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劇社

只推好看的劇,一起來看劇吧!

[綠豆花]:也學牡丹開

很少看一部劇看到最後像現在這樣對編劇主創心存感謝。


當白老爺在酒桌上雲淡風輕地說著,國家其實已經亡了,亡國又不會昭告天下。國家就是人,當你們這樣的人都站到日本人那邊去的時候已經沒有國家了。白利賢紅了眼眶淚光隱現。我心想他要能死在他哥手上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後來義兵企圖拿槍崩他時他面目冷峻,不閃不避,讓人更加堅定了這種想法。感謝編劇最後安排他自盡謝罪,感謝讓他以白利賢而不是妖怪的身份終此一生,感謝至親都在場送他一程。


當黃進士的屍身被抬回古阜自宅,妹妹明心鞋也未著地衝出來含淚道哥哥你這一生想要做的事都已經做到了,之後的每一集我都提心吊膽地怕這位失去依靠的兩班小姐會自我了斷,感謝編劇讓她在宋子仁的支持下找到了自己能做的事和生存的意義。


還要感謝最終的劇名沒有選義兵慘烈葬身血染而成的決戰之地牛禁坡,而選擇了充滿詩意與希望的綠豆花。雖然渺小不足道,卻成片漫開遍野,在白日不到之處以頑強的生命力不息抗爭,自有撼動人心的力量。


感謝編劇沒有選擇全琫準明成皇后大院君井上薰等歷史人物來演繹主要劇情,而是虛構了白家的兩兄弟和包袱商巾幗被家國命運的洪流裹挾著,在不斷抉擇中成就的故事。普通人在史冊上也許無跡可循,可他們的喜怒哀樂、掙扎反抗、懺悔救贖,儘管灰飛煙滅卻是切實曾存在於此。歷史的發展也並不全由上層你來我往的政治鬥爭和權力角逐所推動,地緣、自然、經濟、人口、制度等等因由盤根錯節,生在這個歷史時代的人沒有人是真正的旁觀者。


感謝編劇沒有把陣營分為非黑即白的好人壞人,而以真實歷史框架下的虛構故事展現出時代的精神與內核,足以激勵或警醒後來人。


兩位男主的父親白老爺身為中人,做著全羅道古阜郡吏房,卻有著與其身份毫不相襯的妄想——我作為小吏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可我要作為宰相的父親離開。他苦心鑽營,放刁使壞,巴結有權勢的使道貴族,欺壓無倚靠的布衣小民。白老爺對自己的夙願有著清晰的路線規劃,嫡出的中人次子自幼聰穎過人,因此備受呵護,接受貴族教育留學日本,品貌風度與貴族子弟全然無異,只待科舉金榜題名便能名正言順地位列兩班。庶出的賤民長子則被培養成連姓名都不配擁有的一方惡霸,未來讓他接班白家的吏房事業已是天大的恩典。白老爺利己自私無血無淚,卻忍辱負重能屈能伸;自以為洞悉了這世上的生存之道,卻對世道的好壞對錯一概不論;抱著想要跨越階級壁壘的野心,卻又無條件地接受了階級的界定,並希望這條通天的捷徑上只容得下自己的家門。他將自己的人生經驗奉為圭臬地教導兩個兒子,發現規則的漏洞破綻必須心狠手辣,守著做人的尊嚴也毫無益處,氣節既不能當飯吃也不能擋槍子。東學黨大捷時他厚著臉皮說自己一早信了東學,日本人來了又扯出太陽旗高呼萬歲,做的一株優秀的牆頭草才有肉啖。他骯髒,醜陋,現實得可怕,卻也真實得可怕。


白老爺是真小人,黃進士即是偽君子,我前半段恨他恨得簡直牙癢癢。為了自己的體面,暗中使出手段把自己的學生送上戰場借刀殺人。表面上以儒家忠孝禮儀仁佔據著道義的製高點,背地裡卻黃口白牙地背信棄義。他剛愎自用,抱殘守缺,兩眼不見門外時局世道的變化,一心守著士大夫的尊嚴,認定國家只能是兩班貴族的國家。然而看到最後我的氣憤也變成了傷感,白老爺固然是沒有信念的人,黃進士的信念卻是沒能跟上時代的信念,連堅守本身也都成了可悲的執念。黃小姐被勒婚這節可謂神來之筆,將漸漸步入正軌的白利賢逼得暴走,也讓不食人間煙火的黃進士最終見識了他誓守的禮法規矩是如何嚴酷不公,殺人不見血。黃進士醒悟之後的意志是做一個真正的兩班,在黃泉路上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贖罪,戰死牛禁坡是成就他的大義了卻他心願的最好結局。


女主的父親是全羅道包袱商人的首領,人生目標是管理好自己的包袱商人組織,積累財富成為巨賈。宋老在每一次勢力的矛盾交鋒當中都選擇了支持看起來強悍的一方,所以他一次也沒有站在農民起義首領全琫準這邊。宋老信仰的是強權,國家興亡不值一提,愛女和崔行首的安危遠比萬民性命家國存亡重要得多。


老一輩的人守著世界既有法則奔走營生的時候,年輕人在思考,世界為什麼是這樣,世界應該是怎樣、可以是怎樣,各自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白老爺的大兒子白利康成了全琫準的親兵隊長,先戰官兵再戰日寇。小兒子白利賢殺人逃亡做了日本在朝鮮的天佑俠首領,繼而回鄉官任使道。宋老的女兒宋子仁不惜巨資為東學黨提供糧草軍備,卻因父親與日本人通風報信,眼睜睜看著萬名同胞血肉之軀被日寇屠戮。


對白利賢我真是心痛。他剪髮改裝作為日本浪人首領來到全州旅閣,面對宋子仁的震驚一臉無所謂的笑容,我當時硬忍住才沒有跟女主一起流下淚來。開篇善良聰慧有抱負的矜驕公子,是怎樣走到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究竟是哪裡出了錯。是父親的野心害了他嗎,送他去日本學習才有了百發百中的槍法,妄想娶兩班閨秀脅迫了黃進士才有了與黃小姐的婚事。是黃進士的私心害了他嗎,為了破壞婚約燒了他的儒生名冊將他送上戰場,回來之後又扯破臉強行退婚。是因為東匪與官軍的戰爭嗎,你不死我就活不了的人間煉獄。或者怪勒婚黃小姐的義兵混子?拿他隱瞞的罪行要挾他,將他逼得舉槍大開殺戒。還是乾脆怪萬惡的日本人,再歸罪於階級鴻溝不能逾越的社會制度。思考這些似是而非的因由的過程中,我忽然震驚地意識到白利賢其實與白老爺極其相似。他嘴上不屑於白老爺的處事哲學,行動上卻很誠實地實踐著白老爺的教導。他某種程度上來說甚至更糟,他是有責任感、有良心、懂是非、重感情版本的白老爺。每一次的生關死劫,看似沒有選擇地方其實都有退路,可他偏偏一次都沒有慫。每一次的抉擇,被逼也好無奈也罷,他都選擇了犧牲掉不利自己的對立面,他在壓力下是絕對利己的人。被黃進士陷害了,反過來拉他上一回戰場;為了在軍營有一席之地,殺掉一堆東匪無所謂;只要能去漢陽,全琫準的性命不值一提;為同伴復仇的人居然是為了錢,不可以屈服於這種人;不能做逃犯就此沉淪,要投靠日本人成就事業。在他眼裡,事情沒有是非對錯,只有利害關係。他以為牛禁坡萬人鮮血能換來朝鮮開化的明天,夢想中有自己一席之地的明天,那萬人屍身卻真的變成了他父親口中要一直踩上去才能向上走的階梯。


他的抱負確實廣大,是人生理想是奮鬥目標,我幾乎像白老爺一樣期待著他的成功,可是誰來決定誰是可以被這所謂的大義而犧牲掉的人呢。就像白老爺,憑什麼決定大兒子就得連名字都不配有地隱身背後,憑什麼要求大兒子自我了斷只為別給自己弟弟添堵。只因為對方沒有力量嗎。通過欺凌弱小湮沒人命得來上位,真的是夢寐以求的新世界該有的模樣嗎。都承旨為了不暴露主上請全琫準勤王抗日的旨意,在白利賢的逼供下自己搶刀抹了脖子。白利賢說自己弄不懂為什麼都承旨會這麼做,因為他從來沒有為誰犧牲過,他始終認為只有自己的正義至關重要。


可正義有時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無辜之人所受的牽連。


白利賢的信念,是出仕為官、安民強國的抱負。在執綱所的短暫時光,大概是他最心滿意足的日子。在百廢待興的忙亂和各方質疑中,親手寫下執綱所的門牌,不顧非議任命身為奴婢的流月做執事。在兩班們的反抗下,讓流月親手燒了自己的奴婢文書,大聲質問著,你見過會流淚的財產嗎。那是他整部劇最理直氣壯、毫無糾結,最光輝偉岸的時刻。多想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


他的人生真正可悲的地方在於他若生為貴族,施展滿腔抱負只是水到渠成。可生為小吏的兒子,這抱負便成了一生求而不得的鏡花水月。即使施展手段強求到手,化身鬼怪的他業已自認配不上自己的初心大志。


比起白利賢的人設和層次,哥哥白利康的相對來說簡單很多,經過古阜動亂的夜晚找回了真正的自我。他善良正直、機敏果敢、有情有義,是個基本上完全正面的角色,也能沒有偏差地預測他的行為路線,所以若沒有與宋子仁的感情線不免會有些單調。不過他這條線是正經的主線,也見證了全琫準與東學黨在歷史當中的起承轉合,高潮與結局。


全篇的女性人物都刻畫得極好,沒有菟絲子也沒有解語花,簡直讓人淚流滿面。宋子仁不必說,聰慧剛毅,大方乾練,不卑不亢,永遠是筆直的腰板,凜然的氣質。撒嬌耍賴時又十分嬌蠻可愛。分配給她的劇情發展就算把主人公性別換為男性也並不違和,這個角色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女人。善良隱忍、堅強寬容的流月,作為家裡的奴婢年幼時被白老爺強行收房,不被當人看待受盡了委屈,卻告訴自己兒子不能做沒有名字的那傢伙,要堂堂正正做個人。自己什麼難聽話都能忍受,卻會在人詆毀兒子的時候勇敢地爭辯。儘管難過不捨還是理解支持兒子的事業,在白家艱難的時候寬恕了白家不曾善待他的人。還有明心小姐,她對愛情的堅守和最後的決絕,許多舉動在那個時代都需要非凡的勇氣,我怕她自裁實在是我看低了她。


縱觀全劇,我最感慨的還是劇中人面對命運的態度。即使是我認知最複雜的白老爺,面對命運的大開大闔也沒有過絲毫的退縮。每個人都按著自己的信念與理想,奮不顧身地或蠅營狗苟或揭竿勇進。即使是讓人痛心疾首的白利賢,最後拿起手槍說這是我能做的最後一件事,也是自己主動的選擇。每個人在命運的關口,都在認真地思考抉擇,沒有人自暴自棄隨波逐流。不論活成什麼樣,不論人生在歷史的洪流中多麼微渺,他們都曾經拼盡全力地活過,足以慰藉人心。


感謝編劇給了每個人恰如其分甚至是求仁得仁的結局。


劇中白老爺勸做上使道的小兒子說,過去做的事不必在意,記憶無法戰勝歲月。


個人的記憶在時間面前也許不值一提,漫開遍野的的綠豆花卻是萬世如一。


它們是歲月的註解,是歷史的見證,也是不遜於牡丹的美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六龍飛天》: 李芳遠的孤獨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