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皮卡丘

我和这个世界没有区别。关注人、理解人,和人所想象构造的这个世界。

讲个鬼故事吧

發布於

车水马龙的大都市里,行人要按既定的规则行走,限制和保护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超出了人类用以构建世界的想象,世界是狂野的。

眼看开会要迟到了,x一咬牙,松了松灰色亮面的领带,夹紧鳄鱼皮纹公文包,从出租车里钻出来,从停滞的车流里向公司方向跑了过去。

太阳还带着一分刚出炉的热乎劲儿,风倒是吹的绿化带里树叶的哗哗摆手。不过x没心思理会这些。

“吱----” 尖锐在混沌的空气里划了一个口子。

“嘭---” 沉闷到窒息的单音节追之而来。

羊群般等在路口的行人眼神中的空洞被情绪填满。


x一阵眩晕后,睁开眼睛,黑色隐在世界的暗处,昏黄的闪烁着紫色、绿色、橙色颜色的大小明暗光圈呼啸而过,速度刚刚好在肉眼能看到极限。

x打量了一圈自己所在的这一个类似车站的地方,是一个由玻璃似的材质构成的小亭子,还算宽敞明亮,虽然不知道光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低头一看,是玻璃的长凳,和长凳上赤裸的身体。x心下一惊,十一点还有个重要的会议,忘记穿衣服出门这种低级错误,真是要命啊。该死该死。

一阵冷汗,记忆渐渐爬上来。

我这是?

x大惊失色。

可是动弹不得。骨盆里有一股器官下坠的力,x像是腹腔里千斤重的石头,x心想,幸亏我是个男的,不然我真怀疑这是怀孕生子的感觉。

毕竟x久经沙场,慢慢稳住呼吸,不去理会这感觉,开始梳理思绪:原来真的有afterwards,可我接下来要做什么,要去哪里。

想了半天,毫无头绪,只好呆坐。

x恍惚意识到,在这片时间之外的虚空里,除了记忆,自己什么也没有了。


--

“吱呀” 一艘圆形光斑突然闪现眼前,

“远古生命记忆有吗?”定睛一看,细声细气的声音来自一个是雌雄双身鱼尾的东西。x还没反应过来,这东西便摇了摇左边的头,敲了一下右边的脑壳 “早就告诉你这个糟老头子不要在这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然后以光速消失了。但好像还能听见右边脑壳咕哝咕哝的回声:“哎呀我们这个维度里没有时间嘛”。

x目瞪口呆。

然后陷入了深长而寂寥的沉默。

“叮咚--”

“集体记忆有吗?” 一团没有形状的雾气飘来。“嘿不用回答了,几光年之外就看到了。下一个问题,跟我走吗?”

x晃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去哪儿呀?”

“嘿嘿,好小子,还真没什么人问过这个问题。既然你问了,那就告诉你吧,去集体无意识的大雾深处,那里呀没有痛苦,我们如同沼泽上蒸发的雾气一般,不存在,也不会消失。你也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记忆,就只是成为我们飘然存在的一部分。”

x道:“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雾气道:“我定睛一眼你哦,害!” 便突然消失了,如同雨后烈日下柏青马路上的水雾,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灰姑娘的水晶南瓜车来问过爱情,乱神来问过信仰,一堆奇奇怪怪见怪不怪的东西来问过各种稀奇古怪的回忆,好像其中还夹杂着爱因斯坦来问相对论了解吗?

一片虚空之后,嗡嗡作响的天人般的声音传来:“您的记忆已穷尽,由于没有任何适合您的去处,我们抱歉的通知您,您将永远留在原地。”

x错愕恍惚的心神跌入深渊。

一身冷汗,x挣扎着坐起来,手指触碰到冰冷,在迎面吹来干巴巴的风里,睁开了眼睛。

好一会儿才晃过神来。


“滴滴滴”

闹钟刚响起。

“嗨,九点了。别瞎想了,该起床去开会了。”


于是从柜子里拿出了灰色亮面的领带,和鳄鱼皮纹的公文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