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泥

一個平凡的香港"中佬",興趣是省錢、健身、唱歌、吃喝玩樂。曾經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生活兩年,遇上了現任的台灣太太,從此生活變得不平凡。 我經營的部落格: https://gosaverhk.com/ 我的Facebook個人専頁: https://www.facebook.com/olivemudhk/

2021-07-01 七一大遊行 - 2019年回顧

發布於
當你的春袋被別人捏著時,別人叫你坐就坐,跪就跪。

今天是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24年的日子。對於香港「50年不變」的50年,現在過了還不到一半,但相信以後也不會再有六四燭光晚會,和七一大遊行。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2019年參與七一大遊行時的相片記錄,這可能是我參與過的最後一次合法的七一大遊行。


從2003 年至今,這次是第四次參加七一遊行,給我的感覺仍然是自律,理性,有秩序,各人和平地表達自己的訴求。


這天天氣十分炎熱,但也無阻大家站出來,表達自己對當權者的不滿。從銅鑼灣站出發,不久便來到了鵝頸橋底。


沿著軒尼詩道走,開始看見很多政治人物的出現。令我感動的是全程都有年青人主動幫忙作鋁罐膠樽和傳單回收。


從那天他在這裡跳下來之後,這次是我第一次走到事發現場。人死了就代表什麼都沒有了,一個人究竟要到多絕望才會放棄自己的生命?或是對現今社會的無奈和控訴。經過太古廣場他當天掉落的地點,遊行人士為他獻上鮮花,或寫下留言紀念他,有人在義務幫忙打理鮮花,也有急救人員向他志敬。讀著每一張便條貼寫給他的說話,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也感謝太古廣場多日來也沒有把鮮花及便條貼清走,可能是因為外資擁有的關係吧。但後來CX也很快便跪低了。當你的春袋被別人捏著時,別人叫你坐就坐,跪就跪。


大家就地取材,中銀大廈附近的巴士站,頓時變成了「連儂牆」,這是香港人的創意。


由銅鑼灣東角出發走到中環,結束了兩小時的遊行。


2019年6月15日下午4時許,梁凌杰穿着背上寫有「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的黃色雨衣,爬出金鐘太古廣場外高逾20公尺的臨時工作平台,並在棚架掛上寫有「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的橫額。警方接獲廣場保安員報案指梁持𠝹刀和橫額在平台徘徊後到場,封鎖金鐘道西行兩條行車線,消防亦於金鐘道地面打開救生氣墊戒備。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唱哈利路亞讚美主》詩歌。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獲悉後到場支援,曾三度向警察要求與梁凌杰直接對話,以勸喻對方返回安全地方,惟遭警方拒絕,僅表示有警察談判組在現場,鄺俊宇遂留在金鐘道對面行人路用揚聲器叫喊,呼籲梁「下來,我們明天一起去遊行」,然而聲音未能清楚傳到太古廣場的平台,梁亦不願意與警方談判專家交談。晚上8時許,梁凌杰脫下黃衣坐在平台休息,持盾警員及消防員於樓上戒備。約9時,梁凌杰突然爬出棚架,4名消防員嘗試將他拉回不果,梁的上衣被拉脫後墮下,跌落安全氣墊旁之行人路。在場消防員立即為梁凌杰進行胸外心臟按壓搶救,亦有在場市民高叫打氣,目睹過程的鄺俊宇則激動痛哭。
梁凌杰被送往律敦治醫院搶救後證實不治,享年35歲,成為反修例運動中首名死者。警方在梁凌杰遺物中發現兩封遺書,其中一封為控訴書,內容闡述尋死原因是和訴求反對修例有關,另一封遺書則交待了身後事。梁父母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指,政府逼到香港人如此無奈,咆哮是對此不仁不義之政府宣示憤怒,「香港病了,是七百萬人之悲哀,亦是下一代之悲哀。」他們又希望年輕人不要太激動,不要再步其子後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964】民主歌聲獻中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