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er Ding

天泽水山:TEDtoChina项目十周年纪念

發布於

10年前的今天(10月25日),我在Godaddy网站按下按键,注册了TEDtoChina.com这个域名,随后用Wordpress搭建了一个博客网站,将Tony Yet此前翻译的多篇TED中文译稿收集整理,发布在这个网站上。几天之后,趁着当年11月初举办的中文网志年会(Cnbloggercon),我们在中文网志年会社群中推广TEDtoChina项目,由此启动中文TED/TEDx社群的建设。

两周前我在书店翻阅图书,在Mathematics+Art一书中看到莱布尼茨读过的易经六十四卦影印稿,有趣的是莱布尼茨在这个书稿上用黄色笔标注了数字序号,从零开始,在六十四卦旁边标注数字,一直标注到63。这个有趣的见闻随后变成一个设计创意,我用莱布尼茨标注的数字10所对应的卦【蹇】作为主体构思,设计了一个图片,用于纪念TEDtoChina项目十周年。

莱布尼茨是发明二进制的德国哲学家和数学家,他在1687年遇到去中国传教的法国传教士白晋(Joachim Bouvet),此后他深入研究中国哲学。1701年,白晋给他写了一封信,随信附上一本《易经》。这份易经的版本是邵雍的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四分四层图〉。莱布尼茨看到易经中的六十四卦后,以二十多年前他自己发明的二进制来解读,他用黄色笔在伏羲先天六十四卦上从零开始,给六十四卦逐一标注顺序。此后,他在《致德雷蒙信》中指出,易经中的六十四卦图形,恰恰与他在二十多年前发明的二进制计数法相类似:阴爻-- 可以用0表示,阳爻—可以用1表示。

如今我们知道莱布尼茨对于易经六十四卦的诠释可归属于跨文化的误读。Lynn Gamwell在Mathematics+Art一书中指出,莱布尼茨在标注伏羲先天六十四卦的方图时,按照西方的阅读方式,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在中国生活过的白晋,阅读同一张图时,大概是从右到左,从下到上。

易经六十四卦有不同的版本,不同版本的阅读顺序是不同的。较为典型的版本是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四分四层图〉和周易后天六十四卦。

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四分四层图〉分为外圈的圆图和内圈的方图。邵雍把六十四卦圆图依演化顺序分成八等分,由坤卦起依次排列,形成一个八乘八的方阵。如果要按照顺序来看的话,排位第10的应该是【艮为山】,而非莱布尼茨所标注的是【水山蹇】。为什么莱布尼茨不对呢?他从0开始计数,把【坤为地】标注为0。

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图还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奥秘,它是一个以中心为基点的对称图形。每两个相对的位置上,两卦的阴阳是相反的。这个方图的坐标原点是在右上角,横轴从右到左,竖轴从上到下。从右到左,从上到下,这是中国古代的阅读顺序。莱布尼茨的阅读顺序则是从左到右,从上到下,这是西方古代的阅读顺序。

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图还可以看成是一个内外四层的扩展结构,最内层是最中央的“巽、恒、益、震”4个卦,围绕在外的有12个卦,再外一层有20个卦,最外层有28个卦。“4、12、20、28”这些数字构成了等差数列。

周易后天六十四卦分为上经三十卦和下经三十四卦。第10卦是【天泽履】。在这个版本中,莱布尼茨的数字10所对应的【水山蹇】属于第39卦。

天泽履,水山蹇。这两个卦代表什么意思?天泽履的上卦是代表天的乾卦,下卦是代表泽的兑卦,通称为“天泽履”。履为踩踏之意,履者礼也。水山蹇的上卦是代表水的坎卦,下卦是代表山的艮卦,通称为“水山蹇”。蹇者,难也。为“艰难”之意。天泽水山,合并在一起就是步履惟艰的意思。开创任何新事业,拓展人生新旅程,都不怎么容易,正所谓创业惟艰。

莱布尼茨对于易经六十四卦的误读之后,衍生出我们对于莱布尼茨的误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人,我们误读为莱布尼茨在看到易经六十四卦之后,才发明了二进制。事实上,这只是跨文化的巧合而已,莱布尼茨在看到白晋送给他的易经之前的二十几年前就发明了二进制。他在1679年3月15日撰写了一些手稿,对二进制进行了相当充分的讨论。莱布尼茨在1701年2月给白晋写了信,首次相他介绍二进制的设想。白晋在1701年11月给莱布尼茨回信,讨论二进制和伏羲六十四卦的议题。1703年莱布尼茨回复白晋的信件,他说自己早就开始研究伏羲的八卦,但是一直没有通过八卦去建立二进制。

这个误读的背后有复杂的背景,韩琦在《白晋的[易经]研究和康熙时代的[西学中源]说》一文中详细讲述了白晋的故事和这个误读。“康熙时代曾流行西学尤其是天文历法源自中国的说法,这种[西学中源]说在某种程度上挽回了民族的自尊心,培养了对传统科学的盲目推崇,使国人不能清醒地认识到当时中国科学的现状与欧洲科学的进步之间存在的差距。”白晋作为传教士和康熙皇帝保持密切的关系,两人的互动体现了跨文化交流的诸多复杂问题,“白晋是想通过对经书的研究,找到中西文化的结合点,从而实现归化康熙、使中国人信教之目的,这是对中西文化的一种调适。从另一方面看,这种适应政策,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康熙,从而促使[西学中源]说的传播,这是白晋始料不及的。”

十年前当我设计TEDtoChina网站的图片时,我将TED的口号Ideas worth spreading翻译为“尖峰创想,启迪未来”。十年之中,我听到TED/TEDx社群的不少同仁在讨论"Action After Talk (演讲之后的行动)"。过去十年,我们传播了哪些值得传播的创想?过去十年,我们误读了哪些创想?过去十年,我们接受的创想导致了哪些行动?过去十年,我们的哪些行动塑造了今天这个世界的模样?

十年之后,我们依然还要追问,什么是值得传播的创想?我们怎样才不会误读创想?怎样将创想变成行动?怎样用行动创造我们真正想要的未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