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亞

政治學本科畢業生,政治哲學及社會理論愛好者,熱愛評論時事。

美國警暴,香港抗爭到底如何自處?(上)

5月25日,明尼蘇達州警察Derek Chauvin巡邏期間截查非裔美國人George Floyd,並使用過份武力制服Floyd,以膝蓋強行壓下其頸椎長達8分鐘,Floyd送院救治不果,宣告死亡。期間,旁觀者以手機記錄下Derek Chauvin使用過份武力和違例執法的過程,然後上傳至社交媒體,遂引起美國少數族裔的強烈反彈和抗議,爆發連場示威和警民衝突,其後更從明州擴散至全美各地,規模有如30年前的洛杉磯示威,而加拿大與英國也有模仿行動相繼出現。警暴之苦,香港去年至今已深受其害,深深明白和理解受壓迫者的處境,但策略上亦需要國際形勢拉攏美國的幫助,隔岸觀火的香港應當如何自處,成為當前熱話。

「問題出在經濟,笨蛋!」:告別化約思考

面對美國警暴抗爭問題,網上社交媒體與論壇的討論尚未成熟,往往是在欠缺資訊和判斷之下,以先入為主的直覺妄下判斷:要不把問題全然歸咎於種族議題,批判美國為內部殖民政權;要不然就是完全依從美國執政黨和政府輿論,全面攻擊極左暴動受共產黨煽動。兩種說法固然具正確之處,我不是指控其說法有誤,而是兩者皆只是把複雜問題化約和消原片面原因,全面跳過互為影響和多重決定的要素,比如分權制度、聯邦制、美國政治傳統、新自由主義、種族結構壓迫、中俄介入、警政問題,欠缺整體大局的思考,判斷和討論便會容易流於表面和立場表態,胡亂站邊更會導致香港國際戰線的受到窒礙。故此,是次美國警暴抗爭的問題,未嘗不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們訓練自身的政治判斷力和想像力,以應對未來更加風起雲湧的國際形勢。

美國的準「總統制」:民主多元決策與分權制度

至上年的反送中運動,香港人被逼急速成長,在黑暗之中努力摸出抗爭的路線,無意間創造出驚艷的創新行動和示威策略。儘管香港的日常生活已日益政治化,但整體大眾對理解和判斷仍然尚未成熟,例如是香港自治運動在去年九月的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中懇求Donald Trump拯救香港,或者是最近的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發動一人一信請救Donald Trump幫助香港也可見,也不禁使人反思到底香港人是否理解美國政治制度。或者香港在行政主導和功能組別的長年長導下,沒法理解《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是由獨立於行政的國會領導下推動,美國國會更是包括參眾議院,其中參議院著重聯邦州份平等,眾議院以是人口比例平等作原則,兩者內部的決策和審議程序也相異,而且內部執政也是不同,比如是《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參議院主要由共和黨議員Macro Rubio推動,而眾議院則是由民主黨議長(為美國繼總統及副總統最重要人物)Nancy Pelosi 作推手,輔以不同的民間公民社會和遊說組織的努力,行政基本是沒有參與更甚是構成阻力,但是香港卻把想像完全投射至美國總統身上,期望其以英雄化身拯救香港,實為捉錯用神。當然,總統作為國家和行政首長,其擁有極大的外交權力和酌情權,但是與其把所有賭注押在富有爭議的美國總統身上,又或者是個別政黨和群體,倒不如思索如何在民主和多元決策系統下,如何一方面善用資源連絡政界,另一方面與美國群眾連成一線向行政施壓,多方面地加強行政部門制裁中共的動力。

主權是不可分割?聯邦制與剩餘權力

有人曾經以加泰獨立為例,指上年香港亦曾舉辦相類活動,只要把警政視為共約數即可。當然,警暴固然是共同的問題,但我們也需份外留神美國的特殊性和情景,仔細審視和思考脈絡。加泰的獨立運動,發生在單一制的國家系統,中央政府不但沒有回應種族的自治訴求,更以粗暴的手段鎮壓公投運動和剝奪其自治權利,故以中央政府為問題單位並沒問題。但是,在美國的情況則不然,美國以聯邦制為立國原則,即州份同意加入合眾國,從下而上給予權力中央政府處理軍事和外交事務,地方政府保留眾多實質權力,包括警政、財政、法律、司法權力,沒有在憲法明確規定的權力則歸於地方政府。單一制著重是下放權力(devolution),聯邦制著重是分享剩餘權力(residual power)。故此,我們在見到不同地方政府的警隊就群眾示威也有很不同的回應,在明州發生的警暴不必然能夠概括至整個美國,如以種族問題嚴重南部卻出現警方單膝向群眾跪地以哀悼Floyd,又或者是警方加入遊行的有趣情況出現。當然,「種族狂人」Trump部署國民警衛軍和預告鎮壓的行動,不值得支持,但同樣紐約民主黨市長Bill de Blasio卻尤許警方執法時蒙蔽警員編號和為警車衝向人群辯護。故此,筆者認為單純把地方警政概括化為全境問題,又或者以中央層面全面套用至地方,也是犯下區群謬誤(ecological fallacy)。我們不應單純地停留在「捉戰犯」和尋求簡單的公式,而是更加仔緻地思考,到底如何行動才能有效作出改變,一同使種族壓迫的結構得以動搖,並從結構的裂痕中找出終止警政成為暴政的方案,真正地協助受困的群體尋求公義,而不是站在個別政黨、州份、個人、群體之上作流於表面的評價。

(待續,下部份將討論美國左翼衰落、中俄網絡宣傳以及政治判斷力與想像力的必要)

美國警暴,香港抗爭到底如何自處?(中)

美國警暴,香港抗爭到底如何自處?(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