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錯集
試錯集

錯錯有餘的過日子

(edited)
若要問我的互溶分子狀況如何,它在一半的時候不開張。

「我要一杯冰拿鐵,謝謝。」「有需要甜點嗎?」(不定形的聲音)

轉角的咖啡廳放著的日本獨立樂大約是長髮虯髯店員的心頭好,極為陽剛;貝斯是衝向身體的強勁水柱,吉他則像是水柱撞擊後也刺得身體生疼的水花,人聲輕柔的點綴,聽起來意圖緩和陽剛韻味,但效果聽起來不明顯。只有在咖啡廳我才會聽這種曲風,平常我連聽個類似的貝斯聲線頭都暈。

我這個人呀,是相信愛聽的音樂裏頭藏著怎樣的人格的。我愛聽爵士樂,這解釋我愛看世界的矛盾然後偷偷訕笑。我還愛聽陳昇,因為喜歡他暗潮湧動的歌詞,同時有著真摯且多變的曲風;挑一個最簡單的理解方式,大約是多情。這裡的多情指的是情感氾濫,而非多情種子。虯髯店員我猜,揭開臉上一堆毛,底下該是個憤世正義且有著鋼鐵規則的大男孩?

他站在櫃台,在低音豐滿的背景音樂下低聲問我是否要甜點,我沒聽清楚。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耳上掛著藍芽耳機,所以故意講得小聲;但他大概沒料到我根本沒聽音樂,所以就可以理所當然的給我一個臭臉。他又問了一聲,我答不用,他臉愈發下沉。

不過他的臉要下沉到貼著地板也沒我的事,我點過飲料了他也趕我不走,於是我在這裡打這篇文章罵他。

拿鐵用的咖啡豆不苦,幸好,我這人吃不了苦,碰上釘子總要反抗的,我沒力氣。溫潤的奶味冰的口感,大約和在冷天時把臉貼在玻璃窗上哈氣的感覺差不多(我當然沒有這麼做,我怕被罵)。虯髯店員進出店裡數次,在外面的時候都叼著菸。這家咖啡廳的店員和熟客佔了大約總人數的一半,他們每半個小時就在外面抽菸聊天。這群人感情真好,好一群憤世正義的好青年。

用個最市儈的角度來理解這件事情,我跟他們是當不起朋友的。性格驅動了耳朵的喜好、把他們送達了長相神似的一群人,然後形成了一個血緣相似的聚落,基因是平常攝入的那些資訊。長期接觸的資訊繼續把他們的DNA濃縮得更加稠密,每個人若是老在那幾個爐子裡進出,身上大概也專一而缺乏不互溶的特性,就這麼格格不入到老死。若要問我的互溶分子狀況如何,它在一半的時候不開張。

我離去的時候,高跟鞋碰著驕傲的聲響走向櫃檯,虯髯店員臉上竟掛著微笑,語調也回了點溫。也許是我對這個世界有了誤解,也有可能只是天晚了,我們對彼此都更溫柔了。



初來乍到,還請各位多多擔待,
興趣在這篇文裡都講明了,在咖啡廳裡聽音樂看書是最大交集。

instagram有一個同名讀書帳,紀錄平常所服的毒物,
但也因instagram的容納字數實在不多,
日後會把一些發過的文慢慢移過來。

這間咖啡廳在台北市大安區唷,有講跟沒講一樣,嘿嘿,

天冷了,請大家多多保重身體,祝平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