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

爱诗歌 文字 和一切有趣的人类

我的疫区生存报告

在家蹲的第16天。瘦了两斤,每天都在好好吃饭。回想1月初,还是觉得2020的到来一点都没有新年的气氛,听说肺炎就在武汉爆发,本来只买了一盒,后来想了想还是买了三盒口罩寄回家,现在反倒觉得不够。一月的第一个星期,忙着和亲密的人见面,忙着约饭,心里隐隐觉得快要末日,快点及时行乐,再不见就再也见不到了,再不多吃一点武汉的好吃的就再也吃不到了。只能说没有被感染花了我2020年所有的运气,有一点点的后悔,但是回想当时和闺蜜长长的待了一天,和舍友快乐的约的晚饭,去了马上就要闭业的书店。现在想来,真是用最后的力气去拥抱武汉。因为在医院实习,我唯一后悔的,是几乎没有怎么和朋友讲我所在医院的情况其实十几号的时候已经不太好了。真是个胆小鬼。当时肺炎是和八人造谣被抓的消息几乎同时听到。其实我隐隐觉得事态会往严重的方向发展了但我不敢说,只是只是默默买了一些口罩。。。。

回家后的第六天,武汉封城,开始担心在武汉的伙伴。

回家后的第八天,所在地也开始封城。想屯点吃的,但是并没有囤。全靠妈妈向好友化缘

回家第九天,开始在家蹲。

到现在,日常的生活继续着。有些朋友再也见不到武汉的春天了,难过。回想起之前不想留在武汉,想在老家避世。现在觉得ok,只要妈妈不要嫌弃我就更好了。端的专栏读者来函,是豆友的文章--当无处可逃时,也逃离不了这个时代。真是太贴合这个时态了。

前几天我愤怒确诊人数完全不对。现在我觉得数字只是数字,更想关心的那些在武汉苦苦挣扎的同伴,他们不在数字里。那些没有得到救治的同伴,他们不在数字里。有那么多的人还在为了床位奔波,那些信息把我从头顶淹没。我只是在栅栏里,隔壁的在武汉的人却担心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被抓起来确诊的。给前线认识的医生寄了一百多个口罩。有日常用的,也有n95。可其实几乎没有做什么。有人笑那些被确诊的却没有得到床位的人发布求助信息,因为之前发言比较小粉红。遭遇铁拳接其实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我宁愿觉得自己的是错的。都是蝼蚁,蝼蚁般的人没有人活该。

如果要总结这段时间,那就是,我平静的活在疫区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