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x

想看到世界更多的部分

猥亵事件被隐瞒,支教老师被驱逐

猥亵行为已经存在七八年,校长却说以前没发生过,受害人多达十几个,警察却说只有一个。学生、家长、老师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没有发言权。从校长到学区、县教育局、市教育局,从公安局到纪检委,合谋上演一场“沉默的真相”。

我在上海的一家公益机构工作,不久前还在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双桥集镇姚庄小学支教,我在该校两次支教的时间为2020年5月至7月初,2021年9月至11月底(原计划到1月)。11月学校曝出严重的猥亵儿童案,而且去年就有学生向老师报告过,校长明知此事却未上报。目前我了解的情况是这种猥亵行为已经存在了至少七八年,受害人多达十几个(目前尚未完全统计)。但是目前学校否认去年有学生报告过,警方认定的受害人也只有1例。如果是这样,知情不报的校长就可以安然无恙,罪大恶极的人渣可能也就判刑一年。媒体报道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县纪检委收到举报信不作为,市教育局也只会要求老师闭嘴。而受到伤害的孩子们呢,没有人在乎他们。

发布这篇文章完全是个人自愿行为,不受任何人指使,与工作单位没有任何关系,一切后果由我个人承担。


关于猥亵事件的经过

11月8日星期一

早上还没上课的时候,二年级学生向其班主任反映,学校对面小卖部的老板摸了同班同学的屁股。老师立即找来该学生询问,学生说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是第二次了。之后老师又问了班里其他同学有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有十几个女生举手。基本经过雷同,都是去小卖部买东西,老板(50多岁)说没有零钱可找,让她们跟着去后面的屋子拿零钱,进屋之后老板就对其进行搂抱、亲吻,把手伸到裤子里摸屁股和下体。

我来到办公室后,听见有老师在小声讨论,偶然间听到了。我的第一反应是必须马上报警,但是其他老师说要听校长安排。校长则说这是发生在校外的,需要经过家长同意,如果家长不同意,为了保护学生隐私,学校不能报警。而且就算报警了,没有证据,又没有人看见,能怎么办呢。我强调有没有证据是警察的事情,学校对学生有监护责任,有义务报警。但校长仍然不同意,并说“你不了解情况”,农村的家长都很保守,觉得丢人,不愿意报警,你要是报警他还要找你麻烦。还说去年就发生过,就是这个人干的,把家长叫到学校,结果家长没有报警,也没有去找那个老板,只是跟孩子说以后不要去那里买东西了。

校长让老师把学生家长叫来,对家长说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报警,第二是你们私了。家长问学校为什么不报警,校长首先表示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学校外面,决定权在家长,如果家长选择报警,学校可以配合警方调查。还说去年学生就报告过,学校把家长找来,但是家长没有报警。最后这名家长还是选择报警,校长让他打派出所电话,并报出了号码。我怕这次又不了了之,一直跟着家长,这时立即上前制止,让他直接打110,因为派出所都是乡镇里的人,跟下面的人有很多关系,到时候可能会出问题,打110是公安局接听,有备案,他们必须要处理。

临近中午的时候,警察到村里把那个老板抓走了。中午校长跟我们一起吃饭,说这是发生在学校外面的,而且我们都做过安全教育了,去年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各班都把男生叫出去,给女生开会专门讲过。这是去年九月份发生的,去年的一年级就是现在的二年级,当时就有学生向老师报告被小卖部老板摸了,最终家长没有报警。至于去年校长是如何跟家长谈的,有没有上报给学区、教育局,校长没说。

但是根据教育部2018年的文件《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学校只要掌握性侵学生的线索就有义务报警并通知家长。我把这份文件的链接以及这一段话的截图都发到了学校工作群。


11月9日星期二

早上校长在办公室开会,主要意思是:“事情发生在校外,学校没有责任;学校不能单独报警,要尊重学生和家长的隐私,决定权在家长;各班老师不要再问自己班的孩子有没有,如果警察再来调查,问到哪个班了哪个班的老师去说,没问到的不要主动说;不要跟家长讲,你告诉他有什么用?他会感谢你吗?他会说你老师为什么现在才知道,而且有些家长不愿意知道,你告诉他不是在他伤口上撒盐吗?”

之后校长要求各班上安全教育课,男女分开,一个老师带男生去上体育课,女老师留下给女生单独讲。有老师提议说最好男女生一起上,因为男生也需要知道不能随便触摸女生。校长不置可否,说让老师自己决定,但是要把握好深度,不能讲太多。老师们商量后决定让全班一起观看。

听说,昨天有家长给老师打电话,说我们家不告,谁爱告谁去。有老师把这件事告诉家长,还被校长骂“良心何在”。今天警察再次来调查的时候,报告的学生就减少了,有的学生说自己是跟风的,看到别人举手自己也举了,但是有多少是确实没有,有多少是家长不让孩子说,现在已经很难分辨了。


11月13日星期六

向澎湃新闻曝光了此事。


11月26日星期五

晚上有个高中生联系我,说“我知道他这个行为已经有好久了,不只是这两年,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有这个行为了,不止今年和去年,一直都在!”又说如果没有人愿意作证的话,她可以来做证人。


11月29日星期一

二年级老师已经哭过好多次了,每天面对自己班里那么多受到伤害的学生,家长不理解,校长不让说话。今天校长又出去参加培训了,得知警察要来,还特意打电话让她不要多说,结果她情绪崩溃,在办公室大哭,把书、本子扔到地上,自己的水杯都砸了,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警察来学校调查,问到了三年级。但是去旁听的时候发现,只有一个男警官在询问学生遭受猥亵的详细经过,这不合理吧?不应该有女警官在场吗?其中有学生向警察说出了去年就跟老师报告过。

晚上给怀远县纪检委写了匿名举报信,举报学校知情不报。具体内容忘记截图了,网站只是给了一个查询码。(截至今天12月5日,查询结果没有任何反馈,有意思的是该网站的相关案例竟然都是关于诬告陷害的。)


11月30日星期二               

上午第四节课我正给一年级上美术,有老师把我叫出去,问我有没有澎湃新闻的账号,有没有在上面发言,如果有的话赶紧删掉。因为这个事情教育局知道了,正在往下追查是谁在爆料。我去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了这条新闻,记者采访了两个人,基本事实都有了,但是没有采访到校长和老师。关键是后面县教育局的回应是:事情发生在校外,不归学校管理,学生家长应对孩子安全负责。连教育局都是这种态度,难怪校长有恃无恐。

原本校长前两天又去参加乡村骨干校长培训,今天中午就请假回来了,要求老师1:30到办公室开会。校长说市教育局下午要来检查,让大家把与双减政策冲突的东西(主要是试卷)都收起来。开会又提起去年的事情,说学生报告之后我们第一时间通知了家长,并且强烈建议家长报警,但是家长不愿意报警,我们不能强求家长报警。“这个事情如果问我,我知道,其他老师一概不知。”还说教育局来调查,他去说,其他老师不管谁问就说不知道。又说教育局给他提出了四点要求,但是有两点学校不做:“一是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我们一直在做,很配合;二是和公安机关一起做好家庭走访工作,这个叫公安局去,我们不去走访,不走访家长不说,一走访还要挨骂;三是做好学生的心理疏导工作,本来就没有事,都是小孩,事情过去以后她很快就忘记了,她就没有心理阴影,我认为这个都是多余的,不要去疏导;四是如果有学生家长提出转学,让我们密切配合,给人家转学。”

会后,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私下说,这几天市教育局要来调查,你不是学校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学校也没有去备案,你不能在这教书,被教育局发现了不好,你先回去几天,等教育局走了,这个事情风头过去了,你再回来。我说要和机构领导商量一下,发信息让他们去跟校长沟通,结果领导说,校长在两个星期前就跟他说下学期支教必须换人,否则就不让我们过去了,而且没有说理由,就是要换人,所以找校长沟通不会有用,建议我先回去。

2:30左右,市教育局的人来了,在学校里转了一圈,拍了几张照片,试了试学校的报警系统,在教师办公室看了看,没有跟任何老师交流,直接去了校长办公室,谈了什么不知道。他们走后,校长只说教育局批评他办公室太乱。


12月1日

早上5点多坐车返回上海,离开这个曾经倾注了无限热情的村庄。我们机构从2014年开始与该校合作,为其募捐到了各种硬件设施,厕所、电灯、风扇、空调、电脑、图书、体育器材、净水器等等;机构不定期派员工去支教,每次一个学期,每年寒暑假去学校举办冬令营、夏令营,暑假带优秀学生去上海参观游学;项目支持方通过我们每学期给贫困生发放生活物资,每年给优秀学生发放共计一万多元的奖学金。而这一切都因为这次事件,因为害怕我向教育局、向媒体反映情况而终止,支教、家访、冬令营、夏令营、周末带孩子们去田野玩耍、暑假带孩子们去上海参观……以后恐怕都不存在了。

回到上海,接受了安徽电视台的电话采访。


12月2日

安徽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第一时间栏目)报道了此事,但是只在电视上播出,在其网站上其它几条同时播出的新闻都有,唯独没有这一条。而且他们去村里进行采访,只采访到了路人村民,没有学生家长。校长避而不见,在电话里完全否认去年发生过猥亵事件。县教体局说成立了调查组,根据校长的反馈,是今年10月份有一个学生报告了,但是家长没有报警,也没有老师的声音,又说截至11月30日公安局核实的只有1例。

我有11月30日下午校长给老师们开会的录音,虽然只录到了后半段,但是校长说出了去年一年级班主任的名字,还有“过一年多了,我们怎么可能去找家长”,很明显事情在一年前就发生了。


关于学校工作中的其它问题

1.  2021年上半年,学校建了一间特教教室,里面有各种器材,但是在我支教期间,从来没有学生使用过这间教室。学校确实有一个脑瘫学生,智力正常,可是身体无法活动,本来一年级的时候在学校读书,他妈妈每天推这轮椅把他送来。二年级的时候孩子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妈妈把他抱到轮椅上都非常吃力,最后只能放弃,让孩子天天待在家里,躺在床上看电视,由爷爷奶奶照顾,妈妈去外地打工了。还有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学生,每天就坐在三年级教室的最后一排,什么都不学,因为听不懂。

2.  2021年9月,为响应“双减”政策关于延长学生在校时间的要求,学校增加了两节延时课堂,校长把它当作补课,向学生收取费用,虽然每节课只要2元钱,但是五六年级一个班60人,一节课就收了120元,校长给每个老师每节课50元补贴,剩下的70元就进了校长的口袋。全校270多个学生,一天收取1000多元,给老师补贴600元,其余都归校长,关键是这笔钱是学校私下收的,不走公账。校长什么都不干,光这一项就能每天收入400多元,一个月就是一万左右。

3.  校长经常打学生,特别狠,现在老师发现学生做错事都不敢跟校长讲。


关于相关部门工作中的几点疑问

1.  在新闻中,县教育局说事情发生在校外就不归学校管理,但是学生已经报告给老师,老师又报告给校长,在这种情况下学校也可以不管吗?

2.  学校在明知学生被性侵之后,能不能因为家长不愿意、或者为了保护学生隐私而不报警?

3.  去年的事情校长有没有向上级部门汇报?如果汇报了,上级是如何回复的?

4.  怀远县纪检委收到举报信后,采取了哪些行动?什么时候去进行调查?

5.  校长以我没有教师资格证、没有向教育局备案为由,不让我在学校继续支教,请问教育部门有没有这样的规定?

6.  如何保障老师、学生、家长有合理的发声渠道,而不是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7.  警方在向未成年女性询问性侵案的详细过程时是否应该由女警官进行或者有女警官在场?

8.  警方找过很多学生谈话,有几位老师都旁听过,为什么最后核实的只有1例?


最后

昨天晚上把这篇文章发到微博,一个多小时后通过了审核,但是当我开始转发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封号了,阅读量停留在240。立即给蚌埠市纪检委写了实名举报信,能有回应吗?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这两天给那么多新闻媒体、网站大V发私信、写邮件,一句回应都没有!这满满的恶意终于要淹没最后一点萤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