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mud mud

牛朋狗友

動物生活

正中午日頭炙熱,陽光直射下的灑水,冬日牛毛微微金光閃爍,水滴從壯碩曲線滑落:「啊~好爽啊」,有種牛給我的心電感應,我隱約能感覺到那份舒坦。


牛頭頂眉間,心想是牛這輩子應該都無法抓癢的地帶,幫牠抓癢,就好像我拿著棉花棒挖耳朵那樣舒服。拖拖對我的記憶應該多1%了吧。


好一陣子沒去找牠們,這兩天剛好都有事去了幾趟,看著牠們生活愜意,我好像略感受到一鑫為什麼要養牛,他曾經對我說:「我養牛,不是為了要賺錢」,原本一度不諒解、不理解這個說法,甚至多了一份擔心:「那你在溪州要靠什麼養活自己啊!」,直到一鑫有在從事一份農業工作,忙碌中還是會回來餵食牛友們;我們閒聊之餘,聽到拖拖和拉拉在相鬥爭個高下,一鑫喊著:「拉拉,你是吃飽太閒喔!」然後前往制止,兩頭公牛才稍微彼此分開。(這不是我常常在碎念張氏兄弟的瞬間嗎)


那份稀鬆平常,直到這幾天去找牠們,自己才多了一份體悟:「這就是生活」,法語說的:C'est la vie!反而不是台灣那種「為著生活」的態度。


偶爾想起一鑫說起他的家庭概況,他好像也在某種養牛的過程裡,找到了一點依靠。說真的,每次去找牛朋們,都覺得很舒服,因為我不用花腦筋跟牠互動,不用想辦法和牠尬聊,總之我餵食牠就吃,我撥水牠就享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