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g

愛看劇、愛看電影、愛胡思亂想的雙魚座 Currently in Korea Major in Digital Communication - Instagram: @chingtamkorea Youtube: @Ching談洞정담동

咖啡店的정체성(正體性)

發布於

정체성正體性(n.): 不變的存在변하지 아니하는 존재의 본질을 깨닫는 성질. 또는 그 성질을 가진 독립적 존재.

正體性,即本質。


(以下談及的不是那些集團式經營的連鎖咖啡店,而是小本經營的特色咖啡店。)

七月初香港爆發第三波疫情,八月末始稍稍放緩。距離離港還有一星期,我沒有忙著收拾行李,每天忙著與親朋好友見面,其中就包括大學同窗。

限聚令生效下,此次只有友人A隻身赴約,為我餞行。

我們相約近年成為咖啡店集中地,令不少(偽)文青趨之若鶩的深水埗區,並早早鎖定了幾間看起來頗有特色的咖啡店,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天。

該咖啡店位處偏僻,距離地鐵站有一段距離,穿街過巷,在太陽下暴曬的我倆少不免出了身汗。走了快15分鐘,才遠遠看到轉角處的咖啡店,還有連帶著一串長長的人龍。

「不如去搵第間(不如找其他店?)」我心裏當堂打了個突——看起來還要等上大半小時。

平日下午非午膳時間,這間小店仍然有不少捧場客,那咖啡味道一定不錯吧?

思前想後,我們還是決定排隊等候。

「我地用餐時間係90分鐘(我們用餐時間是60分鐘)。」等了快一個小時,甫坐下,店員就如是說。

時間限制的規定倒不是第一次遇到。

在香港,這些裝修別樹一幟、適合打卡(拍照)的咖啡店往往被視為都市遺珠,不少人特意前往拜訪,包括友人A與我。可惜的是,這些咖啡店大多店面有限,根本無法容納大量人客;再加上香港地寸金尺土,小店需要承受高昂的租金。為了生意,限制客人用餐時間抑或者提價也是情有可原之舉。

打造更好的用餐環境和氛圍沒有並不是為了讓客人能夠更舒適地享受美食,咖啡和食物徹底淪為咖啡店的配角。我們不是因為咖啡好喝而慕名前往,而是為了打卡,向世界呈現一種所謂的「生活態度」。

店鋪環境漂亮,能夠拍出惹人豔羨的照片才是重中之重。

友人A和我點餐點和咖啡,在咖啡店裏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只顧著拍照打卡、進食。風捲殘雲吃罷桌上的食物,看看時鐘發覺差不多夠鐘離開,我們根本沒有多少時間聊天。

臨走前我才發現咖啡店正中央的木桌上放了各式各樣的雜誌書本供人翻閱,我不禁啞然,難道這些書本都是裝潢打卡的一部份嗎?

結果,咖啡店沒有開啟的話題結果變成我們從深水埗走到荔枝角一路上的談資。

首爾;香港(右)

十月初,首爾踏入秋天,此時此刻我正坐在首爾林(서울숲)的一家三層高的咖啡店裏打著這篇稿子。

桌上有杯咖啡、一塊蛋糕,還有散落周圍的隨身小物。咖啡店裏有如我一樣打開電腦工作的、情侶來約會的、手裏拿著手機打卡的⋯⋯

這是我坐在咖啡店的第三個小時。

原先只不過想找間可以觀賞首爾林的咖啡店,打算一邊看風景一邊碼字。走到咖啡店附近,看見重重人群才驀地記起今日是星期六,假日當然是出行的好日子。原先計畫前往的咖啡店自然也不例外,走了一圈,連一張空凳子也沒有看見,只好悻悻而去。

幸好,周圍也還有其他選擇。

我在二樓坐下來打量四周,這間咖啡店的裝潢格調放到香港也可算是備受追捧的那款,可人客的姿態卻跟我在香港是大相逕庭——

我看到他們身上的悠閒。

是因為韓國特色咖啡店多如牛毛,令人們早已習以為常嗎?

來韓兩個月,扣除與世隔絕的兩個星期,我也到訪過為數不少的咖啡店,每次都逗留數小時才離去。

不只是我,就連其他人都習慣流連這處地方。


於我而言,去咖啡廳的目的首先是滿足我的胃,其次是要坐得舒適,讓我可以專注完成手上的工作。倘若與友人結伴前往,更希望這裏能夠提供一個空間讓我和朋友相處交流。

香港是一個時空扭曲的城市,人們住不起大房子,就連出去嘆杯咖啡,也需要被有限的時間追逐。

諷刺的是,在小店無法做到的無限用餐時間卻能在在各大連鎖咖啡店實現。

是資本造就了時間和空間嗎?我沒有答案。

在香港,有時候要學會壓縮自己去適應這個扭曲的空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