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t178

旅遊時的離奇經歷(長篇鬼故事 晚上慎入)

發布於
修訂於

我朋友老趙卻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他暑假打算找幾個人出去逛逛,如果我願意的話,就趕緊收拾東西,因為他的車很快就要到我家門外了,這小子的性格就是這麼怪,從來都是先斬後奏,而他這個電話其實就是個通知,根本不給我拒絕的機會。反正我現在也沒靈感,與其在家憋著,還不如出去走走,所以,我現在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立刻出門,果然,這傢伙已經把車停在了門外,並靠在發動機蓋旁悠哉的抽著煙:“你小子永遠都是這樣,說出來的話別人就必須執行,怪不得你手底下那些員工都說你是趙扒皮。” 而在我上車後,我卻能清楚的看到,在車裡有一男一女,加上我和老張一共四個人,說白了,這兩個人在故事中的比重不大,所以我也就不著重介紹了,我只是隨意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坐在車上睡著了,這段時間老是熬夜想稿子,我的精神都變得萎靡了。


“哼,這傢伙,似乎永遠都是瞌睡的。”老趙這句話我聽的很清楚,不過我也懶得反駁,而其他人對於老趙的話也是禮貌性的回應了幾句,隨後,車內就陷入到了異常的寂靜,除了司機之外,其他人都昏昏沉沉的回了過去。記得在我睡醒的時候,天色已經緩緩的暗了下來,此時我們的車開到了一個不知道叫啥名字的山村,縷縷炊煙從山村里飄出來,聞得我們肚子咕嚕咕嚕的叫,所以,現在我們則下車到村里去投宿,畢竟我們是四個人,如果在車裡過夜顯然擠的很,而如果是用帳篷,那還不如去農家借宿呢。在我們走進這個山村後,我的第一感覺就是落後,非常的落後。據我所知,現在這個時代,雖不說家家戶戶都連上了


可眼前這個村子,居然全都是用蠟燭或是油燈來照明,並且,在每家每戶的門外,還能看到老式的燈籠,土質的地面坑坑洼窪的,走起來還有點硌腳,搭配著時隱時現的月光,竟讓我們猛然間體會到了一股特殊的陰森感,這種只會出現在恐怖小說裡的村子,今天居然被我見到了,還真是稀奇。除此之外,這裡的人用的全都是木製門板,並且每家每戶的門板上還釘著紅布條:“老趙,看這架勢,這村子估計剛有人過世!” 而就在我們回到車旁不久,一個微微有些駝背的老爺子卻從遠處走了過來,這老爺子穿著非常的樸素,滿面慈祥,手裡還拄著一根拐杖,此時他正用那雙略有昏蒙的眼睛打量著我們,幾秒之後這才低聲發問:“你們幾個是外地來的吧?看你們這架勢,今晚是打算在這地方過夜了?”


“沒辦法,這段時間人家村里不方便。”聽了我這句話,老爺子卻無奈的笑了幾聲:“是沒錯,盧家最近剛辦了紅事,村里人避諱是正常的。” 而在他們做飯的時候,我則和老爺子聊了起來:“大爺,之前您說這村子裡是有紅事,可為什麼村里人還要這麼忌諱呢?”


可這都是舊時的陋習了,現在早就被廢了,沒想到,在這村子里居然還能遇到,由此可見,這個村子的思想究竟有多麼的落後,也難怪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通電:“可能你對冥婚有些了解,但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這沙龍百家樂村子裡的冥婚,有所不同,我們是給陰間的鬼差選妻聯姻!” 與此同時,老趙則到屋外不遠處的一口水井旁去打水,說來也怪,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感覺自己的脖子上沉甸甸的,好像掛了個秤砣似的,難道說是自己開了一天車累的了?不應該啊,他原來也經常開車自駕游,卻從沒遇到過這種事!現在老趙已經把水桶扔到了漆黑一團的水井裡,打了一桶水上來後就準備往回走,可就在這時,他的視線卻突然鎖定在了桶內的水面上,緊跟著,令他膽怯至極的畫面則赫然出現,他清楚地看到,現在在他的脖子上,居然騎著一個渾身被鮮血浸染成殷紅的小孩。並且,這小孩,現在還對著水面陰冷的獰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