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療練習生

我是芳療練習生阿倪(倪玼瑜),人類圖1/3人、無內在權威投射者。前書店工作者,曾任誠品書店刊物《提案on the desk》主編;現為自由編輯。亞洲人類圖學院三階結業生,瑞士Usha Veda芳療認證二階結業。 https://aneditorwork.wordpress.com/

我們真的很容易覺得,如果我沒有什麼,就好像是一種缺陷似的

開放的空白能量中心,讓我們永遠有機會摸索、學習,尋找自己最完美的版本,或者,意識到自己最完整的版本。
欣賞空白中心的「沒有」

剛開始接觸人類圖的時候,如果拿到一張圖,我就會從空白的能量中心開始讀起。

如果一張圖空白中心很少的時候,無論是我或者圖的主人,都會把專注力擺在空白上面,彷彿那個空白是整張圖裡最大的「箭靶」,圖的主人也會對著它集中砲火猛批,覺得我空白就是我不好(最常見的就是,說你邏輯中心沒有定義,就自己給自己加油添醋說:什麼!我沒有邏輯?)

我們真的很容易覺得,如果我沒有什麼,就好像是一種缺陷似的。


所以,當我把自己的圖跑出來,發現九大能量中心裡我擁有七個空白能量中心的時候,腦子也差不多是一片空白的。實在是因為目標/箭靶太多,我都不知道自己該怪(射向)哪一個......然後,我就因禍得福(?)的沒那麼喜歡批判或責怪自己了。(咦?)


幾年前因為對一句「由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共振,就迷上所謂極簡主義風的我,對自己空空如也的人類圖設計也就滿意了起來(憑什麼?),我假裝那些空白中心就是一扇扇的窗,外來的制約要吹進來就進來,該出去的就出去,想逗留一陣子就逗留,影響我比較久的我就慢慢去覺察。一旦沒有對什麼執著,也就不具備對失去什麼產生恐懼,當恐懼消失,也就不再執著,然後,就可以容許自己隨遇而安,容許自己對社會對其他人沒啥大用小用,容許自己有時候很積極有時候很廢,容許自己一成不變或三分鐘熱度。


如果我們會羨慕他人,羨慕某些「完美人生」,或許就來自於那些「完美」我們永遠沒有。

我個人倒蠻欣賞空白中心的「沒有」,因為「沒有」可以是「可能擁有」或「可能有別的」,甚至「擁有後還可以有別的」種種選項。開放的空白能量中心,讓我們永遠有機會摸索、學習,尋找自己最完美的版本,或者,意識到自己最完整的版本。


#aromatherapy #loveyoyrself #thelove_of_thebody #芳療練習生的練習室 #人類圖很個人體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