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七

為值得的事物留下一點痕跡。

【Law School同人】05 答案 (正文完結)

發布於
修訂於
楊宗勳✕姜率A

楊宗勳坐在教授的席位上,眉頭輕皺,指尖摩挲著一塊拼圖。眼神掠過下方滿座的學生,卻沒發現他想念的身影。


這些日子少了姜率的特意接近,兩人回到前段時間的鮮有交集,她如他所願地專心前行。

其實待情緒冷靜下來,楊宗勳便也想明白了,那沒來由的誤會大約是刻意的試探,估計只有姜丹會給她出這種主意。

再次被姜率的演技完全騙過,他是有些小看她了,不過總是達到一開始的目的,倒也沒必要拆穿。

因此兩人偶爾見上面,楊宗勳便順著姜率擺出禮貌而疏離的態度。


直到司儀在講台前站定,他總算看見姜率拉著妹妹和母親匆匆推門而入。

「真是始終如一。」楊宗勳展眉,視線追隨著姜率落座,記憶中的畫面與現實重合。

三年前的她遲至新生致詞才抱著背包擠進座位,引得台上眾人注目;也是自那日開始,她正式闖入了自己的世界。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從此再難忘懷。


禮堂燈光暗下,稍稍遮掩了眼裡的渴望,他終於等到姜率的畢業典禮。


典禮散場,不時有畢業生找上楊宗勳合影,他少有地來者不拒,甚至附上了淺淺笑意,只是眼角餘光始終放在姜率身上。

——她,不打算過來嗎?

可姜率甚至沒有望向這裡便走出禮堂,楊宗勳神情一僵。

「還不去找她?」一旁的金教授見狀用手肘推了推他,她可是早早等著這齣好戲。

楊宗勳看著好友意味深長的笑容,面上微窘,也無暇說些什麼便快步跟了上去。


法學院大廳亦有許多畢業生停留,或者三兩成群談笑,或者擠在正義女神旁拍照。

楊宗勳依稀看見姜率站在門口向外揮舞著手,似乎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心緒稍定,跟著緩下了腳步。

送走小星和媽媽的姜率,正糾結是繼續等著那人、還是自己得主動些,轉過身便一眼發現穿過人群向她走來的楊宗勳,不禁屏息,莫名感覺時間放慢了速度。

她能辨別他在兩人目光交會時的眼神變化,亦能看清他臉上隨著嘴角揚起的肌肉線條。

她夢過無數次這樣的場景,他踏著光而來,一步一步,只為她而來。


怔了幾秒,她驀地回過神,記起自己仍是那個被狼狽拒絕的女學生,倉促低頭躲開他的視線,平復蕩漾的情緒。

看見楊宗勳的黑色皮鞋在眼前停下,姜率注意到他空著的雙手,心裡忍不住嘀咕,好不容易迎來此刻,至少帶束花給她吧。

雖然她想像不出楊宗勳送花給任何人的畫面,但便是如此才更引人期待。


楊宗勳沒錯過姜率方才欲蓋彌彰的反應,忽然很想摸摸她低垂著的頭,不自覺握起了拳。

「一起吃飯吧。」按捺許久的邀約,比想像中更輕易地說出口。

「可你的原則是不與學生吃飯啊。」姜率抬起臉,反射性地答道。

「妳還是我的學生嗎?」楊宗勳挑起一眉。

……半個小時前已經不是。

姜率有些懊惱,自己怎麼總在這種時候犯傻,而楊宗勳依舊清淡的語氣彷彿那日的事情不曾發生,就這麼篤定她不會拒絕嗎?

「……好吧。」姜率妥協,飯還是得吃的,天知道要等來他的主動有多難得。

她歪著頭,又想起一事,「那晚上的聚會怎麼辦?」

金教授約了大家去酒吧慶祝畢業,自然也邀了楊宗勳。

「所以我們吃的是午餐,走吧,我叫好車了。」

姜率無語,她肯定楊宗勳臨走前的表情是看著笨蛋的意思。

楊宗勳走了幾步發覺姜率沒有動作,於是回過身,偏頭望著她。

只是如往日般尋常的一瞥,卻引得姜率心頭小鹿亂撞。因為背靠門口陽光,這次無需想像,楊宗勳整個人確確實實地散發光芒。

明明先前堅持得挺好,如今甫一褪去師生身份,他甚至什麼事也沒有做,自己薄弱的意志力便已然投降。

姜率放棄掙扎,嚥下口水默默跟上。


計程車在一片住宅區停下,姜率環顧四周,有些困惑。

「這裡看起來不像有餐廳啊。」

「確實沒有。」楊宗勳也不多作解釋,只是示意姜率跟著他。

當兩人在302室門口止步,姜率才恍然意識到——不會是要帶她回家吧?

沒等她做好心理準備,楊宗勳熟練地輸入密碼,推開門,側身給姜率讓出空間。

「歡迎來到我家。」


楊宗勳先領著姜率在餐桌前坐下,接著鬆開領帶,走進臥房換衣。

姜率攪著手指,內心既是緊張更是雀躍,或許她是第一個走進他家的女人?

她捧起水杯喝了一口,壓下躁動的心跳,眼神流轉,打量起屋內陳設以及滿牆的拼圖,果然有著楊宗勳一貫的風格,就是冷清了些,透著與主人同樣的孤寂。


房門開闔的聲音打斷了姜率的思緒,楊宗勳換上淺灰色針織外套走近,襯衫領口微敞,神情似乎更柔和了些。

她不禁喟嘆,第一次見他居家的一面,原來也這般好看。

姜率感覺臉上熱了起來,決定說些什麼轉移注意力,「那個,所以教授你要親自下廚嗎?」

「不,我叫了外賣。」楊宗勳拉開椅子在姜率對面坐下。

「那還不如我請你吃飯呢!」姜率一下沒忍住脫口而出,捂著嘴有些尷尬,可把她帶回家吃外賣未免沒有誠意。

楊宗勳倒是神色如常,「我以為妳會很高興吃炸醬麵。」

姜率一愣,尚不及反應,門鈴便適時地響起,隨後傳來外送員洪亮的聲音。

「您好,您訂購的萬里長城炸醬麵到了。」

楊宗勳站起身,在開門之前,轉頭認真地凝視姜率。

「我記得有人說過,她的人生炸醬面是在我辦公室吃的那碗。」

「我想讓她再吃一次。」


姜率的眼淚忽然就流了下來。

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把這份感情堆砌成了愛情,亦不清楚他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自己;她只是在這個瞬間確定了,在很久以前,他們早已把彼此放進心底。


待楊宗勳回到桌邊,發現姜率抿著唇紅了眼眶,臉上還有幾道水痕,難得地有些無措。

他在姜率身前單膝跪下,再無顧忌,伸手拭去她令人心疼的眼淚,「傻瓜,怎麼哭了?」

姜率吸了吸鼻子,將手心覆上楊宗勳撫著自己臉頰的手,目光堅定。

「楊宗勳,我喜歡你。」

楊宗勳感到心裡的某一塊徹底融化了,眼睛不禁發酸。曾經無法回應的話語,如今再也不必逃避。

他抽回了手,攬過姜率的肩膀,扯入懷中。他們在漫長等待的盡頭,終於得以緊緊相擁。

「我也是。」


良久,楊宗勳輕輕推了推姜率試圖起身,她卻還攀著他的背不肯放手。

楊宗勳像給小貓順毛似的一下一下撫過她的髮絲,無奈地道,「再不放手,炸醬麵就糊了,我可不希望這變成妳人生中最難吃的一碗。」

姜率在楊宗勳溫熱的頸間又蹭了幾下,感覺他的氣息完全融入身心,這才不情願的鬆開手,「才不會呢,反正從今天開始,我的人生炸醬麵就是這一碗了。」

「真是傻瓜。」楊宗勳笑著拆開外賣包裝,「吃吧,給妳點了大碗,醃蘿蔔加量。」


姜率聞到記憶中那陣熟悉的食物氣味,感動莫名。情景天差地別,可面前仍舊是他,終究是他。她笑著自己抹去了不小心又落下的淚,風風火火地解決了桌上食物,連同楊宗勳的那半碗,心滿意足。

楊宗勳抽了張紙替姜率擦淨唇邊的沾醬,讓她到客廳的沙發上待著,一面收拾桌子,一面暗自記下,看來日後得點特大碗才是。


過了一會兒,楊宗勳拿出一束白色桔梗回到客廳,遞到姜率面前,「小率,恭喜畢業。」

姜率一下跳了起來,驚喜地接過,原來他並非那麼不解風情。她數著雪白的五裂花瓣,忽而眼睛一亮,「桔梗的花語是……永恆的愛?」

看見姜率心花怒放的模樣,楊宗勳猶豫了一下,還是誠實說道,「我只是覺得桔梗挺適合我家的氛圍。」

「花是送給我的啊!為什麼理由是放在你家好看?」姜率果斷收回剛才的想法,他就是不解風情,並且特別氣人。

「妳不打算住進來嗎?」楊宗勳上半身傾向前,把臉湊近了姜率。

姜率嘴唇微張,盯著他有些深不見底的雙眼,半晌說不出話。這進展似乎來得太快,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想要妳過來陪我,可以嗎?」

姜率這下確定了,臉也再次燒了起來。望著近在眼前的臉孔,突然生出一股衝動。

她扔下花,攫住他的衣領,掂著腳尖,輕輕地將自己的唇印上他的,兩人之間的距離驟然為零——這是她的回答。

姜率本欲蜻蜓點水般一吻,正想退開,楊宗勳卻眼神一暗,托住她的後腦勺,另一手環抱腰際,將兩人身體最後一點空隙弭平。舉止溫柔,卻不容違背。

他近乎虔誠地吻過她的唇瓣,舌尖探尋著每一處未竟之地,仔細而綿長。

在對於氧氣的渴求就要壓過激情之時,楊宗勳才放過了姜率,兩人抵著額頭大口喘息,姜率又羞又惱,無力的拳頭砸在他的胸膛以示不滿。

楊宗勳也有些抱歉,確是一個人過了太久,久得已然忘記情動的感覺這般難以抑制。

「謝謝妳。」他握緊胸前的手,按在自己亂了序的心上,嗓音微顫,發自肺腑。


楊宗勳沒有任由自己的慾望再進一步,他想,還是慢慢來吧,來日方長。

兩人窩在沙發上,手心纏卷,聊著彼此未曾參與到的過往。

姜率一直十分好奇楊宗勳的情史,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隱瞞,便講了幾段過去的短暫戀愛,卻是姜率自己聽得吃起了醋。

楊宗勳雖然無辜,也總得想辦法安撫,他捏捏姜率鼓起的臉頰,説起她是怎麼成為了照亮自己的光。

姜率果然十分受用,漸漸從炸毛的獅子變回小貓。

後來提及曾經的誤會,姜率倒是帶著些許歉意自首,「姜丹的事情是我故意演的一場戲,是不是讓你傷心了?」

「嗯,也就是難受了兩個月。」沒有告訴她自己早已猜到實情,楊宗勳在開口前一刻,決定學習説個體貼的謊,別又踩了小貓的尾巴,欣然換得姜率心疼的擁抱。


不知不覺,落日僅剩下幾縷餘暉,快要到了與金教授相約的時間。

「你今晚一起去酒吧嗎?」姜率自楊宗勳懷裡仰起頭,眼中盡是熱切期待。

要他如何拒絕?

「去。」楊宗勳揉了揉姜率的頭髮,寵溺一笑。

「總要給妳個機會介紹我,對吧?」


(正文完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Law School同人】04 如你所願

【Law School同人】03 清醒夢

【Law School同人】02 太過自信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