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 Teke

如果一定要扣我帽子的話,請扣「趙粉」

暴论经济独立和阶层跃迁:看图作文

图中所讨论的问题包括了数个值得关注的东西,中国语境下的“阶层越迁”、中国的世代阶级冲突以及作为中文互联网“少数人”的推特的极高度个人化。中国语境下的阶层越迁正处于金钱和价值的冲突中,即“家庭的积累”和社会的整体进步之间的冲突;中国的世代冲突则更多的是透过互联网所涉及的观念两极化;而推特的高度个人化则是出于中国官方和民间对反对派的排斥,以及其用户“绕过审查”后自发的讨论高度政治化的议题。
图片来自推特


现在的中国,家庭和个人之间的矛盾是否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程度?儒家思维下的传统下的家庭观是作为为人的重要一环,个人出于家庭而又代表家庭,传统下的中国式阶层越迁大多数都有家庭的影响。

先重复一句废话:近现代的各种观念变化已经冲击了中国传统观念,近四十年,脱离了极权意识形态的中国社会又重新容许家庭观念的各种辩论,以至于如“新儒家”或是杂糅着中国传统观念的现代思潮成为中国主流的观点一部分。

废话结束。那现在中国的情况又如何?有研究报告也提及过“中国的00后的社会观念”(Yang, 2021)。

报告显示,他们重视个人领域和公共领域的区隔。但同时也揭示了这一代人里严重的观念冲突。即“躺平”和“奋斗”同时存在、“物质主义和后物质主义”的“混合价值取向”。

这种混合的价值取向我认为是中国社会在近十年的意识形态改变后的一个平台期,改革开放初期和中国经济高增速时代的“和谐社会”逐渐向“民族复兴”转变;官方的话语必定会有不同民间的版本解读,因此毛派以及传统的中共支持者会将其解构为“中国社会逐渐向毛时代或更「社会主义」的方向靠拢”;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种现象则更多的是拜持某些特定观点的意见领袖所赐,他们通过列举目前中国社会经济领域的不平等并结合中共曾经的“发家史”以及社会主义的部分内容制造了一个似乎是迥异于毛时代的故事,这个故事比起真正的毛时代多了一分理想化和艺术化的描写。

然而中国的不平等和社会问题是存在的,但并不意味着这些问题只有唯一解法。之前由新自由主义或“全球化支持者”为主流的中国互联网逐步出现了转变。有人发现中共“开了倒车”,有人认为中共“走在正轨”。但对于“中共”的观点的冲突,却也不影响互联网这两股力量对于家庭观点的认知冲突。尽管这种冲突不完全是以“对中共的看法”为唯一变量,但这种两极化的环境却容易导致部分缺乏判断力的用户尤其是年轻用户走向极端。这种极端化更多的以议题为单位展开。

讲回“家庭观念”,中国传统的家庭观故可以和更个人化的观念并肩存在。然而,前文谈及中共主要是因为中共在这分隔中占有极大比重,中共近年对“家风”的宣传可以视为中共不想放弃家庭作为社会建设和宣传的重要一环,而进入公众后,同样的观点也可以适用于这种“非此即彼”的环境里,家庭的地位被看作“十分重要”或“很不重要”。而在原推特下面同样是如此,用户们对于“家庭财产”的问题争执不小,有人认为“人的出生并不是为家庭或是家庭财产而负担”、也有人写“抱怨者之所以抱怨是因为家庭并不存在供其继承的家产”,另外,“中国家庭所拥有的财产并不多”或是“传统大家长对于财产的自私”也是众多讨论的部分。而在网络上的“性别大战”,即是传统的和进步的并行不悖则可以视为两种家庭观的并驾齐驱。



推特作为一个“墙外平台”,它呈现的极高个人化和少数派分布是否是简中互联网的稀有现象?尽管简中互联网在Facebook、Telegram或其他平台上亦有大量用户。但我认为推特是特殊的,因为它既不像Facebook一样捆绑了多种功能(如群组或Messager),也不如Telegram专注群组或类似“版聊”的存在。推特是非常典型的“微博客”,字数的限制使得用户尽管可以表达很多,但信息始终有限,故早期的推特更多的是快速更新信息的平台。但随着简中互联网整体经历了GFW的大量屏蔽、实名制以及网络舆论分布的改变后,Twitter的生态则并不受中共的直接控制与影响。但间接的影响始终存在,不满民族主义以及“大国崛起”故事的用户成为了“难民”,推特在“绕过审查”的功能被强化,换言之,有些东西就是该“翻出来讨论”的。

虽然推特并不存在群组功能,但随着墙一侧舆论的变化,另一侧的舆论自然会被影响,其信息更新的功能也同时被削弱。首先,互联网用户的大量增加促使互联网整体的信息更新速度加快,其次,不同背景的互联网用户所关注的议题可以说天差地别,更遑论学历、价值取向、经济水平等各种因素的区别,故如果说早期推特用户还算具有相同的用户画像,但现在的简体中文互联网和推特相比早就鱼龙混杂。推特的用户集中了更多的“持不同政见者”,家庭或社会背景的相似则更多的被“意识形态共识”所取代。中共站在了所有人共识的对立面,而集体主义以及对私人财产的模糊制度和态度,使得其对立面虽然复杂但有迹可循。反共路线不同,但反是一定要反的(所以逆统战那种脑瘫桌游是真脑瘫)。因此,推特的生态则呈现了这样的现象,除去如果以使用推特时间来分层,则越靠上的层面则越带有攻击性的政治倾向。这种攻击性的意识形态包罗万象。也不难理解,我能看到极端女权、跨性别者、性少数群体、反儒家、极端保守主义者以及“翻出来”为中共辩护的群体。除去最后一个,基本上都可以视为是个人化的平台。

(我写不动了摆烂了,后面看心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