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七

為值得的事物留下一點痕跡。

【Law School同人】代價

 (編輯過)
楊宗勳✕姜率A (單篇支線)

因為心有執念,從檢察官時期至今,楊宗勳一直很捨得對自己殘忍。那是他被包裝在理性之下,對於追求真相與正義太過熱烈的渴望。

很多時候為了達到目的有所犧牲是必然的,也是值得的。不成功,便成仁;他從不介意以自身為餌。

當然,他亦不會自大的認為事情總能如他所願,所以他早有覺悟。

始終將自己置於人群之外並非寡情,是不想產生情感上的弱點,更是不願讓他愛的人承擔任何可能失去他的風險。

卻沒想過這代價或許遠比性命更重。

楊宗勳遠離了風口浪尖,以教授的身份過上幾年平靜日子。雖然未曾顯露,這份安逸確實讓他的渴望沈澱下來,也讓他對自身情感的箝制放鬆了些。

後來的紛擾始於一場昔日摯友的謀殺案,楊宗勳成了殺死徐炳柱的嫌疑人。隨著那天的真相逐一揭開、舊案的線索接連浮現,從過去蔓延至今的迷霧總算有望看穿。

於是他蟄伏的血性再次激起,自獄中遇刺幾乎身死之後,再有何懼?

為了激怒對方他不在乎被踹上幾腳,為了得到信息他任由自己被綁縛下藥;他在明面吸引著那些惡意,好讓暗處的黑手自曝弱項。

而他也成功了。

楊宗勳一直以為自己掌握得很好,直到他看見姜率滿手鮮血站在他面前。


三天前,李滿浩在移送的過程中逃逸,接著楊宗勳收到了一封來自未知號碼的訊息。

「一個人來我家,如果你還想逮住高亨秀的話。」

他馬上猜到訊息來自何人。

李滿浩倒是聰明,躲在一個眾人皆以為他不敢出現的地方。

理智告訴他不該隻身去見那個差點殺死自己的男人,可關於高亨秀的誘惑實在太大。眼看羈押即將期滿卻始終找不到有力的證據,如今,他需要李滿浩的證詞。

他只得相信。

「抱歉啊,要是你活著,我兒子就得死。」李滿浩笑著開口,嘴裡的銀牙閃爍。

他承認自己還是大意了。

剛剛推開虛掩的門板,就被拿著利刃的李滿浩抵在牆上,敞露的頸間立即被劃出一道細微血痕。

「是高亨秀幫你逃走的吧。」楊宗勳神色如常,畢竟也是設想過的情況,只不過更糟糕了些。

「哈,還是這副不在乎生死的模樣。現在也沒必要弄成自殺了,你是喜歡一刀斃命,還是失血慢慢等死?」李滿浩挑釁的目光掃過他的脖頸與胸膛。

「或者我想試著反抗呢?」楊宗勳自是不會坐以待斃。

語音未落,他猛地向前一撲,頸間的血痕擦著刀刃拉出一道更深的傷口,血液瞬時染遍了左半身軀。

若不是他動作的同時微微偏過頭,只怕頸動脈已被割破。

李滿浩沒料到他會自己迎向刀口,一時沒穩住身形,兩人雙雙翻倒在地。


姜率是第一次在家裡附近遇上楊宗勳,於是本來打算回校的她,好奇地追上他略顯急躁的步伐。跟著他回到門前小巷、走上隔壁大樓,看著他停在李滿浩的房間門口。

--教授怎麼會到這裡?

她正遲疑著是否要跟上便聽到幾聲碰撞聲響,匆忙跑過去從門口探頭,只見地上的兩人扭打著,其中一人試圖將手中利刃送進另一人已被染紅的胸膛。

當她認出頸部還淌著血的那人就是楊宗勳的瞬間,姜率再無法思考。

李滿浩俯臥在殷紅血泊之中,一動不動,後心的位置插著一塊閃著刺目鋒芒的玻璃碎片。

她是闖了禍吧,看見教授總是波瀾不驚的神情換上驚慌,她想自己肯定闖了大禍。

激升的腎上腺素抑制了她的恐懼與疼痛,也迫使她的思緒無比清晰。不過數秒時間,可能的後果已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甚至記起了曾經讀過的相似判例。

她的心中閃過許多念頭,唯獨沒有後悔。

沒關係,她救了他啊,這樣就好。


推開李滿浩癱軟無力的身體,楊宗勳狼狽地站起,望向姜率的眼中盡是不可置信。也許是因為持續性的失血,也許是因為實在太過震驚,全身泛起從未有過的無力。

以身犯險之時他推演過無數可能與應對,唯獨漏算了一點——如今有一個人,比他更在乎自己的性命。

「教授,你的傷……」姜率輕聲喊著他,視線停留在他的頸間,臉上比起慌亂更多的是擔憂,整個人出乎意料的冷靜。

楊宗勳心裡一痛,上前拉過她剛才抓著玻璃碎片的手,然後將她小小的臉按進胸膛,按在他的心上。

低頭望著她手心幾道怵目傷痕,血不停滴落。楊宗勳這才發現原來有些代價是他無法承受之重。他怎麼能夠讓姜率經歷這種事情,怎麼能夠。

他逼著自己打起精神,眼下不是後悔的時候。

正當防衛?過失致死?故意殺人?——不,不需要考慮這些。

「十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我來到李滿浩家中與他見面,兩人發生嚴重口角,而我失手殺了李滿浩。」

「不是的!」姜率意識到他的打算,激動地從他的懷裡抬起頭,冷靜的表象頓時崩塌。

而楊宗勳只是略一使力將她再次壓進懷中,繼續低聲說道。

「妳正要從家中返校時,聽見李滿浩的房間傳來爭執聲便上樓查看,正好目擊我動手的過程,甚至在拉開我的時候也受了傷。」

「不!動手的是我啊!我會去自首!」不,妳沒有錯,錯的是我。

「妳聽好了,就算不是妳,我也很可能親手殺了他。」

「與李滿浩見面的人是我,曾與他有過節的也是我。」

「在沒有其他目擊證人的情況下,妳認為警方更願意相信誰是兇手?」

「若是我們兩人都陷入調查,那麼高亨秀怎麼辦?」

姜率無話可說,始終忍著的眼淚終於落進他的胸口。

「最後聽我一次,好嗎?小率。」原來對著她喊出小率是這樣的感覺,如此心碎。

「……好。」

聽見姜率顫抖的答案,他知道她已想明白事情必然的走向,也知道要她接受這種結果多麼殘忍。然而這已是最好的辦法,這個代價必須由他來扛。

從懷裡輕輕將她拉開,抬手抹去她臉上不斷的淚水,可又怎麼抹得盡呢?

--率,對不起。

最後一次徒勞地拂過她臉頰,他還是收起了手。

楊宗勳回到李滿浩的屍體旁,屈膝跪倒。沒有一絲猶豫的伸出右手握緊那塊玻璃碎片,感受著掌心湧出的熱流,那裡面混著她與他的血。

想著姜率為他做了什麼,他只覺得心臟比任何一處傷口更痛。

深吸一口氣,他使勁拔起碎片;然後再一次,狠狠刺入。


後來,姜率自李滿浩逃逸事件中,找到高亨秀介入的確切證據;楊宗勳獲判三年有期徒刑,坦然入獄。

後來,姜率訂製了一幅1095片的拼圖,上面是兩頭象相互凝望;楊宗勳刑滿那日,看見她帶著那幅終於完整的畫,接他回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Law School同人】驕傲

【Law School同人】決賽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