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五

傻逼公知

圣母

(本文写于豆瓣,《一起拯救澳洲大火,你能做的事情》一文被管理员以违反《慈善法》为由删掉之后。)

自爆身份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人拿这个做文章攻击我,因为在很多人眼里国籍高于种族血脉,国家大于地球,果不其然被骂了很多。我依然决定说,不止因为自己行端坐正从不回避自己是中国人的种族身份,更因为这次我想以一个澳洲公民的身份向所有关心澳洲的国际友人表达感谢。澳洲是国籍,我生时没得选择。中国是血脉,我生时也没得选择。对我而言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首先我是一个地球人。如果不自爆身份,恐怕又有很多人问“你一个中国人凭什么替澳洲人谢我们?你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帮发达国家的人拉钱?”

把别人国籍看得如此重大,超乎生死善恶,以至于什么破事都要讲究一个“资格”,连慈善都是。以这些人的逻辑来看,中国人没有“资格”去捐助澳洲,那反过来其他国家有没有“资格”捐助中国呢?澳洲人没有“资格”点评中国的时政,那反过来这些中国人对澳洲总理的行为和澳洲成立反间谍情报部门的指指点点可曾少过?有时候以国家为单位,有时候以人类为单位,这会不会有点双标?

我一直坚持在豆瓣上写东西是因为我相信很多跟风骂我的人还有改变的可能,能至少变得更愿意亲自查证真相,变得更有逻辑,或至少先学会换位思考。

假设今天是一个中国人在澳洲社交网站上发中国天灾的可靠捐助通道,不煽情不劝捐,你会怎么说?你再猜猜澳洲网民会怎么做?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结果上百条澳洲人的留言让他滚回中国去募捐,怀疑他诈骗,骂其他捐钱的人傻逼、圣母,指责天灾这么严重该怪中国自己的政府不作为,然后疯狂举报到删帖,删完了继续挂id骂人,用字肮脏龌龊。如果真的在澳洲的网上发生了这种事,我直播吃翔,留贴为证。


所以,捐款信息的帖子我发的问心无愧。一直关注我的朋友应该知道,过去两个多月我从未发过澳洲大火的信息。不是我不关心,只是觉得豆友们可能不会太关心。直到发现很多人还挺关心这事的,对澳洲表达了关切和祝福,我才觉得与其天天看各种危言耸听的文章刷屏,不如发些实际的。让想帮忙却无从下手的朋友们可以做点什么,也希望能借此机会向这些人表达谢意。他们远在天边,面对着各种各样的生活烦恼,但他们所关心、着急、想要保护的是另一群人的家园、生态环境,是一群野生动物的生死,是整个地球的未来。在我眼里,人性没有比这更光辉的样貌。

文章里我自问没有卖惨,不煽情,不诈骗,不号召,不劝捐,更没有道德绑架任何人。每条捐款通道和款项用途都亲自查证、翻译,提供信息,并向读者表示感谢,仅此而已。也明确声明没兴趣的人关掉文章就好。

大家的金钱都有限,应该留着做自己觉得更有意义的事情,你可以救考拉,可以捐贫困山区,可以资助志愿者,可以抚恤牺牲的战士,更可以把钱花在自己身上,等将来有能力时再去帮助他人。

但请千万不要用自己觉得更有意义的事情去绑架别人。我们的钱是我们自己的,想怎么花是我们的个人选择。我们的价值观是我们自己的,想怎么去看待这个世界也是我们的个人选择。别人在聊十万火急救死扶伤的事情,你没必要挤进去插一句“另一边死伤时你哪去了?” 因为你也不知道别人当时捐了多少。

汶川的时候,被联合国列为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萨摩亚都向中国捐款,更不用说老挝、越南、朝鲜这些经济不如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常被黑的各大西方势力一个都没有缺席。东京地震时包括中国在内许多发展中国家都第一时间捐款,日本甚至明确求助老冤家,韩国,前来救援,而韩国的第一反应也是当仁不让。东南亚海啸,世界上不管有仇没仇、有钱没钱的众多国家都纷纷伸出了援手。无数捐款由民众自发,无数救援由民间志愿者组织。这不是政治游戏,这是人性。

当灾难发生的时候,人类比你想象的更团结,是因为人类比你想象的更脆弱,也更美好。我们每个人都是需要帮助的,不管谁发达、谁基建好,谁和谐、谁社会制度完善。在天灾面前我们都只是“人”,脆弱的、需要帮助的“人”。当本国人救不过来,只能向外求助。那些伸出援手的“外人”,也知道在自己面临灾难时,今天被救的人同样会救助他们。如果不信,查查近代地球上发生过的大型天灾,受灾国所收到的捐款都来自不分敌友、不分立场、不谈政治、不分贫富的多个国家。

我们作为人类,如果都不能携手并进,在关键时刻互相给予帮助,那我们这个物种早就灭亡了。在“人”的基础上给予救援,而不是以“国家”为单位谈利益恩仇。这是人性,是所谓的“人道主义救援”。这是作为一个高智物种,最根本、最应有的天性。反之,则是所谓的“泯灭人性”。

然而在某些地区,仅仅是保有这样人性,也会被骂是“圣母”。

“圣母”啊!这样美好、高尚、光明的一个词居然成为了贬义词!

这世界还不够荒唐吗?也许真的是我疯了。


注:最后,再次、再次,谢谢、谢谢,所有豆瓣上的圣母们。是你们让我再次相信了人性,也相信自己还没有疯。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