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狗

折腾

一个村庄的奇幻旅行:比“大象旅行团”更揪心的“血铅玩具旅行团”

發布於
为99个玩具买99张火车票,替代血铅村全村人坐火车, 行程近2000公里,只为寻找梦中新家园!


最近,朋友圈、电视台和报纸都在跟踪报道

云南的“大象旅行团”

从去年3月,大象们组团离开了西双版纳,一路往北

这一年多,它们途径多个城市乡村

进民房,吃面条,喝烤酒,在水塘泡澡,在街上闲逛,在高速公路散步……



 专家们分析大象迁徙的原因

最大的可能,是它们的栖息地食物不足

为了生存,不得不背井离乡,寻找新家园





而在河南某地的两个村子的近千村民

(在媒体报道之前,还不能暴露具体地址,

担心被当地有关部门立马和谐)

多年来他们的孩子变成血铅儿童

走投无路,想举家搬迁

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哪有那么容易

他们计划让99个玩具

每一个玩具买一张火车票

替代他们坐火车,寻找梦中新家园




离冶炼厂几百米远的血铅村

渴望举家搬迁


在中国,几乎每一起血铅超标事件背后都有一个污染的工厂。

中原河南某地的某冶炼厂(在媒体报道之前,还不能暴露具体地址,担心被当地有关部门立马和谐),离最近的村庄不过几百米远。多年来,村民们深受污染毒害,冶炼厂最终让部分村子搬迁到新居,但仍有两个村子数千村民被迫滞留原地,包括很多小孩,日夜受污染之害。他们普遍存在失眠、多梦、下肢酸痛、记忆力下降这些因铅中毒等重金属超标的症状。


冶炼厂离村庄不过几百米远



当地儿童的血铅超标准值2.5倍

谁来保护最珍贵的资源——我们的儿童?


当地小孩的血铅检测报告,超标准值2.5倍



联合国的报告说,铅是强效神经毒素。如果被渗入土壤和水中或是在空气中传播,儿童则首当其冲受其危害。世卫组织证实,幼儿特别容易受到铅毒影响。他们可能遭受严重和永久性伤害,特别是大脑和神经系统的发育。

有医生表示:“铅中毒最先发现的人群往往是儿童,是因为铅尘飘浮在距离地面约1米左右的高度,而这个高度恰好是儿童的身高和呼吸高度。”

国内最新研究成果表示,儿童体内血铅超过100微克/升,智能指数就会下降10~20分。国际消除儿童铅中毒联盟的专家告诫说,中国如果不注意铅中毒的防治,20年后中国人平均智力将比美国人低5%。

美国也曾经历过一段儿童铅中毒的高发期,但政府和卫生部门积极行动,大力宣传,甚至还发起过“全美预防铅中毒”运动周,喊出的口号是“保护最珍贵的资源——我们的儿童”。




“大象旅行团”

拖家带口北上寻找新家园

“血铅儿童玩具团”

坐火车南下也是寻找新家园


示意图


示意图




为何99个血铅玩具坐火车开启千里寻梦之旅?

因为家园被毒气笼罩多年,血铅毒害儿童却投诉无门!


我们计划征集污染源所在村庄的孩子们的玩具99个,代表这些多年被污染被伤害的村民,他们想搬迁毒地却又无能为力,至今生活在离冶炼厂仅数百米之近的村子里。这99个玩具代表着被毒害的孩子们,也代表着走投无路的大人们,这99个玩具将坐上火车,我们为每个玩具买一个硬座票(以当地99位被毒害村民的身份证号码购买,每张硬座票250元左右),从河南到昆明,长途旅行,只为寻找远方没有污染的家园。


99只忧伤又笨拙的玩具,代表着它们忧伤的主人。它们想逃离重度污染的故乡,去寻找梦中的家园。从河南到中国最宜居的云之南方,34小时的火车硬座,将近2000公里的行程。


不是所有的童年都美好,不是所有的童话都有美好结局,但通过这一趟血铅儿童玩具千里之旅,我们期望能推动相关部门正视问题、解决问题!推动当地有关部门能助力满足血铅儿童家庭的愿望:举家搬迁,逃离污染源! 


筹款时间:6月6日-6月12日

执行时间(暂定):9月15日-9月25日




当故乡被毒铅入侵,

饱受伤害的村民何以为家?

我们迫切需要你的帮助!


示意图




★★ 筹款:招募99位寻梦守护人

每位寻梦守护人支援600元——99只血铅儿童玩具不远千里南下,我们想寻找99位寻梦守护人,守护它们顺利抵达云之南方。这些费用用于整个寻梦旅途的执行费用(99个血铅儿童玩具的火车票,以及执行团队往返交通食宿等)。

我们希望在一周之内筹集所有费用(6月6日-6月12日),如果无法筹集成功,我们将非常遗憾,只能中止项目,返回各位的捐款!


如果你有意向助力圆梦,请联系我们:

邮箱联系:nutbrother@gmail.com

微博私信:@坚果兄弟NutBrother

微信:nutbrother2

(我们将实时公示所有捐款)



★★ 招募8位火车随行志愿者,一起行动!

志愿者8人+我们2人,共10人,一路照顾玩具,每人照看10个玩具。在火车上,以及到了昆明,带领玩具们坐公交车的时候。每人负责全程给10个玩具买坐票,照看不要走失、丢失等等。去时,全程火车硬座,34小时,与“玩具旅行团”一起同行。

如果你有意参与(包食宿交通),请联系我们:

邮箱联系:nutbrother@gmail.com

微博私信:@坚果兄弟NutBrother

微信:nutbrother2



★★ 另外,我们也欢迎公益/艺术机构、基金、品牌或个人大额赞助,一起联合主办。

请联系我们

邮箱联系:nutbrother@gmail.com

微博私信:@坚果兄弟NutBrother

微信:nutbrother2






我们之前做过的项目 ➘➘➘


2015年,针对空气污染,我们制作“雾霾砖”


2015年年初,柴静关于雾霾调查的纪录片《穹顶之下》播放破亿,后遭封杀。年中,我们前往北京,花了100天时间,从炎夏到寒冬,在北京街头,每天推着200多斤的工业吸尘器,收集空气中的尘埃,最后把100天收集的尘埃混入陶土,做成了一块“雾霾砖”,正值北京每年雾霾最严重的时候,这块砖承载了大家普遍不满的情绪,被广为传播并激起了广泛讨论,有网友评论说:“这块砖头直接拍在了环保部长的脑门上”。







2016年,针对光污染,我们发起“人造星空”


越来越严重的光污染,导致全世界超过60%的人看不到银河。人造星空是一个沉浸式的行为装置。在700平米的纯黑展厅里(挑高7米),正式参观每次仅限情侣两人(同性恋、异性恋、夫妻等),每次6-10分钟。当情侣两人进入漆黑的庞大空间后,通过喊出成百上千的词语(通过语音识别技术),直接控制头顶3000多颗星星灯的亮起或熄灭(脚下是700平的黑镜,可以映射头顶不断变化的星星),比如当情侣说出“自由”、“平等”等正向的词语……,则星星应声而亮,当说出“杀戮”、“奴役”等负向的词语(包含部分敏感词)……,则星星应声而灭;通过持续的呼喊,观众与世界不断对话,营造不断变化的奇妙星空,体验纯粹安静、孤独、惊喜、深思、浪漫、重生等一系列情绪的波动,重温人与自然的亲密。






2018年,针对水污染,我们发起“农夫山泉超市”


我们用10,000瓶农夫山泉与小壕兔乡的村民置换,再用农夫山泉的空瓶子灌上当地受污染的水,运到北京和西安分别做了个展览“农夫山泉超市”。通过后续的系列项目“首届小壕兔环保英雄评选”、“为煤矿董事长众筹机票,千里飞上海学垃圾分类”、“为大海再加点盐”等,联合NGO、媒体、热心人士与当地村民一起行动,后来环境部介入,我们一起推动当地政府花一个多亿为小壕兔全乡打深水井以及污染治理等,全乡村民的饮水安全得到基本保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