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五

傻逼公知

死志

你读过少年的遗书吗?那是满怀悲痛的文字。

什么样的人会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写下如此决绝、愤怒、凄厉、却又充满天真和理想的文字。

再悲痛的文学都比不上那一纸的绝望。

什么样的社会,不得不让年轻人用如此激进和疯狂的方式去面对自己的未来?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拍着十几岁少年的肩膀,哭着说:对不起,我们没能守护你们的未来。

白发苍苍的老人们戴着防毒面具、提着拐杖一瘸一拐冲向前线,他们声泪俱下对年轻人说:对不起,这本来应该是我们的责任。

少年还有别的选择吗?少年还有别的下场吗?是什么让他走上了这条路?

真的有外国势力在他耳边耳语“起义吧”?没有。

他们真的被大资本家玩到一穷二白了吗? 没有。

他们真的不想好好读书,有一个满是光明的未来吗?他们真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吗?

不,都不是。他们是高材生、白领和一个一个的普通人。

从五年前和平请愿,到如今出离的愤怒,一切都有一个过程。

是他手足膝盖被打碎时凄惨的呼救,是他兄弟在他眼前被子弹打入胸膛后昏迷重伤,被武器打凹了的颅骨,被当成死物在地上快速拖行,被有可能致癌绝育的毒气一次又一次的狂灌(注1),被打瞎了眼睛,被绑起来打到头破血流。还有无数扑朔迷离充满疑点的悬案无人去查,那些浮尸、坠楼、性侵、轮奸、虐待、“自杀”、“失踪”……真相也许永远不会水落石出,因为裁判可能永远都不会判自己犯规。

你以为他们不怕?

怕,他们没有一个不在哭泣。像孩子一样,孤立无援时会哭着求救,被摁在地上时会哭着喊出名字,被采访时会哽咽失声,每一次被拒绝之后都会相拥而泣不知何去何从。

但他们不是孩子,他们有担当。

只要能让同学、朋友、亲戚不用蒙受被伤害、虐待、轮奸和死亡的恐惧,再害怕、再想哭,他们也会戴上面具、揣着遗书出门。

每天成百上千人揣着遗书出门,这种恐惧,安逸生活在舒适圈里的你可曾体会过?

“我一直想做你们眼中‘有用的人’,不管是读书或者工作,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做个有良知的人,而不是自私的懦夫。”

“我其实很怕死去,从此不能再看到你。我担心你会为我而哭,会崩溃,但我不可能不走上街头。”

“爸爸,你每次都反对我去示威,你说身为父母,不希望孩子受伤⋯⋯爸爸,我不孝,还不能尽孝就离开你,无法陪伴你。我走了以后,请一定照顾你自己,准时吃饭。”

“我出来不是为了冲撞警方或破坏,我出来时为了抗议政府的错误,人民不该畏惧政府,政府才该畏惧人民。”

“说我不怕是假的,但我们不能放弃。我已经24岁了,比起街上十七八岁的示威者,我已经是成人。”

“即使你们不了解我走上街头的原因,也希望你们能体谅我的倔强,为我的勇敢骄傲,谢谢。”

“我不后悔。”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慷慨赴义”这个词说说真的很简单,但是得有多慷慨的人才愿意付出生命?死都死了,他们想要保护的还是自己吗?

如果可以不暴力,谁会要暴力?如果可以不死,谁会想要死?

我们曾仰慕过那些赌上生命保护平民的人,却沦落到为整齐划一而喝彩。

我们曾尊敬那些使我们免于恐惧的背影,现在却唾骂着浴血奋战的死士。

也许你已经圆滑老道,也许你沉稳世俗,也许你已不再少年。但是还请不要践踏、嘲笑、 那些以正义之心一腔热血的年轻人。因为他们还有梦,而你没了。

因为在这些少年想要保护的背后,是两百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民。

你读过少年的遗书吗?



注1: Medical Inspire https://bit.ly/32Z9Er5

不懂

良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