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自闭的自咎

所有人歧视所有人

2021-5-31


如果想让我描述眼中大陆和发达国家差别,那应该就是“等级”。

就像无数人提到的那样,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为了获得活着的自信,我们总是在贬低着其他人,也同时被其他人贬低。本地人歧视外地人,市里的歧视郊县的,有钱的歧视没钱的,个子高的歧视个矮的,歧视黑人,歧视穆斯林,歧视同学打的游戏,歧视邻居年过半百却还是科员,歧视同事孩子考试成绩.... 美其名曰的“鄙视链”完全看不到头,也许只是一条衔尾蛇。

所以当北京人,上海人,广州人在这次疫情中体验到因为自己户籍而带来的不便时,无需在意,再歧视回去即可。住顶楼的歧视一楼的,住二楼的歧视顶楼的,瘦的歧视胖的,皮肤好的歧视皮肤不好的,男的歧视女的,没病的歧视有病的。

宽容?平等?这些人性是在这个土地上最没用的东西,甚至我过去,甚至现在,也在一直片面的标签化别人,贬低他们,来取得自我满足。同理心?现在连同情心都无比难得。以国家为首,到处散播的歧视、侮辱,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时真心愧疚,想要去道歉却又不敢发声。避免触碰刀具和窗边来减少自尽的想法。不过也只是想法而已,刀具和跳楼,都并不是高效率的自尽手法,我的理性一直如此认识,可总觉得无法劝说感性。

自闭已过数年,偶尔想起,总有一种愧对朋友,愧对父母,愧对师长的感情。没有达成他们的期望?不不不,并非如此。只是我的存在,就让亲近的人被人歧视,被人指指点点。想必如果我离去,大概只会让他们受到更多非议。学无所成,业无所就,家事未成,只怀抱着无数的情感苟活,现在的我大概如此。

去年以陈秋实为首,多个我所尊敬的有勇气的人连续消失。最近他们中大多都已释放或者判刑,但陈秋实还是了无音讯。愚笨、懦弱如我不知道如何帮助他们,更无法效仿他们,自责无比难受。翻阅S.note, 看到去年自己的话语:“我不怕鬼,我怕人。因为我知道人比鬼可怕的多。我不怕死,我怕活。因为我知道活比死痛苦的多。”这是去年自闭最严重时所留,好在当时找到几部有趣的小说,幸运的逃避成功。

对自己无话可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