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了車

要不要結婚?

曖昧感

給親愛的PJ,這系列的情書寫作都是誕生於你,如今我們已踏入平凡的兩人生活,但我不會忘記的是,我生命中美好的一切都要歸於你。


給親愛的PJ:

第二次出去玩的那天,我們坐在搖搖晃晃的小巴士,左邊是你,再過去是海,海安撫著整個車廂寧靜無語,只有我們在最後一排低聲嬉笑,其實整趟山路根本沒幾個乘客,但壓低音量說話讓我們肩倚著肩,有理由讓距離更靠近一些。



「你聽。」妳遞過來一端耳機讓我們繫在一起,並拿出一本薄薄的歌詞本要我一起邊看。上面印著一名前進的紅色騎士,一片亮黃色的背景搭上進行曲的旋律使得一切看起來喜洋洋的。那是我們聊到很多次的音樂劇,是一齣典型的表面白痴,背後卻有偉大命題的戲劇,但我只想汲取白痴的部分,也開始搖頭晃腦說著「I'm Sancho! I'm Sancho!」,不太在乎根本沒聽懂幾句的台詞,也不擔心會讓你覺得笨拙。

記得那段車程很久。我一直說,你一直快樂,而輪到你說的時候,我只是大綱式的聆聽,然後盯著你不停翻動的雙唇,很想好好咀嚼那一對肉。搬過來跟我住吧。那時我想跟你說,卻只把愛憋著無敵難受,封住了每一個甜言蜜語的字句,盡量多塞一些冰塊,擔心他們發酸,不怕自己悶壞,想等有一天你進來,讓你享用一整個冰箱的甜。

所以也學你點一樣的餐,愛你愛的作者,把你可能喜歡的音樂貼在塗鴉牆,在那邊開一個小孔,把愛一點一點偷偷釋放,期待你發現,害怕你發現,總在你面前喝奶茶,因為你喜歡甜的舌頭。

事後來看,我們的曖昧幸運地沒有存在任何彆扭,而像是對熱戀的預習,於是在巨大的愛抵達之前,我們能有充裕的心力與自己相望。我寫下許多事、記下許多夢,並找到自己飽滿漲紅的心臟。

從那顆血色寶石的裂縫裡,我看見長久以來獨身的靈魂,他正在奮筆疾書,他正在收拾行囊,臉上有期待也有憂慮,那是臨行前的最後一晚,今夜之後,這顆寶石將會有第二個主人,他會把自己交出去,他會完全陷入洶湧的潮水,這份靈魂就要沾上另一種顏色。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還未嚐過愛情的少年,還有他那顫抖的筆、削瘦的臉頰,與一個熾熱孤獨的心。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