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

爱诗歌 文字 和一切有趣的人类

也只是

忽然就到了这个时候了,仍然不能表达,只能记录感受。从六月份到现在的中大。

旁观者如我,香港是我生活里绕不开的小段落。从一开始,一开始的叙事,我就站在鸡蛋这边。想坐下来,表达对那些被催泪弹袭击了的年轻人的担心和安慰。想看到在这么大的新闻里 真实生活里的他们。想和身边朋友随便聊这些。想说可不可以不要用暴徒或者废青称呼。想说一切的标签只会让大家更对立。想一切回到还没有发生前。在这漫长的五个月,我熟悉了两套话语体系,一套是墙内 一套墙外 我理解对面的一方,但没有可以沟通的人。试图和身边人用他们的视角一起聊聊。却只能在撕裂的两端中央茫然伫立,默默哭。和这个世界和解?不,我只是对这个世界沉默。沉默本身是一种表达方式,或许是表达不关心,或许无话可说,或许无法说。我的沉默 对微博上的网民所说的一切都不关心,对朋友的某些言论无话可说,在社交空间公开表达对对岸的担心和关切无法说。

我知道,我的关心太弱小了,那些我关心的事情都没有回应。我关心的新疆,也只是每个人都要每天中文12点之前回所在地的社区签字证明自己还在。也只是一个人犯错全家都要进去学习。也只是。我关心独生子女政策现在会怎么反思。大家只是说政策就是政策。不可冒犯,不可批评。不可反思。我关心的那些事情,偏离预定轨道最后就会封锁,悄悄消失。猪瘟也好鼠疫也罢。真相永远在底下。

我也只是一个沉默而难过的看客。只有在内心里默默祈祷,不管在哪,不管多勇敢都一定要安全,保护好自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