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七

為值得的事物留下一點痕跡。

【Law School同人】噓!情人節快樂

發布於
修訂於
楊宗勳✕姜率A
情人節楊率不能不出場吧?


姜率最後一次深呼吸,舉起手輕叩兩下,推開門。

楊宗勳抬頭看了一眼在桌前站定的姜率,便將目光回到正在簽署的文件上,「昨天的案件資料整理好了?」

「不,楊教授,我有話想要——」

「不准說。」筆尖一頓,楊宗勳忽然開口打斷。

「啊?」姜率愣了一下,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不論妳想說什麼,不准說。」楊宗勳放下鋼筆,這一次望著姜率,用平淡卻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姜率瞪大了眼睛,在一陣令大腦空白的錯愕過後,原先壯士斷腕的魄力轉變為參雜著羞赧的怒氣。

她沒有天真的以為幻想一定會成為現實,也曾預期最糟的結果就是被冷冷拒絕,可現在這算什麼?

「教授知道我要說什麼嗎?為什麼我不能說?」

姜率咬牙,上前兩步,更加堅定地望進楊宗勳的雙眼,「我——」

「噓!別說。」楊宗勳早一步從座位起身,伸出食指壓在了姜率柔軟的唇上。

姜率怔然無語,連帶著忘記了呼吸,她憋著漲紅的臉,來自楊宗勳的微涼觸感越發深刻。

楊宗勳盯著姜率紅潤呆愣的臉龐,微微失神,在這樣的日子、帶著這樣表情,他怎會不知道她想說些什麼?

遲疑了一會兒,他還是忍不住在收起食指之前沿著美好的唇形輕輕撫過。

直到陌生的觸感離開,姜率恍如夢醒,慌忙低下頭輕聲喘息,她是不是可以大膽地猜想楊宗勳剛才曖昧不明的神情和舉動代表了什麼?

然後她聽見楊宗勳嘆了一口氣。

「不讓妳說,是因為我不知道要如何回應。」

「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直接拒絕啊⋯⋯」姜率盯著桌上的名牌小聲嘟囔著,誰不知道他在研修院時期拒絕過多少人 。

「因為我不會接受,更不想對妳說謊。」楊宗勳語氣稍頓,罕見地帶著幾分猶豫。

「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但我不想給妳帶來任何可能的傷害,所以,再等等好嗎?」

「啊?」姜率一下子抬起頭,視線重新聚焦在楊宗勳臉上,第二度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我們,等妳畢業再說,好嗎?」

「⋯⋯」是吧?是她心中所想的那個意思吧?姜率第一次在楊宗勳的眼神中看清那抹真實而確切的情緒。

她,好像懂了。

「回答呢?」楊宗勳挑眉。

「啊、是、好的!」姜率回過神訥訥地開口,對著楊宗勳明顯上揚的嘴角看傻了眼,隨後卻想起了什麼,忽然皺起了眉。

「那麼,巧克力也不能現在送給你了嗎?我昨晚熬夜做的呢⋯⋯」

換作楊宗勳一愣,他盯著姜率眼底的黑圈,也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似乎真的比平時深了幾分。

他默默走向咖啡機倒了一杯黑咖啡,遞到姜率面前。

「拿著。」

姜率愣愣地接過咖啡,不明所以。

「作為交換,我收下了。」

姜率眼看楊宗勳逕自從她的外套口袋取走一個小巧簡單的包裝盒,肌膚之間明明隔著厚厚的衣料,仍在他伸手靠近時僵直了身體。

楊宗勳自然把姜率的反應盡收眼底,意識到自己今日不經思考的動作有些多了,不禁也感到尷尬。

「咳,這個時間妳該去金教授那了吧?」

姜率反射性地瞥向時鐘,「糟糕!我先走了,教授再見!」

楊宗勳看著姜率像隻小兔子似地忽然就跑開了,無奈地搖搖頭。

才坐回辦公椅上,不及細想今日發生的一切,卻見剛剛闔上的門又被推開,姜率自門外探頭。

「那個,雖然教授不讓我說⋯⋯不過這句應該沒關係吧?」

「情人節快樂!」然後對著楊宗勳,粲然一笑。

楊宗勳不自覺屏息,覺得室溫似乎有些熱、心跳得似乎有些快,待房門再次真正闔上,他伸手抹了抹肯定已經泛紅的臉頰,喃喃低語——

「情人節快樂。」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Law School同人】驕傲

【Law School同人】果然

【Law School同人】禮物🐰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