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言说

藏在身体里的小小神灵

会有第二种解法吗?

(edited)

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他很差劲,和世界上其他的骗人的男的一样,却一直不能拒绝,反而越来越依赖呢。

我觉得理由是他和故人太像了,他每做一件事,我就在心里回想起故人。然后会很难过,他帮我确认故人都是骗我的,没有对我的爱,只是在泡妞,我对故人的爱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消解掉的。我贪恋这种回想,又沉溺于伴随而来的消解的悲伤中,没有力气抽身离开。

所以当他像故人一样,命令我,威胁我,试图让我做一个乖巧的附随时,我内心恐惧,却又生不出一丝反抗或者逃离的念头。我又要滑入深渊了,我又要无穷无尽地退让,做一个没有尊严的人,生活在恐惧怯懦,和因此产生的悲伤自责中了。我是这样想的,我觉得我已经预见了自己悲哀的将来。也许我一生都会陷入这种诅咒的循环之中,永远吸引这种糟糕的人,永远被这样糟糕对待自己的人所吸引,我觉得自己是善良温和又强大的人,但在这方面,可能我是负能量磁铁吧,故人改变了我的磁极,因为我爱过他,从此我的命运轨迹被改变,我注定无法收获来自温暖的人的真心关爱,我绝望地这样想。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的发展好像有点不一样。他说,他控制欲很强,没什么安全感,喜欢对周围的人无休止地提要求,逼他们让步。我说是的,我能感受到你不是想让我真的做什么,但你想让我一直答应你。我心里想,这就是故人的模式,你们就是一样的人。但是他又说,可我每次逼你让步,我都心里有些内疚,害怕自己这样会伤害你。

听到这里我还是习惯了被哄骗的无动于衷,然后他说:“我一直以来是一个不愿意改变别人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人,但是你是我遇到的很少数的,我愿意为你作出一些改变的女生。”我不太爱听这些话,我很怕听到的话就是“你对我而言是很特殊的人”,或者听他人向我暴露一些内心的脆弱,我明白最让人容易沉沦的就是想要帮助他人救赎他人的心,以及觉得自己是对方特殊唯一的存在的心。这是人性的软弱之处,我会很容易动摇,所以我不能动摇。

可是这两天,他好像真的和故人不一样了。我说我很害怕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同意就会不理我,他说没有在威胁,就算不理我也还是喜欢我的。然后又说,不会这样威胁我的,他以后说话会注意,让我不再这么害怕。

然后说话,真的就不一样了,比以前好得多,温柔又殷勤。之前是常常生气的,现在不怎么生气了,好像真的在改。他明确知道我的弱点是无法拒绝,但好像并没有要利用我的弱点的意思。相反,他开始鼓励我多提要求,常常为了我而调整他的行为,有什么不高兴,都商量着来。

昨天聊着聊着,我又说到自己不信任的事。他对我说,他喜欢一个人,就会容许那个人无止境地质疑他,他不会生气。他很能理解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很难产生信任,但他就在我面前,可以用时间和行动慢慢去证明他是怎样一个人。

这种走向是我措手不及的,于是我开始翻看故人当时和我的聊天记录,希望能找到“他们俩又再一次高度一致”的答案。故人和我的聊天记录,我已经保存了快一年,之前一直不敢打开,也不想打开看。上个月因为太想他,看过一次,只看了前几行就退出来,然后难过得大哭,觉得我爱他爱得要死,却也心痛得要死。翻出来再看,好像因为爱意消解得差不多,美化一切的滤镜不再,再看故人的那些话语,明晃晃的就是想要睡我的野心。只是当时我不懂,听不出来那些话语真实的意图。他对我有过的片刻热情和在意,曾经让我雀跃欣喜,以为自己终于是苦尽甘来,等到了我想要的。现在再看,觉得只是装腔作势演戏,目的只是想确认我对他的爱到什么程度,以判断下一步行动的成功概率罢了。看得我心生厌烦,直接点了退出,我开始讨厌故人了。无论我和他以后会如何,单凭帮助我从故人的陷阱中彻底脱离,那么对这场相遇,我心存感激。

可是这一点点和故人的不同,能代表本质上的差别吗,我也不知道答案。我觉得我们一开始的相遇很不干净——他说他以为我是随便给联系方式的玩得很花的女生,我并不知道这种预设,我只知道在最初的相处中他说话极轻浮,又充满了男生的展示欲和自信心,是个和故人一样很糟糕的人。即使他说认为我的品行有缺,但我不认为这是他可以如此对待我的原因,除非他也是对亲密关系极随意,只考虑自己感受,不在乎对方想法的人。如果他当下对我的喜欢是真心的,那么这种喜欢是我所认可的那种喜欢吗?如果是,那么从哪一刻算起,他对我从技术化的狩猎变成真心的喜欢?我不知道答案,我觉得也很难追问出答案了。毒树之果的问题在我脑海中浮现,我们这样算是毒树之果吗?后果应当失去正当性,不被承认吗?

即使我不在乎这种开始,只看当下,那么这种爱会是我心目中的爱吗。世界上真的还存在着真心吗?我问过他,是否觉得男性会真正地爱人,他回答会,给我说了他两个朋友的故事。但那是看客眼中的爱,是负责任、时间长、有结果。我想要的不是这种家庭道德式的爱,我所说的,是平等主体之间,为了彼此打破自我,成为新的思维主体的爱。我早已绝望,我认为此地的男性永远学不会平等对待伴侣,他们永远没有触摸爱的真相的天赋。

但我不想多说,我想的太多了、太远了,也许也太空幻了。我不认为他有理解我和同意我的潜在可能性,我只能沉默。我不相信他能给我提供这种爱,我目前甚至还不能相信他是个好人,也许只能保持沉默,静待事件自然发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