菓葉書包

新手二寶媽的日常.....有的沒的五四三……戲劇性的人生…比連續劇還浮誇的境遇,剛生完二寶達到人生圓滿一百分,發現自己生了兩個諧星,可能是未來的星媽,專長是苦中作樂,內心有條爛泥魂,座右銘:我不堅強,誰替我勇敢!

今晚我想來點…我家的靈異故事吧!

澎湖古厝

正逢農曆七月鬼月,我也來說點靈異的應景!這是發生在我十幾歲時某年回澎湖老家渡假的故事!

現在很多這種古厝已經慢慢不見了!我家祖厝也是…

某年暑假,家裡排行倒數第二的叔叔娶老婆,也是父親的兄弟姊妹裡,最後一個結婚的,家族熱鬧的在台北辦婚禮設婚宴,也因為是最晚的一個叔叔結婚,當然大家對新娘子就很好奇,大人都無缺席的準時赴宴,而我們小孩子好奇的程度當然更上一層,又加上哪個小孩不愛看美美的新娘子呢?所以一群嘰嘰喳喳的小傢伙們還沒鬧洞房,就先往新娘化妝的休息室擠了去…這胡搞瞎搞的搗蛋事,怎可能沒我的份,排除萬難我也要跟去…

來到休息室門口,我們很禮貌的先敲敲門,結果開門來的是一位梳化師,說新娘正在換衣服,要我們等等再進去,根據我們之前幾位叔叔結婚的經驗,還沒遇到規矩這麼多的,一下換衣服,一下什麼時間又要幹嘛,一下又什麼古禮要遵守,就這樣…那晚一下就結束送客了!什麼也沒鬧到,什麼也沒湊到熱鬧!

過了幾天後,爸爸說要回澎湖一趟,說跟叔叔他們新婚夫妻一起,要回去拜個祖先,隨後我們整理了行李,隔天跟叔叔他們約在機場碰面要一起搭機…

搭機當天雨下的淅瀝嘩啦,到機場大廳大家樣子都很狼狽,褲管都濕淋淋的,真的是很不愛雨天…頭髮沒淋到雨,濕氣也會把我吹了快臭火乾才拉的筆直的自然捲給打回原形,而且還會更毛躁…正煩悶在我的三千煩惱絲時,大人正議論著不知道會不會造成班機延誤或因為雨大馬公機場會不會暫停……這時突然出現一句聲音:「阿雨下這樣,飛機還能飛嗎?」……喔!不好意思,我這時才發現「新的嬸嬸」有來!連忙禮貌的打聲招呼「呃…嬸嬸…」,她才回我…「喔!你好」…呵呵,好尷尬呀!不是我沒禮貌沒先叫人,而是我第一次見她時,她畫的可是新娘妝啊,我怎麼知道卸妝後長怎樣?而且就只見那麼一次,我承認,我眼睛真的業障重,原來那麼小我就這樣了,但…她的那句疑問,讓我感覺到她充滿緊張、忐忑,看來,她應該沒坐過飛機我想…

[搭乘XX航空,班機XXX的旅客,請往2號登機門登機…(台語複誦1次,英語複誦1次…)]一行人就這樣上飛機了!上飛機放好隨身行李,就座扣好安全帶,此時坐在我正後方的嬸嬸傳來不停的打嗝聲…我沒多想,看著我的雜誌…不一會兒,起飛了!有點耳鳴,不過還能接受,嘴巴打開就好了!這時我聽到後面叔叔跟嬸嬸傳來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隱約又聽到嘔吐的聲音,我想可能是別的乘客吧?機上除了運作的空調聲,不想聽見別人說話實在也難,或許因為下雨氣候的不穩定,今天機上也異常的吵雜…

起飛不久後,飛行的不是很穩定,大大小小的亂流襲來,可以很明顯的感受機長正努力的在穩定飛航,機長也發出廣播告知當前的氣候,以及目前的狀態…空姐在發完飲料跟點心也立馬坐上座位扣上安全帶,而我後方依舊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突然一個很大的亂流,打翻了我桌上的柳橙汁…趕緊大致收拾一下,把桌子先收起來,果然又一陣山崩地裂的搖晃感,這時機上廣播嗶嗶作響…我有點嚇到了!大大小小的亂流打從娘胎就開始坐飛機的我遇到過不少次,這次這麼厲害的倒是第一次,怎麼嗶嗶聲越來越緊湊,突然又搖晃了一大下,頭上的警示燈亮紅燈了!氧氣罩掉下來了!媽呀…什麼情況??我還未成年欸,還沒嫁人呢!就這樣那短短的幾分鐘,大家異常安靜,沒人敢吭聲,或許…嚇傻了吧?誰知道呢?我無法想像他們什麼心情什麼想法,我只知道我也傻眼了!我覺得自己年紀還小,但怎麼沒看到人家說的會出現人生跑馬燈??或許命不該絕,過一會兒穩定了!亂流越小也越沒有了!空姐也起來幫忙把氧氣罩收回了!這時我後方的叔叔敲敲我的椅背,問我們這邊還有沒有多的嘔吐袋?我翻了一下,有欸,一個位子有一個,於是傳給了叔叔,原來新娘子真的是第一次坐飛機啊!我也第一次去拿嘔吐袋…

不及到達老家了!大家很自動的各自回房間放行李,換一下濕透的衣服,很自然的就到客廳集合,這時我才發現,嬸嬸臉色慘白,叔叔說「她體質很敏感,第一次坐飛機就遇到大亂流」,爸爸說「沒事,多坐幾次就習慣了!」叔叔說「她從踏進屋裡就不舒服,我叫她休息一下!」「那我們先準備拜拜的,等等再叫她好了!」於是爸爸跟叔叔就準備工作去了!我當時經過房間,聽到好像有人在講話,但當時還不流行手機,房間也沒電話,我想是嬸嬸嚇到睡覺說夢話吧!接近中午左右,祭祖的事也處理好了!我們就照慣例,出門走走串門子去了!但此時新婚夫妻沒有跟我們一起同行,直到晚餐,大家才一起聚餐,聚餐結束,醉的醉,累的累,這樣過了第一晚…

隔天一早,我起床走下樓到客廳,新婚夫妻正邊吃早餐邊看著家族一本本的相片,叔叔叫我過去一起吃,順便一起看照片,到這為止,都沒什麼可怕的吧?來了!讓我發毛的來了!吃著粥的同時,叔叔叫我幫忙翻找著阿嬤跟阿祖的照片,我不懂,為何要她們婆媳兩個的照片?而且一個在我四歲就已經走的清末出生的人照片可是難找欸,少之又少,印象中只有一張穿著馬褂,額上有抹額,還拿著拐杖看著還是嬰兒的我的側面照,僅此一張欸,還有一個阿嬤是我七歲時走的照片也不多…就在叔叔手邊翻照片邊說當年勇時,嬸嬸突然打斷說「對,就是她…但她是穿棗紅色的馬褂…」我在旁邊沒說話,接著叔叔就說「那妳說的是真的~」我一樣沒說話,心裡納悶著他們在說什麼啊?接著看到了阿嬤的照片跟一群觀光客到台南的團體大合照,嬸嬸二話不說,用手指著阿嬤說「這一個,昨晚就是她…」,「什摸東西?!昨晚??她??你應該從來沒看過我阿嬤吧?」我整個毛了的問!雖然是自己親人,我還未成年啊!這是限制級的吧?我還是會怕啊!

這時剛好聽到下樓的腳步聲……哎喲!是我爸啦!問我們在聊什麼…叔叔這才說,嬸嬸是敏感體質,就頻道跟靈異的很容易對到那種…(呃…所以打嗝跟機上嘔吐…應該沒關聯吧?我想)叔叔接著說,昨天一進門她在房裡就覺得不舒服,說有人在看她,沒辦法好好休息,在旁邊覺得她陌生人在這家裡幹嘛?加上坐飛機的不適,整個崩潰難受,下午跟祖先拜拜報備過了才比較好一點,但晚上睡覺時,兩個站在她旁邊在講話,說是孫子回來,來看孫兒的,所以可能是下午報備過了,就站在她旁邊看孫兒聊起來了!沒對她怎樣,不然昨天下午到家的時候,感覺不是很好,叔叔講述給爸爸聽後,爸爸說「妳怎麼肯定那是我家的人?」叔叔說「她形容她們兩個的樣子就是媽媽跟阿嬤啊!體型樣貌跟穿著都完全符合,阿嬤的衣服棗紅色還是我挑的欸…」這時,大家都瞬間安靜了!

幾年後,爺爺也過世了!告別式上,那位嬸嬸又不舒服了!跟叔叔說「爸爸就站在那個樹下看著~」最小的叔叔不信,就跑去問當時村裡的道士,他全家都道士,聽說學茅山術的很厲害,還練到開天眼了!(這我真的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的算術真的很不厲害😞更不用說沾不上邊的法術了)結果小叔叔回來跟爸爸他們說,真的在樹下看著,而且說衣服的領圍太小,有點緊…這時大家又一片安靜了!小叔叔說,當時他去替爺爺買壽衣,因為趕著要,剛好沒尺寸,只剩小一號的領圍襯衫,他以為爺爺後期因為生病瘦了很多,所以小一號應該沒關係,穿上去時也可以,這件事他並沒有跟任何人說,只有他去採買他知道而已…

這是我家的靈異事件,可能像人家說的,我八字重,我沒遇過,這是我最接近的兩次了!別人說的也不知真的假的,我不是怪力亂神,而是覺得或許真的有那麼回事罷了!只是我沒看到,沒證據,沒圖沒真相嘛…真是…

人生第一次賺到likecoin2000…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