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叔

編劇|寫字人 分享我的 #個人知識管理,旨在 #提升創造力 @onelight@liker.social https://monaconft.io/onelight

小粉紅有多討厭,他們自己知道嗎?

發布於

過去一年,我驚訝地發現,小粉紅這種令人莫名奇妙的生物,已遍佈華人圈。

最初,我以為小粉紅等同於五毛黨,如電腦病毒般只能生存於網絡世界,直至他們在不經不覺之間,入侵了我的工作圈、朋友圈,甚至生活圈,令我覺得不勝其擾⋯⋯

我說的小粉紅,指的是「盲目守護政權,堅信我黨是宇宙唯一真理標準」的人,若你不是,請勿對號入座。在我眼中,「盲目」一詞是關鍵,那些打從心底裡愛國愛黨,出自真心,又清楚明白自己為何愛黨的人(如有),我不但不會覺得討厭,還挺佩服的。

我也絕對不是針對大陸人,因為我在內地工作和生活了很長的一段日子,我所認識的大陸朋友,百分之九十以上可以正常溝通和交流,無論支持或反對政府的舉措,也是能心平氣和地講出正反論據的。

之所以感到驚訝,是我看到的、認識的港台,以至歐美的小粉紅,竟然比我想像中多得多!

Photo by Danny Wage on Unsplash

這些「海外小粉紅」(「海外」是指大陸地區以外,別指責我分裂國家),不一定是低收入低學歷階層:不少我的初中、高中老同學,讀的大學比我的厲害得多,甚或身為律師、核數師等專業人士,依然阻止不了他們身中粉紅毒。當然,不排除他們是建制的既得利益者,「維護國家利益」的潛台詞是「國家維護了他們的個人利益」。

也不一定是住在華人地區的人:我有個老同事,嫁到荷蘭十多年,一邊呼吸着自由的空氣、一邊摟着混血兒子,一次又一次在林鄭FB上留言支持她⋯⋯這種人讓我打從心底裡厭惡,她享受着世界上其中一個最自由國家的環境、福利和人權,把年邁的父母留在香港,卻以「擔心父母安全」為理由,希望政府和警察作出「適當行動」⋯⋯類似的言論,也在一個當年會考8A,早已移民到新加坡當醫生的中學同學口中聽過,他堅信,任何形式的抗爭,除了「搞亂社會」外,不會有任何作用。

早已離開香港,只從FB和CCTVB了解香港資訊的人,他們的「維穩」思想,到底從何而來?

小粉紅為何惹人生厭?

小粉紅是一個比較籠統的名詞,雖然在網上可以查到它的出處,但在實際應用上,它和藍絲、愛國賊、五毛黨、自干五等等的分別有多大,一般人應該都搞不清弄不明,所以,姑且用小粉紅這個比較Mild的字眼來指代這類人。

不管學歷年齡收入高低,小粉紅最令人討厭的是,他們不知道自己有多討人厭——

積極地推銷「真理」

他們和宗教狂熱份子、傳銷下線、新入行的保險經紀一樣,總是一腔熱忱地向你推銷他們的信仰,並且對「臉色」呈現「色盲」狀態——不管別人已經面有難色,依然一股腦的強逼你Buy他那一套。

了解國情且有點學問的小粉紅,會以一副「看透了世間真相」的嘴臉,用「年輕人你有所不知」的語氣來「糾正你的誤區」,並每天不少於一次轉貼世界各地學者(尤其是老外)對我國科技、經濟發展等的肯定甚至推崇的文章和視頻,以證明我國並不如你口中的一無是處,在你被「負面新聞」蒙蔽心智期間,我國已悄悄地攀升上列強之首⋯⋯

他們用一種看似持平、公正的態度來「提供實證」,但總是不願意聽你說一句:我從來沒說過國家沒有優點,也沒否認過那些真正能改善民生的優點。提出對國家的意見或批評,針對的正正是這個國家的缺點,即使你拿出再多的優點,缺點也不會因此而消失。

正如一個妻子好意提出丈夫有口臭問題,望他多注意衛生和身體健康時,丈夫卻顧左右而言他,不斷說他多努力多辛苦賺錢養家一樣。

不了解國情的,尤其是海外的小粉紅,因為講不出什麼大道理,便會每天不少於一次轉貼他們深信不疑的KOL文章、或不明來源的假新聞、外交部的「霸氣回應」、道聽塗說的「厲害國神話」、超越物理極限的偉大發明等。例如我一個在上市公司當CFO的老同學,說五年內高鐵的速度可達每小時1800公里,北京來香港只需一個多小時!

而我聽過最震撼人心的一個說法是:我們的導彈美國人是無法防禦的,因為時差關係,今天發射的導彈,會在美國時間的昨天抵達!問你死未?

以上兩類人,我身邊有不少,他們雖然不如到處惹是生非、無孔不入的「戰狼」般可怕,卻是個潛在的定時炸彈。

難以預料的紅線

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在群裡說了一句抵觸他們信念的話,他們會突然發作,暴跳如雷的要脅群主把你踢出群;或者是幾十年的老同學,因為「說服不了你」 ,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加上,你永遠不知道他們那條紅線到底畫在哪,所以你也不知如何避免踩線⋯⋯

說一句「移民台灣」,他們馬上糾正你台灣不是個國家。
提一下「民主自由」,他們馬上質疑你是漢奸美國狗賣國賊,而不自問為何民主自由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一。也不想想,民主這概念根本不是源於美國;更不去想,為何信奉來自德國、發揚於蘇聯的共產主義不算崇洋媚外?

也不知是無知還是故意,把「中華文化」等同「大一統」再等同「上天下地唯我獨尊」,於是人家在台灣前沒有加上中國二字、在片頭放了一幅中華民國旗、在T恤上的中國地圖少印了香港和台湾、在網站上把香港和台灣設置成獨立選項、在推特上轉發一句「支持香港」,甚至拿着筷子吃Pizza⋯⋯通通被定性為「辱華」而要求道歉,不道歉就不要再碰我的人民幣!

這樣下去,早晚連使用港幣台幣、打電話要加852或886在前面、去港台要開通國際漫遊,通通都成了「辱華」的行為。

他們總是處於一個要把你撤底打趴,不容任何討論空間的作戰狀態,致使我一直以為,小粉紅是低配版紅衛兵的意思。

當然,小粉紅看到這裡,必定會使出他們的終極殺着:你對國家做了什麼?有什麼資格去批評?You Can You Up呀!

他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討厭在於不講邏輯,人說A他說B,令本來可以好好討論的話題,變成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從而迅速把你的情緒提升,讓你產生厭惡和反感。

他們以為自己愛國,但他們的言行舉止卻恰恰相反,除了令理智的人反感,更會讓人高度疑惑——他們到底受了何種刺激,才會生出這種片面且偏頗的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眼裡的大陸這些年 (上)

我眼裡的大陸這些年 (下)

6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