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 and His Brain

這裡有小說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十章:犀牛萬歲!

必須找到烏利。住在派特豪宅幾天後,瑞奇決定離開新的舒適圈;但他還沒全然意識到這城市中逐漸成形的風暴,而他也將無法置身事外……

「先生,您這次的午餐要吃什——」

「喔,今天先不用午餐,我要出去走走。」

雖然派特家裡的設施是應有盡有,但窩在這裡好多天也不是辦法。瑞奇帶上他為數不多的行囊,關上房門。

走出派特的宅邸花園,瑞奇循著群眾流動來到勝利廣場。這裡比綠茵草原的微笑市集還擁擠,動物滿布廣場每個角落,來自世界各地的口音、服飾、物種在此碰撞、融合,形成感官多方的衝擊。

精心規劃過的房舍、公寓環繞著廣場;街道如同血管,以中央噴泉為心臟,向外輻散。但這整齊的美感被攀生在街角的招牌、樓房上的陽台所打破,它們讓市容顯得臃腫、遮蔽了街道的天空。

瑞奇走近噴泉,想欣賞佇立其上的小銅像,突然有動物從後方撞上他。那個小伙子連忙賠不是,瑞奇並不介意;但他仍然付出了代價,他的競爭對手已經奪得噴泉裡新的金幣。他低聲咒罵,只能認命等待下一個迷信的傢伙來向銅像許願。

「聽著,各位鄉親。」在廣場的邊緣,一位衣冠楚楚的紳士站上木箱高喊;附近的民眾紛紛靠近,交頭接耳著。「我相信諸位還沒聽說過,你們甚至聽了也不敢相信,但是這是事實:永在之城的軍隊在北方戰敗了!我們偉大的軍隊在北方被蠻族擊敗了!」講者沒等民眾從震驚中恢復,便繼續說:「這是奇恥大辱,我們的元首和他的將軍理當付出代價;但是,我現在告訴你們的,才是事情的真相。」

民眾鴉雀無聲。

「我們的軍隊,是精良的軍隊;我們的軍隊,是勇猛的軍隊。但某些在議會裡的,不是!邪惡的老鷹派在國會中搗亂,他們的議員身為少數,卻能在國會中興風作浪。你們知道我們是怎麼打輸的嗎?就是因為國會決策失當!就是因為老鷹派在暗中破壞,破壞我們的政策、破壞我們的城市。還記得我們前年退出大河流聯盟嗎?也是老鷹派的作為!」

在廣場另一角,一小群民眾發出噓聲。

「儘管我們偉大的元首犀牛執政多年,城市仍未從老鷹派的遺毒中走出來,就是因為老鷹派依然不願停止對城市的破壞!你們看看那些傢伙,」他指向那些噓聲。「他們就是老鷹派在我們之中種下的毒種子!」

衝突逐漸升溫。

講者自顧自繼續講:「看到了嗎?毒種子發芽了,它嘗試奪走好種子的養分,甚至吞噬好種子!」

瑞奇知道這裡不宜久留,開始默默後退。

「仔細想想就不難發現,老鷹派和支持他們的惡棍是如何暗中毒害我們的城市的。他們奪走了我們的資源、我們的錢財,佔據我們的生存空間,搶走我們的工作機會。他們在國會中、在鄉里中、在他們華美的豪宅中操縱一切!不只如此,他們……」

瑞奇在要窒息前從沸騰的群眾中鑽出。


他逃進一家酒館。裡頭的動物儘管酒氣沖天,還是比廣場上的來得冷靜。

「歡迎光臨,要喝些什麼?」

瑞奇在吧檯邊坐下。「ㄜ……有什麼可以喝?」

「你看起來不怎麼喝酒,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這裡也有一般飲料,像是……」

瑞奇沒有很認真聽酒保講話,因為他並不這麼在乎要喝些什麼;要他喝點酒其實也沒關係。他只是需要靜靜。

「那就這種吧。」

「好。」

在酒館裡,有動物在慶祝生日、有的在高談闊論著些什麼,瑞奇聽不太到,但八成是政治。還有些動物把這裡當成教室,教起書來。

「先生,飲料好了。」

「謝謝。」瑞奇嚐了一口,挺不賴的,應該是番茄。「你知道廣場上在吵些什麼嗎?」

酒保瞇起眼打量瑞奇。「看來你不是在地人。」然後低頭擦起玻璃杯。「選舉快到了,大家就突然開始熱衷於發表意見。」

「都這麼激動嗎?」

「你還真的是一點概念都沒有。」他放下酒杯,靠向瑞奇。「犀牛派最會來這套了,公開演講、煽動民心。當然,還要推卸一下責任。雖然我們沒有選元首的權利,只能選議員;但是大家還是喜歡有點參與感。」他繼續擦起杯子。「喔,然後最近是國會議員要選元首。提醒你一下,也防你不知道。」

在綠茵草原,動物們不來這套。大家安居樂業,定期舉行居民大會和拍賣會;除了有外地商隊來訪外,可沒有什麼紛紛擾擾。

酒館大門被推開。

酒保一如往常地:「歡迎光——」

坐在門邊的一些客人騷動起來。瑞奇轉頭。

一幫頭戴牛角造型面具的動物湧進酒館。「元首萬歲!犀牛萬歲!」他們高喊。

「你們這群暴民,這裡不歡迎你們!」某個客人大吼道。

幾乎全酒館的客人都站起來。一些動物試圖緩和雙方情緒,但面具幫毫不領情,首先出手。接著酒館內便上演桌椅投擲戰,沒有一樣擺設倖免。

面具幫跳上吧檯,迫使酒保加入戰局。

一罐未開封的酒瓶飛來,瑞奇驚險躲過,讓它砸上一個面具幫。他沒時間確認那瓶酒原本的目的;透過眼角餘光,他看到剛才在教書的老師正從後門疏散學生。瑞奇馬上行動,但又有東西從一旁飛來,這次是張桌子;吧檯碎裂,障礙物擋住他的去路。那個罪魁禍首在兩次投擲失敗後向瑞奇快步走來。

在酒館另一頭,牆上的畫作被砸毀,面具幫掛起犀牛派的旗幟。牆上、玻璃窗上、暴民臉上,處處充滿犀牛派那具有侵略性的符號。

瑞奇急就章,抓起吧檯椅,格檔對方的棍花。

「說犀牛萬歲!」

「什麼?」

「說犀牛萬歲!」

瑞奇一個手滑,椅子落下。「想得美!」他在下一棍來臨前向一旁翻滾,被玻璃割傷。

對方被徹底激怒,挺起胸膛嚷嚷著要和他肉搏。

瑞奇跳過障礙物,向後門跑去。

「你這顆永在之城的毒種子!」暴徒同樣跳過障礙物,速度飛快。

瑞奇知道自己沒辦法跑給他追,必須正面對決他。他跑到後門所在的廚房。

跳上工作臺——

抓起一只平底鍋——

「老鷹萬歲!」電光石火之際,轉身,跳下——

牠人呢?

瑞奇的視線被自己的平底鍋擋住,什麼都看不到,突然一陣心驚。

碰!瑞奇感受到鍋子打中了什麼。

只見地上有一塊錐狀物體。暴徒仰倒在地,頭昏腦脹地扯下缺了個牛角的面具。牠是隻蜥蜴。

「饒——」

瑞奇再賞他一記平底鍋。


他跑出酒館,站在巷子中央,久久無法平復情緒。他不明白為什麼那些動物的心中可以容納這麼多的仇恨。

「瑞奇先生?」

鴨子盼顧四周尋找聲音來源。

在不遠的轉角處,一隻兔子和浣熊探出頭;接著是隻松鼠垂直從牆上爬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六章:追獵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七章:兔子與她的夥伴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八章:老朋友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