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xYang

洛杉矶摄影师,摄影采访项目iSeeLA & 纪录片项目「口罩下的留学生Behind the Mask」发起人,作品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See-iSee-

疫情停课第一天|言论自由vs安全空间:美国大学UCLA校园主干道上的冲突|iSeeToday

發布於

背景:UCLA是美国加州洛杉矶的一所公立大学,政治氛围偏激进开放(liberal)。Kerckhoff是一栋专门容纳学生组织的楼,楼前的草坪一向被当作一个自由演讲地,很多个人和组织都曾占用那片地方做过演讲/宣传活动。


3月11日是UCLA正式取消所有线下课、转为网络上课的第一天。

我虽然不需要去教室上课,但因有事要经过校园,路过Kerckhoff楼时,发现一个戴着川普同款红帽(但上面写着calm down it's just a red hat/别激动,这只是个红色的帽子)的大叔,在跟道路另一边的学生对吼。大叔身后是一个人形大小的做成圣经模样的牌子,还有看起来像一串死婴的道具。四周散落着看戏的学生,有一名穿着警服的巡警正在跟一个学生解释。

我站在那听了一会,加上之前在洛杉矶的Women's March(妇女游行)现场看到过用那个死婴道具的组织、听过他们的说辞,明白了大叔那边是pro-life(在堕胎问题里支持生命权)的保守基督徒,他们的立场就是:只要堕胎都是谋杀、道德败坏,反对LGBTQ+,反对婚前性行为。

我在1月份在洛杉矶市中心Women's March现场拍的。刚发现领头人居然就是校园里的红帽大叔!Women's March的见闻可在微博@Nox_Yang看到

他们这帮人在现场用着“你们是该受谴责的(You're deplorable)”“下地狱”“作孽”“耻辱”等等各种侮辱,以及对现场他们看不顺眼的人进行人身攻击。那一向liberal的UCLA学生当然不干了,于是两方就吵起来。

保守派那边针对他们反对的那些群体把话说的很难听,在场学生都气到不行,找巡警,巡警耸耸肩:没办法,我们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有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只要没有肢体攻击,他们在这儿说什么都不算违法,我们无权赶他们走。

中间起过好几次冲突:有几次有学生直接上去把圣经牌子推倒;有一个学生被攻击后一气之下找了瓶糖浆,泼到那个立起的牌子上,以及跟那个大叔一伙的一个大妈裙子上。大妈报了警,警察问情况,学生说:“我是性少数群体,我个人的打扮风格就是这样的中性。我上午路过的时候,那个女的问我到底是男是女、是不是同性恋,说我要下地狱。” 但她上午有事,没有跟那人纠缠,下午再路过的时候,那个保守派的女人对她说:“你应该割喉自杀,让你妈开心。(You should split your throat to make your mom happy)” 于是她实在忍不了,爆发了。

警察问时,学生从头到尾把事情讲了一遍,该回答的问题都回答了,大妈那边硬是不愿意回答“你讲一下自己做了什么引起那个学生攻击你的?”“你到底有没有说过让她伤害自己的话?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听了那些话后真的会去自杀?”这些问题。之后就因为“受害者”(被泼糖浆的大妈)不愿意担负责任(e.g.提供证据、完整回答问题等),控诉撤销,学生不用因此被逮捕。

被泼大妈和警察

 但学生还是很委屈:"那些人就不应该被允许出现在这里折磨我们。我这一辈子都在被这样的人说我做最真实的自己是不OK的 (My entire life I've told by these people that what I am is not OK), 我花这么大代价来到这里上大学,我不想在这里感到不安全。这里是大学,是我们这样的被边缘化群体应该感到安全的地方(safe space),但为什么这些极端保守派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说这么多诅咒人的话就是在行使言论自由?为什么平时我们说n-word(指"nigger"一词,对黑人的蔑称)这类的词就一定会惹上麻烦?"

现场大家都怼保守派怼得很起劲,有一个学生甚至借到了一个扬声器,在保守派说话的时候大声放音乐、夸张地跳舞争抢注意力。后来他给我说:在学校压力一直都很大,这是我几个月以来唯一能解压的机会了。

 现场巡警说不能赶那些言论过激的人离开,“而他们不离开正是因为现场有观众,如果没人理他们,他们早就走了。” 而现场的学生大多也都因为课取消了,日程一下空余了起来,就都把这当做娱乐,在现场看热闹起哄。

至于停课的原因 ——新冠肺炎—— 我问了一圈,没几个人对其表示紧张,态度基本都是:支持取消线下课;觉得对肺炎要做好预防,预防方式主要就是多洗手、少出门旅游;肺炎主要感染的都是免疫力差的老年人,死亡率低,自己没有太紧张。

 我看了一圈后就离开了,等回来路过时,戏已经散了。

平时人头攒动的UCLA校园终于在停课后变得清闲了起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假话已经沉没,真相已被捞出,可惜你不能在我身边了”

我把被好莱坞导演性侵的经历写成了书 | iSeeLA

“我是武汉人” ——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需要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句话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