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劇社

只推好看的劇,一起來看劇吧!

《風之畫員》:唯有心意相通才有最純徹的愛

發布於

如今,各大電視台年末的演技大賞關於最佳CP的評選,越發趨向多樣化、娛樂化。


《成均館緋聞》、《kill me heal me》、《金科長》都曾拿下最佳CP獎。



不對,漏了幾個字,是憑同性CP擠掉其他異性競爭者獲此獎項。


以及越來越多的同性組合進入提名名單,增添了評獎的趣味性。






要說到這一現象的“開山鼻祖”,就不得不提2008年SBS出品的電視劇——《風之畫員》了。


要感謝《風之畫員》的全體創作人員,用心完成了這一極具藝術色彩的電視劇。


要感謝一對好姐妹“大小文”——文彩元、文瑾瑩的精彩演繹,否則“五兩CP”不會有這麼強烈的火花產生。


(名稱出處:文瑾瑩飾演的“閏福”掏出五兩,請文彩元飾演的藝伎“丁香”彈奏一曲,丁香先是拒絕,直到閏福說出名台詞——“這五兩,是我的全部。”)



要感謝韓國網友們的齊心協力。


若不是當年SBS最佳CP的提名名單公佈時,許多韓國網友一看,沒有這兩位,集體不樂意了,爭先恐後地在網上抗議,SBS這才抵抗不住民意,加上了“五兩C​​P ”。


到投票截止日,韓國網友們努力將這一對送上了第一名,最終獲得那一年SBS的最佳CP,也是韓劇史上第一對同性女CP獲獎,創下歷史。


韓國網友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絕不是在鬧著玩兒的。




不用疑惑韓國人到底是保守,還是開放呢?


我覺得是從這裡能看出韓國觀眾對於藝術創作的高度包容,這麼理解就順暢多了。


知道這一切都是發生在電視機裡的,沒有逃避劇中這兩個女人是真心相愛的這一事實,然後,確定這一對是全年自己最心儀的CP,最後,投出那一票即可。


何必考慮那麼多呢?一切都是順其自然的,跟著心走就好了。


那一年,文彩元(SBS最佳新人)、文瑾瑩(SBS史上最年輕的演技大賞)絕對值得這個獎項。




從全劇來看,“五兩CP”可絕對不像《不夜城》裡的“一元CP”,只敢打打“擦邊球”,就夠讓人激動的了。


這一對可是實打實的“開杆撞球”,導演用鏡頭語言告訴觀眾無需疑惑,沒得第二選擇,就這倆人是100%真愛。






第一次見面,隔著一座橋,一個在橋上,一個在橋下,偶然的對視,相視一笑,彼此留意。



“仍然是滿身帶刺啊……”


“花越美,刺也就越多。”


“我還是第一次聽,有人說自己貌美如花呢。”


“為何不能誇讚自己,即是實情又何妨?”


“如果無人來賞,即使花再美,又有何用?”


“花只是自己靜靜地生長,是美是醜,都只不過是閒良之言。”




在這之前,我從未見過如此有文化的“互懟”。


不過是區區第三次見面,兩個人已達到某程度上的默契。


兩個人說著只有雙方聽得懂的話,一來一回間,丁香解開了閏福心中的疑惑——藝術創作最重要的是遵從內心,不要過多在意他人的閒言碎語。


兩人眼神交匯,明了,只剩下酒桌上的其他人滿臉困惑。


因為其他人只在乎丁香的美貌、姿態,哪怕她在用心彈奏,那幫男人依然啥也不管,只盯著人看。而閏福不一樣,她靜靜地欣賞著,融入進音樂里。



“請你,進入到我的畫裡吧。讓我知道你的一切,包括隱蔽於衣物之下的所有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心、氣概、堅忍,還有,埋藏於一切之中的音律。”


果然是搞藝術的,我從未見過能把“衣服脫了給我看下”這句話說得如此清新脫俗之人。


想把最完美的她畫下來,想把最完整的她畫下來。


並不是換個其他人,閏福都能說出這句話的,只因為眼前的人是丁香。


丁香更是二話不說,滅燈寬衣,說得如此隱晦都能秒懂的人,相信眼前之人絕不是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人,還用多說什麼?




“那麼,小女子,已經進入畫工的畫裡了嗎?如果你通過考試,我可以進入畫工的心裡嗎?”突如其來的告白,就像這段感情裡,丁香一直是最勇敢、最堅決的那一個。


“我的心裡?”——可以說,這時候,閏福的猶豫,代表了她突然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身為女性的無奈,對於丁香還蒙在鼓裡的愧疚。因為她害怕丁香知道後,會逃避。


“哪個男人能配得上你呢?哪個男人會不動心呢?”


所以,閏福只能一邊給丁香穿衣,一邊說出這兩句話,再度隱晦地表達自己的感情。





“我一定要去見她,求求你就讓我去吧,老師最後一次了,看一眼就好,不是還有很多時間嗎?”閏福得知丁香已被人買下後,情緒異常激動,懇求老師金宏道放她去見這個女人最後一面。




見到面後,卻又只能默默望著丁香的哭顏。


“你是一份我無法忘卻的情懷,可我卻不能擁你入懷。”


閏福應該是想坦白的,可她卻說不出口。她怕自己承受不住丁香知道真相後的一切,在百般猶豫間,錯過了時機。




割發相送,在古代蘊含的情誼是很重的。丁香將自己的一縷發送給閏福,換得閏福幾日前就買好,卻未曾送出的玉佩。


丁香進入金府後,將玉佩一直佩戴在身上——這是二人感情最直接的象徵。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丁香絕望了。


“不會的,我們一定會重逢的。”而閏福守住了這份約定。



“那個妓女對你來說到底是什麼?”那晚,老師不解地追問。


“第一個,讓我心動的人。”閏福回答地毫不猶豫。


心動需要什麼理由嗎?心動這個感覺有特定的適用場合嗎?


沒有,不論因為什麼,心動了就是動了。這是無法抹去的事實。


這段感情中,最難得的就是兩個人從未逃避過,不論遭遇了什麼,知道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再度重逢那日,是在牢獄之中。伊人相見,淚眼凝噎。


“如果能夠再見,一定不要再哭,我本來是這麼想的。”丁香哭著吐出這句話,真是特別讓人心疼。




“身為女兒身,卻將你放在了心裡,也讓你動了凡心,你能原諒我嗎?”


冷冷的月色中,緩緩地漫步著,閏福說出了真正的告白,天知道她鼓足了多少次勇氣。沒有意外,丁香驚詫了。


這個可憐的女子,置身於酒肉色欲之中多年,好不容易遇上一個欣賞音律的知心伴侶,沒想到竟落得這樣的局面。


“我該怎麼辦?”丁香既是問閏福,更是問自己。


之後,丁香做出了選擇,依然愛著,繼續愛著,她沒有辦法,她做不到不愛。




“討厭我們第一次相見時的那座橋。”丁香躺在病榻上的埋怨,正是對於兩人感情在現實碰撞之後,存留的堅持與不捨。


本就是靈魂相交,精神相融,愛著的是這個靈魂,那麼,這靈魂盛在哪一種容器裡又有多大關係呢?




買下丁香的金兆年也是個心懷藝術之人,他發現閏福是女兒之身,以及閏福和丁香之間的情感後,卻沒有大肆驚異。 (難道搞藝術的人真能心意相通?)只是把丁香叫來,說出下面這番話:


“她的畫中,從來都有你的身影,從生徒時期的作品開始,到目前最好的畫,都有你的身影。因為什麼,因為你是她愛慕的女人。”




“讓我永永遠遠地活在畫工的畫裡吧。”丁香經金兆年這一點撥,徹底撥開了心上的一層迷霧。她對閏福說的這句話又和之前的情節相呼應。


——我會一直愛您,畫工。


就像,不論情境如何,丁香一直都是叫閏福為“畫工”,而不是“少爺”抑或“小姐”,只是畫工,一個懂她、欣賞她的畫工。




“我怨過畫工,不僅因為您是女兒之身,隱藏了女兒之身,還因為您把我放在了心上。我真的很恨您。”


“我也是恨極了自己的女兒之身。直到後來發現了一件事,正因為我是女兒之身,所以才會一步步得走向你。對不起,只想到自己的心情,自作主張的把你放在心上。雖然只能夠這樣和你離別,但你仍是我心中的最美的人。”


“畫工對我來說,也是最美的人。我很感激您讓我明白了,像我這樣的人,也可以成為某個人最珍惜的人。”


最後一次交心之談,雙方都直接了許多,卸下了枷鎖,只因深知在一起的時日無多。




丁香對這份刻骨銘心的感情提煉出一個“恨”字,閏福也沒有反駁。在那個“沒多少人懂我”的世界裡,她們愛得糾結、煎熬,如今迎來了放下的時候。




只是不知這時候,對這對苦命人來說,到底是解脫,還是遺憾呢?




那麼,恨的,究竟是什麼?


那麼,恨意,究竟有多少呢?




而“美”則為這段感情披上一件飄渺的紗衣,免受外界的是非干擾。




後來,丁香獲得了閏福盡心爭來的自由之身,聽閏福的勸說,獨自坐船離開了。她要去哪,未曾可知……


最後,閏福也坐船離開了,她要去哪,無人知道……




感謝,賜予這樣一段情感,這樣一個模糊的結局,使得這部劇如此餘蘊悠長、如隨著微風飄遠的花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善德女王》:強大的配角成就女王的霸業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