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五

傻逼公知

信息

谣言满天飞的时代,小道消息不敢信,但官方消息你敢全信吗?

恐慌来源于信息匮乏,信息匮乏来自对信息不信任,而这不信任又是怎么来的呢?

一旦所以媒体都失去了“权威”标签,那在危机时刻就必然出现混乱、猜忌、甚至导致死亡。

这就是为何在很多国家“第四权”的存在如此重要,它是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之外的第四种制衡力量,是非官方最重要的社会力量。

多权分立的制度是为了相互监管,以免任意一权出现腐败失控的情况。如果有人一点一滴侵蚀着多权制度,试图自己监管自己、建立集权式政府,那就是在破坏法治、破坏文明、破坏和谐。

因为我们都知道,不受监管的特权必然走向腐败,这是绝对真理。

 

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从2002年第18名跌至2019年的73名(注1),原因不言而喻。但他们依然保有独立的媒体运作,保证了疫情第一时间公布。

信息公开,看起来是个小小的权利,但影响力超乎想象。所有部门的一举一动都在第四权的监控之下,但凡行差踏错都是公然违法或违反道德准则,事后会被问责。

所以,这个半民主不民主的发达地区,在武汉肺炎发生的第一时间就采取了一系列高效措施,让人民警戒而不恐慌,疫情控制稳定(暂时),谣言相比内地也少之又少。

食卫局、医管局都第一时间行动起来,早在去年12月31日就开始严阵以待,加强所有健康监察、留意有关个案。紧接着在高铁站、机场设立体温检查设施,监察所有入境旅客,全面消毒清洁。对所有疫情相关信息即时进行统计、通报、公开。

所有知情的民众也各自小心,买口罩、少出门、勤洗手,避免协助病毒进一步传播。

面对未知的新型病毒,不知道潜伏期,不知道死亡率,不知道传播方式,不知道解药。香港深刻吸取了SARS的惨痛教训,以最高要求戒备,人民配合,医疗系统高效,违者法律严惩不贷。

这一切的一切,都有一个重要的根基,就是媒体透明,第四权独立。

若没有第四权,政府没必要第一时间行动,可以先压下来,试试优先保住自己的政治生涯。

若没有第四权,医疗、食品、执法部门都可以互相推卸责任,事后追究不清。

若没有第四权,官方可以瞒报数字,呈现一幅可防可控的和谐盛世,自欺欺人。

美其名曰“防止恐慌”,其实只是在缺乏媒体自由的环境,讲一个不漂亮的谎言罢了。

提前预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瘟疫面前分秒必争,不可能防民之口甚于防疫啊。

每一个控制舆论的,每一个删帖的,每一个在查证前就攻击别人“造谣”、“八千”的。你们要知道,接下来每一个因你们的行为而掉以轻心、延误就医、扩散传播导致死亡的人,血都沾在你们手上。希望老来你们都记得自己年轻时曾做过什么无知害命的事,跟孙子聊天时也是不错的谈资。

 

要想避免谣言传播,不该通过斩断所有信息来实现,而是通过建立一个权威、可靠、强大的媒体环境,相互监管,相互查证。

人民是可以知情而不恐慌的,只要提供的权威信息足够全面、专业,并且实时通报政府的措施。这在世界各地早已无数次被证实。

反之,人民不知情则必然恐慌。

在一个媒体工作者连自己的人身安全都保不住的地方,谈何“提供准确信息”?

在一个医护人员全部被封口,禁止传达真实情况的地方,谈何“信任”?

在一个新闻内容前后矛盾、自己打自己脸的地方,谈何“权威”?

在一个犯过的错还会一错再错的地方,谈何“专业”?

谣言越多,说明官方可信度越低。人民大部分时候要的不是表面的和平,而是真相。

和谐能当饭吃,但不能救命,甚至死得不明不白。

有人问啊,我们不相信政府还能相信谁?

我想反问的是,这世界上如果只能相信一个信息源的话,这世界该有多可怕啊。

 

过去八个月,香港人的恐慌来自于第四权和其他公民权利被不断侵蚀,因为他们知道失去说话的权利意味着什么。在这之后进而还会失去什么?他们怕失去不起了。因为民主虽然不能当饭吃,但有时候可以救命。

所以,你到今天还不知道香港人争取的是什么吗?

他们争取的是让中国人免于恐惧的希望。

 

注1:rsf.org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