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化碳

喜歡創作故事、不限形式 https://www.instagram.com/kq.co2/

原創漫畫劇本《騙婚典禮》06

第六話

第一場,現在,內景,喜宴,中午

△洪智晏、王頤期,28歲,及其他配角。△看見洪智晏疤痕的蔡繪吟一時恍神、被拳頭擦到耳邊,原本盤好的漂亮髮髻頓時散落下來。她亡羊補牢地舉手架在胸前防禦,模樣顯得有些狼狽。

△蔡繪吟抵在賓客桌緣(該桌賓客尖叫+看戲),左支右絀的她當手摸到一瓶飲料(宴客會出現的大容量柳橙汁),想也不想就拿起來往對方撒去!

△(賓客正要拿飲料的手好尷尬)

攻擊者:「嗚!眼睛--」

△蔡繪吟踢後膝放倒他,汗流浹背的蔡繪吟背後又出現2個人。

一段距離外的洪智晏:「小心!」

△一名新出現的男子阻擋了洪智晏要過去幫忙的動線,對方不僅身材魁梧,連出招都很流暢,不像其他人單純憑本能在鬧。幾秒鐘的時間兩人已經互相試探了幾招。

△洪智晏得趁空檔拉開距離才能看清對方的臉。

洪智晏(驚訝):「阿期⋯⋯嗎?」

王頤期笑著回答:「臭小子,好久不見。」

△遇到昔日死黨的洪智晏笑了出來,但隨即想起現在的處境而拉下臉。

洪智晏:「我們真的需要打這一架嗎?」

王頤期:「當然——要打啊!」

△王頤期迅速的出拳,洪智晏咬牙只能舉手防禦,在幾下直拳之後——

洪智晏(VO):「是佯攻!」

△王頤期的直拳變成了側勾拳,讓洪智晏撞倒了賓客桌。該桌紛紛起身守護餐具跟料理,當然也不忘尖叫。(桌上只有冷食)

△王頤期走到眼冒金星的洪智晏面前,拉著他的領帶強迫他站起來,兩人幾乎是大眼瞪小眼。王頤期比洪智晏高一點。

王頤期:「我喜歡繪吟。」

洪智晏:「什⋯⋯」

王頤期:「真搞不懂,明明我什麼都比你強,繪吟為什麼會喜歡你。」

洪智晏:「等一下、等等,你是說——」

△王頤期給洪智晏一記頭槌,洪智晏覺得自己都要腦震盪了。

王頤期(低聲):「真後悔,早知道就別讓給你了。」

△王頤期拉著洪智晏領子把他往旁邊扔,撞上桌子的洪智晏頭暈目眩地滑到地上。

洪智晏(VO):「阿繪……」

△王頤期沒有給他喘息的空間,舉腳要踹,洪智晏立刻翻身滾開,狼狽起身。

△兩人又打了起來,而洪智晏屈居下風。嘴上不饒人的王頤期漸漸惹怒洪智晏。

王頤期:「你從以前就是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裝成受害者博取同情,如何?這幾年還有多少女孩受害?」

洪智晏:「王頤期,你別在那邊造謠!」

王頤期:「繪吟就是個例子啊,你們絕交之後她不僅沒交過另一半,連我都被她拒絕了。」

洪智晏:「……那也不代表、與我有關啊!」

王頤期:「自欺欺人啊,洪智晏。」

△洪智晏抓起椅子格檔,卻被王頤期旋踢踹破。洪智晏從椅子碎片中看見王頤期失望的表情。碎片割傷了洪智晏的臉。

王頤期:「你怎麼都沒長大?」

△王頤期又踢、這次洪智晏只來得及舉臂防守,踉蹌好幾步才屁股著地摔倒。

△洪智晏腦中閃過十年前的畫面。


第二場,回憶,外景,公園,下雨的夜晚

△蔡繪吟、洪智晏,高三。打架絕交當晚。

△洪智晏狼狽的倒在遊樂設施旁邊,身上都是雨水及泥濘。手臂上的傷隨著大雨留下鮮紅。他不甘心地抬頭瞪向站著前面的蔡繪吟。

△蔡繪吟的狼狽程度其實不亞於他,只是她還能站著,一臉悲傷、安靜地流淚。

△蔡繪吟不發一語地撿起水窪中的牽繩,帶著躲在草叢裡的蛋黃酥(狗)離開了。

△洪智晏下意識想伸出手,卻又遲疑地頓在空中——


第三場,現在,內景,喜宴,中午

△蔡繪吟、洪智晏、王頤期,28歲,及其他配角。

△洪智晏坐倒在地上恍神(姿勢像十年前在公園一樣),他愣愣地看著自己(多年前沒有伸出去)的手。

洪智晏(VO):「自欺欺人⋯⋯?」

△一雙纖細的手突然抓住洪智晏,將他分心頹喪的心思抓了回來,洪智晏下意識看向手的主人,才發現蔡繪吟神情關心迫切。

蔡繪吟:「阿智你還好嗎?」

△雖然是一句突兀的話,但那句『阿智』頓時讓洪智晏想起很多回憶。

(一個回憶用一格分鏡即可)

國小四年級的蔡繪吟:「那我就叫你阿智好了,以後要陪我練習喔!」

國小六年級的蔡繪吟:「阿智!我們去遛狗!我發現了一個好地方喔!」

國中的蔡繪吟:「這題很難欸……阿智!教我。」

高中的蔡繪吟:「只有我不同學校……說好了喔,有什麼事都要跟我講喔!尤其是你,阿智!」

(現在)

蔡繪吟(震驚):「阿智!洪智晏!不是吧你現在居然敢恍神?」

△洪智晏眼中的蔡繪吟閃閃發光,像是一見鍾情一樣捨不得移開眼。


第四場,現在,內景,喜宴主桌,中午

△蔡阿祖,百歲、及其他長輩們。

△婚禮主持人走到主桌旁邊,依著蔡阿祖耳邊說話。

△蔡阿祖點頭,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



我其實對自家阿祖的印象很薄弱,一方面是因為沒有住在一起,不常來往的情況下自然不熟悉,另一方面則是語言,我的台語實在不太好,那時候大概只能應對『熬早!』、『呷飽未?』這種程度的溝通吧。

長大之後往往會覺得可惜,沒有多跟老人家們相處,阿祖輩及外公外婆已經先離世了,沒有機會了。

不過我還有阿公阿嬤,雖然不能說溝通無礙,但抓個關鍵字還是可以稍微理解他們的意思,其實他們也不會跟孫子講太複雜的話題,工作、感情、結婚規劃等等⋯⋯無非都是關心我們的未來,希望能有好的歸宿。

現在這個年紀已經是能區分對方『是否真的關心』或是在『探問八卦』的了,也因此以前覺得膩煩的對話現在都備感溫馨,尤其是發現阿公對多元成家的包容性之後,更覺得我家阿公是站在社會前端的人欸!有種莫名的自豪感。

附上過年時幫阿公畫的速寫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