯一要求,就是準時,所以下課後即使餓着肚子,也來不及吃東西,就得馬上趕過去。

每次救我一命的,都是琴行對面的面包店——下午三點半,正是她們面包出爐的時間。一大班來買菜的師奶(對,那個商場同時也是菜市場),都會準時在此守候,等候面包師傅從廚房扛出一盤又一盤熱乎乎的面包。

混在師奶群中的我,必須眼明手快地掏出一塊六毛,盡速搶購菠蘿包雞尾包各一(是的,才八毛錢一個,不用猜都知道這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要不,幾分鐘後就給搶光。

如果你覺得港式茶餐廳的菠蘿油好吃,我可以告訴你,新鮮出爐的菠蘿包,要再好吃十倍

新鮮出爐的菠蘿包 (Photo: 金華冰廳 by Tripadvisor)

剛從面包爐誕生的菠蘿包,表面香脆、內裡鬆軟。咬下去時,酥脆的聲音、伴着熱氣上升的牛油香,甜而不膩,聽覺、嗅覺和味覺,同時享受

剛出爐的雞尾句有多美味,知道的人真不多 (Photo:舊飯 Facebook page)

雞尾包沒有菠蘿包馳名,不是在香港長大的朋友可能沒聽過。一般在面包店買到的雞尾包,因為已經放涼了,內裡的饀料:牛油、糖和椰絲,都結成塊狀,口感一般。

剛出爐的可不一樣,融化了的牛油和糖,混着椰絲,如熔岩般流出,冒着燙嘴的危險,也會忍不住把它迅速消滅

試過的話,你會明白,為什麼它們會成為香港經典美食之一。

長大後,再貴價的珍饈百味,都比不過飢腸轆轆時,一口熱呼呼的面包。


註:

1. 錫蘭茶Ceylon Tea, 港式奶茶的主要成分

2. 鋼琴店。香港很多小規模的鋼琴店,會開班教琴,同時兼營補習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你沒有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給十年前的自己一封信

難忘的味道|我救了流浪狗媽媽小乖和她的八只小奶狗❤️~

4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