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麗莎的微笑

(ノ゚0゚)ノ~

為防擠兌,恆大啟動司法管轄!

恆大的債務違約問題一直是今年來地產界和金融界都關注的話題,之前的商票違約、廣發銀行擠兌就不說了,這一次,司法系統罕見對恆大啟動了司法管轄,基本就是為了防止擠兌恆大而設置的司法保護。




考慮到恆大近2萬億的債務如果暴雷對中國房地產以及金融系統的打擊,這個司法管轄顯得尤其非同尋常,至少是需要頂層的協調才能做得到的。而現在恆大被司法管轄的討論開始在互聯網上發酵。




最先報導這個話題的是財新網。 8月5日晚上,財新發布了獨家報導《恆大關聯案件被要求集中管轄移交至廣州中院》,使這一傳聞更加可信。我先來給大家念下恆大的報導:



近日忙於出售資產緩和債務危機的恆大集團,可能不用再去應付遍布全國各地的訴訟了。


有兩位不同律所的律師表示,他們都分別收到法院的通知,稱他們所代理的涉及恆大集團的案件要被移至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廣州中院”)集中管轄。其中有一位律師稱,他們的案件還涉及一家與恆大集團關聯的建築企業,該案件也需要移交至廣州中院。




另有一位省級高院人士也向財新記者確認了此信息,表示他們近日已經收到最高院通知,所有涉及恆大集團及其關聯企業的案件都統一移交至廣州中院受理。



雖然並沒有任何官方的文件或者當事人公告之類公開正式的資料證實,但從各個方面來看該消息應該屬實。最高院此舉實在是太不尋常了,專門針對某一企業的普通民事訴訟案件指定集中管轄,這在以往幾乎沒有發生過。




我們先來看下什麼是集中管轄。




集中管轄是指將以往分散由各基層人民法院、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涉外民商事件集中交由少數受案較多、審判力量較強的中級人民法院和基層人民法院管轄。




什麼樣的企業才需要訴訟案件集中管轄?必定是特殊的,雨潤集團、華夏幸福、海航集團、東旭光電等大型企業面臨債務危機時,相關司法案件都被要求集中管轄。而以上的這些企業巨頭,基本上都已經是破產或者重組了,所以可以看出,恆大已經到了破產重組的邊緣,又擔心影響過大,才想到了集中管轄這一招。



可以說,這對於一個企業來說已經是超規格的保護措施了,需要頂層協調,能量巨大。這也不由得讓人質疑為何監管層會對恆大如此“厚愛”,恆大的債務危機可能已經到了需要司法層面特事特辦的程度。




有人認為,恆大危機是流動性危機,並非資不抵債。業務上現階段的主要矛盾是銷售回款的速度趕不上降槓桿的速度,銷售回款又和預售、建設、交付直接相關。集中管轄之後,不打亂之前的交易安排,不打亂之前的經營節奏。廣州中院也是在為其爭取更多的時間,讓其處置資產,償還債務,解決重大危機的關鍵性手段。



這樣想明顯是太簡單了。當然目前恆大確實面臨流動性危機的問題,同時可能也面臨資不抵債的問題。



從負債總額看,截至2019年末,中國恆大、碧桂園、万科總負債規模均超過萬億元,分別約為1.85萬億元、1.69萬億元、1.46萬億元;資產負債率分別高達83.75%、88.54%、84.36%。 2020年財報顯示,恆大總資產23012億元,淨資產3504億元,負債接近1.9萬億,資產負債率76.7%,淨負債率152.9%,有息負債7165億元,現金餘額1807億元。恆大每年還利息就高達600億。今年可能降了一些,但是整體不會有大的變化。



恆大的債務,可以說不僅是流動性不足這麼簡單,很可能是資不抵債式的債務危機。這從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出端倪,今年恆大么蛾子不少了。首先是恆大的商票不斷違約,引發監管層的不特別關注;從商票圈統計的數據來看,恆大地產商票高達2052.67億元,一騎絕塵,相當於華潤、綠地、融創等十餘家房企的總和,排名第二的華潤,才274億元。



2020年,恆大商票因多宗延期出現兌付風波,出現信任危機。之後的8月6日,恆大發言人表示,恆大地產所有到期商票均已兌付完畢,不存在未兌付問題。雖然是兌付了,但卻並沒有正面回應商票兌付是否延期的問題。而且最近歐美權威評級機構下調了恆大的信用評級,都可以看出恆大的危機。



目前我聽到的一個消息是,說加密貨幣領域的穩定幣發行機構可能持有了大量的恆大的商業票據。如果恆大的真的出現違約破產清算,這些國際加密巨頭可能也會被波及,這確實是降維打擊,而且恆大還發行了大量的美元債。所以恆大真的暴雷的話,不僅會影響我們金融穩定,也可能會對美國的金融穩定帶來影響。



所以,從這點可以看出,恆大目前想通過借新還舊來還債,已經是根本不可能了。在國際國內基本很難借到錢,大家都知道恆大要倒,誰錢多去打水漂呢?




我們再看下恆大賣房回款的情況。這就是恆大最近在很多地方幾乎是半價甩房,比前幾年恆大7折甩房力度大很多,而且只收現金,這當然非常奇怪,事出反常即為妖。我看一些網友在我的平台下留言,說買的恆大的房子,都是降價脫手了。對恆大不放心。



更奇怪的一件事是前兩天,因為恆大將重慶業主公共的停車場出租給第三方公司牟利,導致了小區業主的集體抗議,這個事情也鬧得很大。從這裡可以看出,恆大的回款也出現了很大問題。



當然還有一條路就是恆大通過在資本市場融資圈錢,也就是說,分拆八大業務,在資本市場上融資,用於降低恆大的負債。恆大地產、恆大汽車、恆大物業、恆騰網絡均已上市。但是這一年來股價一直在跌。



其中的恆大汽車,目前還在炒作概念階段,是吃瓜群眾最耳熟能詳、最愛調侃的焦點,爆款的段子到處都是。恆大汽車在上海車展上更是被曝出沒有底盤。車展後至今,恆大汽車的股價已暴跌40%多。


房車寶、恆大童世界、恆大健康、恆大冰泉四個還未上市,其中房車寶具體上市預期是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要上市圈錢也不是這麼容易。



所以恆大的債務可以說基本上是無解的。




7月23日,廣發銀行申請財產保全13201萬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事件曝光。很明顯,廣發銀行知道恆大的底細,先下手為強,保全財產提前擠兌,因為晚了可能什麼都撈不到。幾天后恆大就表示已與廣發協商完畢。很明顯,廣發銀行是受到了來自監管層的壓力,主動讓步。



8月2日,利歐集團公告稱,因恆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未按合同約定如期支付廣告費,利歐集團向相關法院提請訴訟及財產保全,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受理。截至2021年4月30日,恆大地產拖欠聚勝萬合廣告費7123萬元、逾期付款違約金1619萬元。可以看出恆大已經到了連幾千萬的廣告費都支付不起的地步了。



而我今天看到的一個消息是,恆大拖欠南通三建集團的工程款8000多萬,被迫停工關門。


現在司法系統對恆大進行了司法管轄,這意味著,以後這樣的消息可能很難看到了。要想起訴恆大,必須到廣州中級法院去打官司,在其他地方都不行。而廣州是恆大的大本營,要想在這裡贏恆大,可以說是做夢。況且如果你在外地的話,要來廣州起訴,時間和精力成本都很大。一般的企業也耗不起。



而且司法管轄這意味著最高法院介入了,在恆大沒有被擠兌的時候,事先在製度上杜絕了被擠兌的可能性。上面有人,有高層支持,基本面是在保恆大的。



但是,這樣說並不意味著恆大就不能破產,不能重組。我們知道,恆大負債不僅在國內,而且在國際上,欠了很多美元債。國內可以用司法管轄來應付,在國際上呢?天量的美元債怎麼化解?關鍵是目前恆大的房產銷售跟不上債務本金和利息的翻滾。這樣的剪刀差只會越來越大,內債外債大規模違約是遲早的事情。



司法管轄可以一時防止擠兌,但是能從根本上解決恆大的債務問題嗎?當然不能。我們試想,如果銀行發生擠兌,政府可以抓捕去提款的人,但是這樣的銀行,也就沒人去存款了,徹底失去了信譽,可以說倒得更快。恆大也是一樣的道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房價暴跌下企業破產潮和居民赤貧......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