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麗莎的微笑

(ノ゚0゚)ノ~

人民幣匯率會到多少?

今天,我們來談談人民幣匯率。同樣的美元本位機制,同樣的商業銀行體系,同樣的大量信貸貨幣。人民幣匯率機制與港幣非常相似。然而,人民幣並不是完全可兌換的貨幣,人民幣問題更為複雜。一國貨幣供求的基本判斷與其匯率走勢密不可分。例如,經常項目順差或逆差,以及資本項目順差或逆差。如果出口和服務都出現順差,資本不斷流入,那麼匯率可能會走強,反之亦然。如果順差變成逆差,資本外流,匯率就會有貶值的壓力。投資回報率是決定資本流動的重要因素。如果未來投資前景非常好,資金就會流入。另一個相對次要的因素是人民幣和美元之間的息差。如果人民幣利率高於美元利率。在這種情況下,將有一個利差,一些短期資金可能流入人民幣套利。但實際上,利息是對未來增長和通脹的預期。如果你對未來的增長有很好的預期,當然,通脹預期會更高,那麼市場的興趣就會更高。因此,我們不能只關注利差而不關注未來的經濟前景。事實上,在分析一般可自由兌換貨幣的匯率時,以上都是常用的。



事實上,這種想法並不一定適合人民幣,因為人民幣不是一種自由兌換的貨幣。因此,我們也應該考慮人民幣的美元本位機制。以及人民幣在離岸美元信貸創造中的獨特作用。另一個因素是美元,而不是人民幣。當美元對所有貨幣走強時,它對人民幣一般都會走強。在分析了半天的基本面之後,其實市場並不總是遵循基本面,所以最後可能會有一點技術分析。現代金融的貨幣體係是一個金字塔結構。金字塔頂端是央行發行的基礎貨幣,底部是商業銀行通過放貸發行的信用貨幣。如果金融體系更為複雜,影子銀行系統也會發行信貸資金。紙幣通常只佔一小部分,遠遠低於商業銀行通過信貸發行的信用貨幣。這些貨幣的不同類型只是概念上的區別。流通一旦進入社會,在使用上就無法區分。一塊錢就是一塊錢。中國實行與金本位制相似的美元本位制。與金本位制類似,央行發行一定比例的人民幣基礎貨幣,發行的美元數量與發行的美元數量相當。中央銀行對人民幣和美元之間的有限兌換提供一定比例的擔保。這種美元本位機制類似於金本位,但美元不同於黃金。一個經濟體可以通過順差和資本流入獲得更多的美元,從而發行更多的基礎貨幣。然而,與黃金頭寸一樣,這一美元本位機制也將面臨信貸擴張和信貸貨幣增加的局面。



中國人的智慧是無窮的,在設計這一制度時留有後門。通過資本管制和匯率貶值,可以對抗甚至延緩貨幣擠兌。對美元標準的擠兌不僅是一個技術問題,也是一個信心問題。只要我們相信經濟前景,相信人民幣投資會有好的回報,相信政府的承諾。願意持有自己的貨幣是可以的。否則,小學生就知道,貨幣M2的總量遠遠大於美元對應的固定匯率,所以是不可能兌換的。一旦信心動搖,就會有先見之明的人換錢,提前跑路。先走的人全身而退,後走的人會遭殃,美元本位制的擠兌也就發生。與基本運行類似,只有幾種方法可以處理它。央行將信守承諾,堅持固定匯率,直到美元用完並宣布失敗。貨幣換錨,讓本幣貶值,改變匯率,降低貨幣的美元含量,延緩擠兌的進程。中國也可以跨國綁架那些先跑的人,命令他們把美元換回來。不管怎樣,美元本位制度的內在缺陷決定了它是一個不穩定的製度。它需要大量的人為乾預才能暫時處於穩定狀態。人民幣美元本位制在形成今天的今天,經歷了一系列的演變。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前,外匯占款占基礎貨幣的比例還不到40%,這並不是真正的美元本位制。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成為世界工廠,美元順差源源不斷湧入。外匯占款占基礎貨幣的比重長期上升,有時甚至超過100%。 2013年以後,由於順差不斷縮小,資本外流和外匯占基礎貨幣的比重不斷下降。


目前,它只占基礎貨幣的2/3左右。因為經濟的發展需要基礎貨幣的穩定來維持信貸擴張。於是央行發明了各種MLF的“粉”,實際上是再貸款給商業銀行。用來彌補外匯減少造成的空缺。就像任何有外部“錨”的貨幣體系一樣,經濟的發展吸引著貨幣的快速增長。將給貨幣體繫帶來巨大壓力。船舶拋錨時,需要乘風破浪,這是矛盾的。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不斷拉伸錨鏈,這個鏈就是匯率。用匯率來調節系統的壓力。未來如何發展?按理說,船要前進,就必須起錨、揚帆、拋錨。這是很多人猜測的以國債為錨印鈔的方式。事實上,各種貨幣再貸款的比重並不低,換錨的過程早就已經開始。在換錨之前,人民幣仍應與美元掛鉤。貨幣比率衡量的是貨幣總量與基礎貨幣之間的比例,實際上是衡量製度的程度。由於各種粉的存在,貨幣百分比實際上被低估了。比如你去央行把人民幣換成美元,央行說對不起,美元暫時沒有。我可以為您兌換國內商業銀行的麻辣粉債權。但是債權有什麼用呢?我能在洛杉磯買房子嗎?


因此,貨幣的真實乘數應該在十以上。如果中國祇有32萬億元人民幣的基礎貨幣。人民幣和美元之間的固定匯率沒有問題,因為即使出現擠兌,也只有一些人會兌換美元。然而,由於多年來信貸規模的快速擴張,特別是信貸貨幣的數量已經增加了很多倍。只要不到貨幣總量的15%需要兌換,那麼央行所有的外匯資產都將消失。中國的另一個特殊因素是房地產。目前,很多人估計房地產總市值在3萬億到5萬億元左右。即使是最低的300萬億。如果有10%的人把房子賣了換成美元,中央銀行的外匯就不夠了。正如許多人夢想的那樣,中國的房地產價值一夜之間翻了三倍,達到600萬億。所以只要有5%的人把房子賣了換成美元,中國的外匯儲備就會消失。因此,房住不炒是明智的決定。此外,如果我們繼續大基建、大負債,債務槓桿率將迅速上升,貨幣總量也將加速上升。總有一天,即使是正常的外匯交易中很小的一部分也會耗盡外匯儲備。要徹底解決這一問題,必須切斷人民幣基礎貨幣與美元的聯繫,即改弦易轍。讓市場決定人民幣和美元的匯率,而不是讓美元決定人民幣的基礎貨幣。



沒有永恆的承諾。美國已與金本位脫鉤,許多國家已與美元本位脫鉤。從基礎數據分析可以看出,信貸貨幣遠大於央行支持的基礎貨幣。這還不夠。但即使是有限的外匯實際上也有水。首先,不能只談資產,不談負債,因為資產減去負債就是淨資產。外匯儲備也是如此,只能通過減去外債來計算。



目前,我國外匯儲備為3萬億美元,國家外匯管理局公佈的外債為2萬億美元,淨外匯儲備約為1萬億美元。此外,外匯儲備中還有很多不明確的部分,如外商投資和貸款。不可靠國家借入的美元貸款實際上包括在外匯儲備中,但這些債權不能收回。事實上,“一帶一路”在索賠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國人民銀行通過自己的白手套靈活地使用外匯儲備。它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離岸美元商業銀行。獨立於美聯儲(fed),大量美元信貸貨幣被輸送到那些與美國敵對的國家。這個問題相當敏感,不宜擴大。讓我給你講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村莊。那裡過去很窮,年輕人很多,但卻無事可做。自從我對岸的銀礦做了鞋墊,掙了不少銀子,所有的銀子都是村長收的。村長用銀票代替銀子。銀票可以在村里流通和放貸。鄰近的村莊跟銀礦關係不好。他們沒有錢。但當時急需修路建房,於是村長讓村里的二嘎子給鄰村修路建房,然後把銀子借給鄰村。用來支付二嘎子薪水。事實上,他直接給了二嘎子銀子,銀子根本就沒有從村里出來。事實上,甚至還離開村長的地窖。只是繞著賬面轉了轉。二嘎子把這部分銀子給了村長,村長給了他一張新銀票。據說村長可以藉錢給別人,不管情況有多糟。很多靠不住的村莊都來了。他們跟銀礦關係不太好。他們還需要建造房屋和道路,因此二嘎子太忙了,到處建造道路和房屋。村長地窖裡的銀子沒有離開,但賬戶上有很多其他村的借條。賬面上的銀比地窖裡的銀越來越多。外村蓋了很多房子,修了很多路,二嘎子賺了很多錢,村里還有很多銀票。每個人的幸福感都增加了。


理論說的夠多的了,故事也講了。下面是技術分析時間。首先,為什麼技術分析不可靠?因為技術分析用歷史來判斷未來,並認為歷史的某些技術形式會不斷重複。因為沒有潛在的邏輯和機制,技術分析和所有歸納法一樣,有致命的問題。最多,是偶爾的一兩次不可持續的命中。然而,在各種情況極其複雜、內部機制根本無法釐清的情況下,可以建立一個簡單的趨勢技術分析。這種分析從定義開始,而不是簡單地期望某種形式的重複。如果我們把趨勢定義為上升,那麼一定有一個更高的點。如果我們定義了一個下降趨勢,那麼它一定會更低。如果這個定義沒有被打破,那麼我們可以暫時認為趨勢沒有改變的概率還是很高的。當我們觀察市場時,我們不會受到短期波動的困擾。當然,市場的意外和操縱隨時可能發生。此方法僅供參考。



重要的是要了解潛在的機制和主要驅動力。 2013-2017年人民幣貶值趨勢。這背後的原因是美國退出了量化寬鬆,而中國為了促進經濟發展不得不大放水。 2017年至2018年,人民幣升值。這背後其實是2016年的所謂上海協議。美聯儲(fed)推遲收縮資產負債表,給了世界喘息的空間,形成了全球協調的複蘇和增長。 2018年以來,中美關係主導人民幣匯率,成為中美關係的晴雨表。自2018年至2019年,雖然中間出現了波動,但一直了貶值趨勢。如果這一趨勢繼續下去,未來的年化率將達到7%左右。當然,在未來,這一趨勢可能加速、上升或改變。技術分析無法預測未來。


對了,村里的人正忙著把銀票換成銀子。如果你是村長,你會怎麼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港幣到底還能挺多久?

中國如何利用掉期操縱人民幣匯率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