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七

為值得的事物留下一點痕跡。

【Law School同人】聖誕軼事🎄

 (編輯過)
楊宗勳✕姜率A
聖誕節不可能不提⟪BJ 單身日記⟫吧?


約莫是期末考試前夕,在法學院學生之間流傳著一則不大不小的消息:向來沒有鎖門習慣的楊教授開始上起鎖了。

其實不過是很合理的行為,可發生在楊宗勳身上就顯得十分刻意。

於是學生們戰戰兢兢地猜測,怕不是今年刑法考題特別刁鑽?又或者教授參與了哪個神秘案件?

然而直到考試結束,他們發現試題也並沒有出現不合理的難度而鬆了口氣時,仍舊無人解開這個謎團。


一切只是源於楊宗勳說錯了一句話。


十一月末的週日夜晚,楊宗勳陪著姜率窩進沙發,電視螢幕裡放映著⟪BJ單身日記⟫,是姜率挑的片。

白日在街邊看見襯著初冬寒意早早掛出來的聖誕裝飾,她便想起了這部經典喜劇。

她總覺得楊宗勳與同樣身為法律人的 Mark Darcy 在用言語激怒人的能力上不遑多讓,雖說迷人的程度亦同。

接連看了兩部曲,楊宗勳有些疲倦地枕著椅背閉目休息,而姜率靠著他的胸膛滑著手機,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不知道聖誕醜毛衣的文化是怎麼開始的呢?」

「聽說是來自北歐吧,長輩在過節時會親手織毛衣送給家人。」

「哇,你真的知道啊。」

「不過現在誰還在乎原來的意義呢,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想把那種醜毛衣穿在身上,復古也並不僅是幼稚加上俗氣。」

姜率沒有附和亦沒有反駁,楊宗勳卻隱約察覺到懷裡的身軀似乎僵硬了一瞬。

心中驀地閃過異樣的預感,他不由得睜開眼,正好瞧見姜率用力地在手機螢幕上點了幾下,把兩件一紅一綠的滑稽雪人毛衣從購物車中移除。

與他五秒前嫌棄的物品,一模一樣。

「⋯⋯不過 Bridget 和 Mark 穿著同款毛衣也的確浪漫,或許我們可以買兩件在聖誕節穿?」楊宗勳收緊攬著姜率的手,試圖挽回些什麼。

「那種幼稚俗氣的衣服怎麼配得上楊宗勳?」姜率悶悶地吐出一句,接著掙脫了楊宗勳,逕自起身回到臥房。


待楊宗勳收拾好客廳,姜率已躺在床上睡著了。

走近床邊,盯著姜率仍咬著下唇的睡顏看了一陣,楊宗勳想起她在看見聖誕裝飾時揚起的嘴角,有些懊惱。

聖誕節終究是個令人期待而別具意義的日子啊。

姜率當然會任性撒嬌,但其實很少對他提出要求,大多數時候總是迎合著他的喜好。

而他隨口就輕易將她的小小期望打破。

他要是腦袋更清醒一點,至少,他不會選擇用「幼稚」來形容。

這個詞,總是彰顯了他們之間的那段距離。

楊宗勳提起滑落的被角替她重新掩上,確保她整個人被捂得嚴嚴實實,這才轉身離開。

倒了一杯黑咖啡回到書桌前,楊宗勳沒有拾起拼圖卻是打開了電腦,在瀏覽器的搜尋欄位輸入幾個字:毛衣編織方法。


姜率倒也沒有把那夜悶氣帶到隔日,一如她的任性總是適可而止。

後來,她仍主動提起聖誕夜的安排,在街角那間新開幕的餐廳訂好了位置。

楊宗勳記起前些日子經過尚未開始營運的店面時,自己曾對著餐廳溢出的食物氣味稱讚幾句。

他自然沒有意見,只是悄悄地買齊了毛衣所需的材料。

他本擅長依循邏輯與規則的事物,也有足夠的耐心和一雙自認靈巧的手,唯一得考慮的是執行時間與地點。

家裡除了臥房便全是開放空間,那麼,似乎也只能利用學校辦公室。

坦蕩如楊宗勳,思及被學生與教授撞見自己打著毛線的畫面也不免困窘,更不想多做解釋,於是他選擇將房門鎖上。

除了引得學生們生出無端臆想,楊宗勳的計畫進行地十分順利。


聖誕夜,姜率提早結束了今日工作,一面收拾資料一面聽著朴根泰以過來人的姿態勸告。

「妳啊,可別那麼早結婚,結了婚別說是準備交換禮物了,難得想約老婆吃頓聖誕大餐她還嫌麻煩。」

姜率舉起正在整理的文件晃了晃,「你擔心的是若我忙著結婚生子,你的業務量會增加吧?放心,我才不會棄我的當事人於不顧呢。」

看著朴根泰的兩條腿擱在桌上晃蕩,姜率又補了一句,「嫂子還不是想替你省些錢,你早點回家陪她就是最好的禮物啦。」

朴根泰摸摸鼻子,不可置否,默默站起身伸個懶腰也開始收拾。


離開事務所,姜率開著車前往韓國大學。

回想剛才與朴根泰的對話,心裡有幾分後悔,她今年確實沒有準備禮物。

那天看完電影興致勃勃地挑好毛衣,卻被潑了一盆冷水。她明白楊宗勳並非有意,可當下受傷的感覺始終隱隱刺在心上,所以賭氣地沒有提出交換禮物的要求。

也不知道是氣他多一些,還是氣自己果然還是不夠成熟。

姜率在法學院門口停下車,看著那些在假期中仍無視過節氣氛、抱著厚厚法典走向圖書館的學生,忽然意識到這是近一個月來第一次接楊宗勳下班。

這陣子他總在學校待得特別晚,不想讓自己特地跑一趟而選擇叫車回家。

不用上課的日子卻仍然忙碌,他到底在忙些什麼呢?

「叩叩。」姜率被兩聲輕敲車窗的聲響拉回思緒,轉過頭,只見楊宗勳已站在車旁,連忙替他開了門。

「等很久了嗎?」楊宗勳先將手裡的公事包與一個黑色大紙袋放入後座,接著坐上副駕位置,繫上安全帶。

「沒有,我才剛到。」姜率發動引擎,熟練的起步、迴轉,只是目光透過後視鏡忍不住被後座的紙袋所吸引,「那個袋子裝的是⋯⋯?」

「聖誕禮物。」楊宗勳也沒打算再藏著,十分乾脆地表明。

姜率亦十分乾脆地在停等紅燈時親了楊宗勳的臉頰一口。


回到家中,距離預訂的晚餐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姜率褪下職業套裝,只套著件白襯衫在衣櫃前左右翻找,猶豫著要換上哪件衣服。

糾結半晌,她聽見門把轉動的聲音,便挑了兩件洋裝轉身問道,「你覺得我穿哪件好呢?」

只見楊宗勳站在門邊舉起手上的紙袋,「穿這個。」

姜率怔了一下,隨即扔下手裡的洋裝,幾步跳到楊宗勳身前,他可從未送過她衣服!

「率,聖誕快樂。」

楊宗勳從袋中取出沒有多餘裝飾的包裝盒,遞到姜率面前,用眼神示意她自己打開。

姜率喜孜孜的伸出手,緩緩掀開盒蓋,直到看清楚盒中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不禁輕呼一聲。

楊宗勳竟然送了件毛衣!

她自然明白這是為了什麼,原來纏繞心上的結忽然就這樣輕輕散開,彷彿前些日子的矛盾未曾存在。

姜率拿起米白色的毛衣,令胸口的大象花紋整個顯露出來,簡單而細緻。

「好漂亮啊!」她忍不住撫上纏繞著淡淡銀線的象牙,那一小片隱約閃爍的銀光令人移不開眼。

她得承認,楊宗勳的眼光真好。

姜率把禮物抱在懷中,瞥見盒子裡似乎還放著另一件毛衣,「你買了情侶款嗎?」

楊宗勳搖搖頭,取出盒內剩下的那件黑色毛衣,上面同樣有隻漂亮的象。

「這兩件是我親手織的。」

姜率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

「否則我怎麼會甘願這麼長時間一個人在學校加班?」

姜率再次感受到人類天賦的不公平,他要是願意,到底有什麼事情做不到?

「這麼說來⋯⋯」姜率歪著頭,似乎想到了什麼。

「你為我織了毛衣,就是把我當作家人了吧?」

「所以,你打算娶——」

姜率未竟的話語被楊宗勳一把捂住。

他沒料到姜率會自顧自地得出這樣的結論,乍一聽見她即將出口的言詞便反射性地出手阻止。

望著姜率不明所以的茫然眼神,楊宗勳有些尷尬,他的反應確實誇張了點。

「⋯⋯我不是不想。只是這話得由我來說,也不應該這樣草率。」

姜率本也是順著思路便脫口而出,並沒有多想,這才意識到自己差點說了什麼,也意識到楊宗勳說了什麼,瞬間漲紅了臉。

她,好像不小心得到一個重要的承諾。

可她根本沒有準備好面對這個話題啊!

「那、那個!毛衣我很喜歡!但我沒有準備你的禮物⋯⋯」

「沒關係,妳就是我最好的禮物。」

語音剛落,兩人不約而同想起了楊宗勳生日時的情景,房內的氣氛一時更加微妙。

楊宗勳見姜率紅通通的臉頰著實誘人,終於忍不住走近兩步捧起她的臉,傾身吻上柔軟的唇。

一下、又一下、再一下⋯⋯從淺啄到深嚐,楊宗勳顯然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姜率被吻得恍惚,腦中卻特別清晰地浮現電影中的對白:

Bridget: Nice boys don't kiss like that.
Mark: Oh, yes, they fucking do.

可惜這良夜來的還不是時候,姜率僅存的一點思考能力在快要消散之前發揮了作用。

「等、等等!」姜率一把推開楊宗勳,後者露出了不樂意的神情。

「餐廳預約的時間快到了!」姜率勉強躲開又要落下的吻,指著牆上的時鐘喊道。

「一定得去嗎?」楊宗勳微微皺眉,眼底的慾望仍然濃厚。

「當然!這是為了你選的餐廳,而且我們得一起穿著毛衣出門!」儘管這個狀態的楊宗勳令人難以拒絕,不過他可以等,一年一度的聖誕夜不能。

楊宗勳嘴唇微動,還想說些什麼卻聽見姜率的肚子傳出「咕嚕!」一聲,十分響亮。

「⋯⋯」他低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而且我餓了!」聲音的主人叉著腰,特別理直氣壯地表示。

楊宗勳無奈得想笑。

「妳啊,總是餓得很及時。」

說著並伸手捏了一下姜率的臉頰,然後撿起方才自兩人手中滑落的毛衣,把屬於自己的那件穿起,再為姜率套上,並替她理了理撥亂的髮絲。

最後,在姜率的唇角印上一吻才放過她。

「走吧,吃飽了才有力氣。」


屬於他們的聖誕夜,還長著呢。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聖誕文字市集

【Law School同人】禮物🐰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