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xYang

洛杉矶摄影师,摄影采访项目iSeeLA & 纪录片项目「口罩下的留学生Behind the Mask」发起人,作品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See-iSee-

“美国的这些狗屁价值,全砸了吧!我们欠你们的” | iSeeLA

原文于2020年6月1日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See-iSee-

这是一期特殊的iSeeLA。

iSeeLA是我在2019年6月在洛杉矶发起的摄影采访项目,每期讲述一个人物故事。

但今天这期,主角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参与到近期发生在美国境内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中的人,并且他们大都是我在现实中认识的朋友,包括有白人、黑人、亚裔、墨西哥裔等等等等。

事情的导火索是2020年的5月25日,明尼苏达州的非裔美国人George Floyd因遭受警察暴力执法而身亡。此事件触发了美国多地对种族不平等、警察暴力执法等问题的抗议活动,部分演变成骚乱。

我收集了我的美国朋友们近几天(约5/26-5/31期间)在社交媒体上的帖子(也可以算作我的“网络观察”),整理出了关于“抗议前线”、“入室抢劫”、“政治态度”、“少数族裔结盟”等几个方面,希望通过这篇文章把我所看到的美国群众真实的声音呈现给大家。


事先声明:

我很清楚我的社交圈子(主要处于加州——美国最激进的州之一,好友圈大多涉及社会运动者、学生倡导者、艺术创作者等)有很大的局限性,我在选取内容时也避免不了会夹杂着主观判断。因此这些声音不能代表“所有美国人”的想法,也不代表我个人观点,并很有可能出现你不理解或不赞同之处。

但不管怎样,请你跟我一样,在作出反应及判断前,承认这些声音存在的合理性、尽量去倾听、试着去思考其出发点及诉求。

我不保证他们的话是不带任何个人立场偏见的,但我能保证:这些是绝对真实的、我所接触到的一部分美国普通民众对近期社会事件的反应、行为、及反思。

(本篇文字部分来源于我个人对美国社交媒体上好友发帖内容的整合及翻译,图片皆为原帖截图拼接,供有兴趣且英文水平足够的朋友们进行完整阅读。)



 1. 关于上街抗议 

抗议活动一兴起后,我的一些黑人朋友们就上了前线:

A,黑人男青年

他离开了洛杉矶,在5月29日周五到达George Floyd被杀事件发生地明尼苏达州。他兴奋地发帖:“我刚到明尼苏达州来成为运动的一份子。周六的抗议将会被载入史册。别只是说,去做!”

5月30日周六下午,他发动态说:“我爱你们。要开始了。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

B,黑人男青年

他在周六上午参加了在好莱坞的游行。他说以后每周六都会举行游行,直到4名警察全因杀人罪名入狱。他是这么描述现场情况的:“今天抗议时每个路过的人都向我们呼喊,表达着支持。这就是爱和团结的体现。”

(左为B发的动态,右为A)

我的白人朋友们也上了街:

C,白人女青年

她在周三(5/27)晚上下班回到住处后,看手机消息才意识到抗议的地点就在附近,于是出门前往洛杉矶市中心的市政厅区域。她说当时已经是抗议者离开101高速几个小时后了,街口大概只有25人左右,但现场有3倍的警力。

她说:“但我想让所有人知道,当时洛杉矶市中心并不是一场暴乱(riot)。我们很和平(peaceful),我们让车子通过,那些被封住的路是已经被警察封锁了的。并不是一场暴乱。”

D,白人女青年

她说作为一个欧洲白人女性,她惊呆了:“我从来没经历过在你自己未先使用暴力的情况下就被警察打,但现在我能明白我那些黑人兄弟姐妹们的日常经历了,所以我还挺高兴这事发生在了我身上。” 

“当你看到洛杉矶的警车被‘暴力’抗议者点燃时,你要知道,在那发生之前,他们对我们用催泪弹、木质子弹,棍打每一个挡他们路的人。” 图片是她胳膊上被打的痕迹。

有人 (一白人男青年) 自愿提出要用自己收到的政府补贴金去资助那些上街抗议的人:

“参与有色人种抗议的人们:把你们的Venmo账号(美国常用的付款软件)发给我。我会给你转些钱,用作交通费、购置防护等等。我的政府补贴今天已经到了。” 

他说:“虽然我有的不多,但我要做我能做的。”

有人(一白人男青年)发帖号召大家关注种族议题,因为“如果这个体制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公平,那它对谁都不公平...在一个崩坏的世界里,我们必须进化并且改变,让世界变得对所有人都好。”并且在评论区里反驳一个质疑抗议者抢劫商铺和烧国旗行为的人:

“在每个运动里,总有部分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和平变为暴力。但这不是同一群人。我希望你能看到在做好事的个体,而非将整个群体贴上坏的标签 —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些混乱的根本原因。停止用那些标签分类来看人,去看到那些「人」(Stop seeing boxes. Start seeing humans.)”

另一个人(K)回复质疑者(D):“如果你对烧掉一块布比杀害一条人命更气愤,那你搞错重点了,兄弟。”

D回复K:“美国国旗代表了那些为保障美国人民安全自由而牺牲的生命。”

另一个人(E)回复D:“那些战士是为了让你有烧掉那面旗的权利而奋斗流血,即使他们不同意你的观点。”

 2. 关于砸店抢劫 

一个平日就称自己是正义斗士(justice fighter)的白人女青年支持抢劫(looting),并且支持打破整个体制。她说:“你不能把一切东西都商品化后还意识不到抢劫是一种正当的抗议方式。这种体制把大量生产的物品变得比生命还宝贵,而抢劫就是对这种体制的抗争,是人性在要求被承认。”

一人 (目测也是白人) 评论道:“没错,黑人被任何舒适、财富、正义排除在外,基本上自从他们作为奴隶被带到美国后就一直在被杀害。美国这些狗屁价值,全砸了!我们欠你们的。”

她回复:“太对了,是时候毁掉这些建设起来的东西了,也是时候该我们白人站出来这么做了。是我们制造的这些,那就由我们来毁掉。”

一个名字叫做“去除网上种族歧视”的组织转发了一个头像看上去是黑人的帖子:“有谁在乎那些抢劫的人?你知道政府给一些人和生意发了补贴对吧?为什么你不是对警察杀害我们这件事更加愤怒,而去在意那些得到了保障的店铺?”

而另一个列表好友说:“没有正常人会觉得抢劫行为是对的,但之所以人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已经不再在意这个抛弃了他们的体制和社会。美国已经把他们逼到边缘了。

在你批评那些发起抗议和暴乱的人时,你应该先去抗议那个司法体系(Nox注:美国司法体系中有很严重的种族不平等问题,导致过很多黑人冤屈丧命)。那些因为美国不公正的司法体制而丧失的人命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抢劫给那些有亿万身价的大企业带来的损失,跟那些人命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看到那些烧毁的建筑和一个分裂的美国,我也很痛心。但是我不觉得是抗议者们的错,我觉得是政府的错。我怪他们只听精英说话,不顾底层挣扎的人民;怪他们在意外部形象,却罔顾百姓生活...怪他们不改变法律的有失偏颇,而去投入海外战争...怪那个只知道写空头支票、而不在乎人民的伪善政府。”

她又对参与抢劫的人说:如果你要抢劫,请不要碰那些少数族裔的店铺。请考虑一下把抢到的东西发放给最有需要的非裔或墨西哥裔社区、以黑人为主的学校、流浪汉庇护所。(不要忘了)我们做这些是为了他们,因为(我们不做的话)政府根本没有作为(不会帮这些群体)...也请记得避开那些小型企业商铺们,谢谢你们。”

另一位好友对抢劫行为表示反对,他说:“人们费这么多功夫去给抢劫行为开脱,仅仅因为抢劫的人跟你们站同一边 —— 这太让我吃惊了。

 仅仅因为一些人跟你在同一立场,不意味着你要完全认同对方的行为,指出他们的问题不意味着你是“叛徒”。每个运动里都有害群之马。如果你更在意‘胜利’ ‘团结’‘实质改变’而非坚守原则的话,那你根本没有所谓的原则,你追求的只是权力。

 抱团很容易,将所有事情简单看为‘我们’与‘他们’两方对立的话,让选边站队更加容易。但如果运动里没有内部监管(internal police),那便会破解运动本身。”

“你是想做容易的事,还是正确的事?”

在看到混乱中有店主为了保护店铺财产,被人群殴打至疑似死亡时,有人说“这绝对是不ok的。你们抗议是为了声音被听到,而不是为了杀人。”

“造成死亡是绝对没法开脱的。我希望抗议者们能负起责任,不要冲上去就把人打倒。”

 3. 关于其他少数族裔 

我好友列表中一位亚裔女孩对其他亚裔在此事件中的冷漠感到气愤,对亚裔兄弟会/姐妹会的成员写了封公开信:

“我看到过你们很多人使用N-word (极具冒犯性的、对黑人的蔑称)。我看到过你们很多人在亚裔受歧视时表达过愤怒,但是当我们中的人对别人实行种族歧视时你们却一声不吭。我看到你们很多人在用黑人兄弟会姐妹会创造出来的玩意,我看到过你们很多人听嘻哈音乐,去参加电音活动 — 你知道电音活动是由黑人最早创办的吗?我看到过你们很多人做脏辫或者美黑皮肤,我看到过你们很多人试图讲他们的方言。

你们吃他们的食物,看他们的电影,试图像他们那样说话、那样打扮…但当到了该帮助和保护他们的时候,你沉默了。所有人都看得到你的沉默,我们也不需要再听到更多解释。

‘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如果你不能大声说出这句话,那么你就是所在问题的一部分。”

有人在一个亚裔兄弟会的内部讨论里看到其他人对黑人运动的不屑甚至是嘲讽,开始批判一些亚裔美国人高高挂起的优越感:

“亚裔也是美国社会中对黑人系统性歧视的帮凶。亚裔能被选作“模范少数民族”不是因为我们更加努力,而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帮我们,并且忽略其他的少数族裔。我为那些持冷漠歧视态度的亚裔人群感到耻辱。”


 4. 对于政府/警官态度 

有人呼吁督促好自己地区的官员代表:“盯着看都有哪些官员代表在支持这场斗争!(下次投票选举时)一定要把那些没支持的人投出去!”

有人觉得特朗普的推特发言是在推崇暴力,并予以谴责:“我们的总统刚刚允许了士兵们杀害美国公民。这个懦夫一次又一次地鼓励向那些反对他的人实施暴力,而这在已经有10万美国人丢掉性命的疫情时期又发生了一次。”

他称他的总统为“国家的耻辱,是人类的耻辱。”

有人大骂西雅图那个向小女孩泼东西的警员是“狗娘养的”。

有人转发图片:一个在抗议中执法的警官跟同事走散后,被抗议人员包围保护起来,免受其他情绪激动的抗议人员的攻击。

有人转发一篇文章:密歇根的一名县治安官 (county sheriff) 脱掉警服,加入了人民的游行队伍。

有人转发几张迈阿密的警官面对抗议者及逝世者屈膝致敬的图片,并且说道:“这才是 (警官与人民之间) 应该有的样子。这才是有素质的表现。向这些警官们摘帽致敬。”

有人在得知那个杀了George Floyd的警察被逮捕并指控了杀人罪后,庆祝道:“一般来说,指控一个警察犯了杀人罪要花至少几个月的时间,这次只用了四天。” 她欣慰地总结道:“暴乱是有用的。”

有人转发,并说:“但抗争还未结束。”

有人高兴地发现涉事警察出事后,立马被离婚了。公告是从一家律所账户发出的,评论区出现一片“恭喜”。

5月29日周五早上,我的一个模特朋友(黑人女性)难过地发了一条动态,说她刚刚才知道被杀害的George Floyd曾在她的首场表演现场做安保工作。

发这条动态时,那名犯事警察还未被下判决,评论区里一个看上去是长辈的人指出:杀人的警官几分钟前刚拘留了,“但仍还有3个 (涉事警察) 呢。”

朋友回复:“说实话,抗议已经4天了,我不觉得我们能让司法体系有任何改变...”

那位长辈说:“我也不相信。这是需要几十年奋斗来改变的,我只能祈祷今天是迈出的一小步。很遗憾,我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了。”

她接着说:“但是我对你们这代人有信心,你们都这么聪明,都是勇敢的斗士,我相信你们永远不会放弃为正义而战。”



这几天来,我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都看到的这些东西 — 有暴力有和平,有对警察的攻击也有对其的保护和称赞,有对抢劫的支持和反对,有对抗议的热血和怀疑,有对其他少数群体参与度的讨论和呼吁 — 这些拼在一起,是我接触到的美国社会内部对近来社会状况的公开讨论、行动与反思。

这篇集合了我个人好友圈里的美国当地群众对多方面事件的表态,对一些对美国社会背景较陌生的中文读者来说,可能读起来会稍吃力。若您有困惑/想听到更多解释的地方,欢迎先在留言区提出。

之后我会结合大家的反馈以及这篇提到的社会问题,再发出一系列文章进行介绍,针对美国司法体制内的种族压迫、非裔美国人遭受的系统性歧视、其他少数族裔如亚裔应该扮演的角色及现有争论、我们作为中国人/亚裔为什么应该关注并支持此项运动等等话题,进行进一步讨论。敬请关注!


-END-


部分往期作品   

(更多请到微信公众号iSee-iSee-后台查看)

“我想成为美国女王”  https://mp.weixin.qq.com/s/wsX1t70crUwcFVz-ru0CKA

“我曾带着儿子沦落街头” https://mp.weixin.qq.com/s/4qNL89sEJz5AmNVlGfmc7A

我把被好莱坞导演性侵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 https://mp.weixin.qq.com/s/_1F5tq9ttycBWAKM4l4JqA

计划生育时有很多被弃女婴被美国家庭收养,我是其中一个https://mp.weixin.qq.com/s/tXK_OIOjj4K6LDGUKrbAfA


【   摄影采访项目 iSeeLA     】

2019年6月由 Nox Yang 开启,收集洛杉矶的人物故事

【  公众号 iSee-iSee-   】

扫码关注 iSee-iSee- (ID: isee--isee),查看更多 iSeeLA 人物故事,及其他项目作品




2 人支持了作者

Dominick: 我大力推进的法案明天就要被加州州长签署通过了

“假话已经沉没,真相已被捞出,可惜你不能在我身边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