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去哪兒

香港深度遊背包客 旅遊博客Facebook: 一元去哪兒 www.onedollartotravel.com 用生命在生活旅行 我選擇了旅行,旅行選擇了我

【個人實錄】我是香港機場的漏網之魚

香港政府信誓旦旦要在機場實施一連串檢疫措施,嚴陣以待從外地回港的人士。我這個歐洲“超級病菌”一直期待回來會被帶去反覆檢驗,畢竟過去14天我在歐洲top 5肺炎案例的西班牙和瑞士逗留過,他們應該會對我提高警惕吧!可惜,我最後連一條必派的手帶 都沒得到,直叫我對香港政府失望!

今天4點15分抵達機場後,出口就有職員指示可以掃描QR code填健康申報表。

我就一邊走一邊填,其中一條問題是選是否有一些病徵,由於我早兩日有幾聲咳嗽,就在“咳嗽”一格打勾了,填完就有一個QR code。

之後到達一個區域,全部人都要填2份強制檢疫令和1份健康申報表。



我填完電子版,就只填檢疫令。看到很多人走綠色通道(沒有病徵的的人士),我不清楚自己是走哪邊,就問一個職員。

綠色通道

她見我的申報表有“咳嗽”,就告訴另一個職員,該職員就委派一個職員帶我走另外一邊,搭電梯去檢疫區,我還一直問職員我只是之前咳嗽,今天沒有需要檢疫嗎?他顯然不確定,就把我帶到檢疫區了。

一坐下,已經有2個人在那裡了,2個全套防疫制服的醫護人員走過來,其中一個為我雙耳量體溫,均是37度。

檢疫區等候位置

然後問我拿登記證和身份證作記錄,並問我是哪裡回來。之後就是等待,期間有幾人陸續來到,職員也是重複以上步驟。後來逐一見護士,我是第二個見的。

她問我從哪裡飛回來,電話,重新寫了我的航班編號和座位號,再問我過去14天去了哪些國家,又走出去處理一些事情再回來,最後才問我有什麼病徵。我說:“我19號有點乾咳,還有一些頭重和肌肉酸痛,但是這兩天又沒事了,今天沒有咳。”她靜止了兩秒,再問:“今天你沒有咳嗽?”我認真地說:“是,只是昨晚在飛機上咳了一兩聲,但是我不知道是空氣太乾還是沒有喝水的關係,但是今天就沒有咳了。”她停止了書寫,看著我說:“那你不用去檢疫了,你今天沒有咳是吧?”我說:“是的。那個申報表是填今天出現的病徵?之前出現過不用填?”她說:“對!所以你可以出境了。”我傻笑了:“那條問題沒有寫是什麼時候出現過病徵,我以為14天內有都要打勾呢!”她說:“你的例子比較尷尬,但是今天沒有咳,就不用檢疫了。如果要檢疫,現在已經5點了,也要等到明天早上。你沒事就可以回家了。”之後她就拿了我一張檢疫令,叫我再重填一份健康申報表,找一個職員把我帶去放行通道。

職員帶我到一條通道,職員看到我只有1張檢疫令,不明所以。我解釋了自己去了檢疫區,又被放行。他就收了我的健康申報表,叫我保管好這張檢疫令,就放我出去了。取了行李後,準備搭車回家,朋友發訊息問我有沒有手帶,才驚覺好像沒有人給我。問旁邊一個女生是否有手帶,她展示給我看,並問我從哪裡回來,她更告訴我她今天有幾聲咳,但是也沒有填在申報表上。道別後,我就回到附近一張衛生署職員的桌旁,問她我是否需要手帶,她才驚覺我是漏網之魚。又問我有沒有人給我一個灰色信封和叫我下載軟件,我說我什麼都沒有。就這樣,我就成為一個自投羅網的盡責公民了。

沒想到我這個縱橫歐洲列強的“超級病毒”竟然因為今天沒有咳而不用被送去檢疫,還寬鬆到連手帶也不用綁,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個像我這樣的“超級病毒”走掉了。既然政府的把關那麼強差人意,市民只好做好自己本分吧!放心!我會自我隔離14天的,要依靠那條所謂的手帶追蹤真的要等到花兒都謝了!

後記:手帶到現在還沒有收到短信密碼,無法登記追蹤。我打電話到熱線,先是打不通,再來是留言信箱已滿,看來政府還沒啟動追蹤我的行蹤,這個App是否可以扔到海裡呢?












【旅•肺】旅行首日我在法國哭了

【西班牙Murcia】如果不是旅行,我現在只會說hi bye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