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mi Huang

創作/劇場工作/平面設計接案。 在什麼都不被允許的時代,文字是唯一的解脫。 這裡寫一些日常心得、創作過程和想法。

克羅埃西亞一分鐘影展入圍|Die Amor 侵愛的|創作過程

發布於

克羅埃西亞一分鐘影展 比賽官網(29th CROATIAN ONE-MINUTE FILM FESTIVAL)

比賽辦法:跟著官網時程和規定走即可。比較特別注意是,網站的報名系統,我投的時候有點怪怪的、沒送出,後來我是信箱聯繫主辦單位繳作品,才把作品順利寄出。


作品連結:

Die Amor 侵愛的|黃文毓、阮智軒
Die Amor 侵愛的(講解版)|黃文毓、阮智軒

上學期的劇本設計課,參加克羅埃西亞一分鐘影展,很幸運入圍了。這是人生中作品第一次在競賽中被看見了,自己的心情很複雜,一來是作品終於被看見的喜悅、二是這件作品背後的創作原因和過程,帶著自己其他複雜、負面的情緒。會讓我覺得心情複雜的原因,就創作想法和過程一併分享吧!這是第一次嘗試規劃比較完整的影像作品,還有很多拍攝上、表現上、構圖分鏡之類的問題,所以這次就單純聊聊我在想什麼,如果對作品表現有更好的建議也歡迎讓我知道。

我的作品,是講述關於親密關係中的性暴力,對於彼此都是一種傷害。並不是每個人生來就很勇敢,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具備勇氣的去面對每一件遭遇、能夠勇敢地提出自己的不舒服與不安,甚至當下根本不曉得自己的恐懼源自於哪裡;但是,當我們不敢說出拒絕的話語而受到傷害的時候,更多情況是,受害者被譴責「為什麼不夠勇敢」,這件事情非常本末倒置。有沒有勇氣,並不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勇敢,是為了保護自己再次免於傷害。如同我在影片的最後所說的,期盼人跟人之間都能夠更友善的去處理這些關於恐懼、關於爭執——但這個希望真的過於理想,也只能期許在自己身上可以盡量做得到——希望自己面對這些同樣遭遇類似情況的人們,不論他是男是女、是大是小、是老是少,都可以用愛和友善去互相理解支持。

這也是我入圍之後感到心情複雜的一個原因。我的作品被看見,很高興被認同了,但是這件作品誕生的原因卻是一場悲劇——是這個社會中不應該發生、卻常常發生的事實,它存在於你我之中、可能就在一個好朋友裡頭,人們從來不敢將事情說出口,是這麼的隱密、卻又這麼的日常。我糾結的情緒在於,為什麼我今天的入圍、是以這樣子的一件難過的事情換來的,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沒有辦法不發生這些悲劇,為什麼悲傷的經歷成了得獎的肯定?能不能從一開始就不要有這些傷害?這樣的想法攤在現實面前,是一種過度的奢求嗎?還是在現實生活裡,人際互動的情況,已經與「身為人應得到的基本尊重」背道而馳?

在創作這件作品的時候,每週都要跟老師討論進度,那段期間其實讓我蠻難受的,在尊重的長輩面前揭露自己的傷口,真是有點難為情。我覺得用自己的負面情緒來創作,是一件很有效卻又危險的事情,有效在於,情緒的強烈與力量是足以撼動人心、獲得共鳴,但危險在於,對於創作者本身一次次的,可能是挖傷口、可能是回顧自己、回顧悲劇本身,他本身就是一種風險,誰沒事會想要回想自己最不堪的記憶?幸好自己的情況就像是,有一個東西腐爛在心裡面,總要把這些腐蝕掉的東西通通挖出來,才有辦法讓傷口癒合。創作後的瞬間,我的心中就像放下一個大石頭,我已經很少會再去回想關於這些事情、曾經怎麼發生的,他好像就真的過去了,或許這作品真的是一種自我療癒的過程吧。

最後,希望有透過這件作品傳達出我所想。如果因為害怕而沒有說不,那也不代表同意。謝謝泰州老師和Nero的幫忙。第一次寫劇本、第一次拍攝,不同於以往習慣的畫圖、寫作,這件事情真的很不容易,也學到寫故事和抒發性質的創作有所不同,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謝謝。最後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