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397 

◖ 劉備沒來以前,諸葛亮在幹嘛呢?◗ 拿諸葛孔明看投射者(下)

芳療練習生

以及最重要的是,他慧眼「賞識」了有機會賞識自己的劉備。有些後世分析諸葛亮就算神機妙算,但以當時的局勢他也只有劉備可選此外無論投靠誰,他都難能大有作為。

◖ 為什麼得讓劉備三顧茅蘆呢?◗ 拿諸葛孔明看投射者(上)

芳療練習生

觀看他的生命軌跡從受到劉備的「賞識」後,正式而鄭重的邀請了他,他這才相信邀請他的這位是真正需要他的才華,也才有了〈隆中對〉。至此,諸葛亮也才迎來人生中最適合使用自己能力的對象與事業。

如果遇到 ▢ 型的主管,可能會是… ✰五星類型狂想篇✰

芳療練習生

有些商管書將管理者比喻成交響樂團的指揮日劇中,那個總纏著千秋的二流指揮系學生也說「指揮首重人性。」一個團隊的管理者,又何嘗不是首重人性呢?

當我們身邊出現了某種類型的人時

芳療練習生

例如在我工作壓力最密集(同時也是經驗累積最高速)的那段時間,2型人的主管及2型人的技術指導顧問,頻繁的在我工作中教導我各種周密思考方法。(否則以我母親大人的話說,像我這種粗心大意的性格是要怎麼當什麼編輯呢?)

為什麼是芳香五星術?

芳療練習生

從五星術的角度來看,我們的五星記載著我們的「因果密碼」,學習解讀它能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機制。

想想真是雙教練combo近身指導真是幸運(¬_¬)

芳療練習生

但我想起學習人類圖各類型演化時,普遍將投射者視為新世代的「領導者」,這樣想想,或許是「領導者」三個字引來許多制約或標籤定義,我們或許會以為「領導者」是坐在某個營運戰略室裡,拍著白板上各種提案、擺出權威姿態大吼「我要你們這樣做!」之類的模樣(alright,這是我的制約XD)。

我就知道,實驗的路還長著呢。

芳療練習生

人類圖的策略與權威美妙之處在於它的形式原則,當你的身體正確,一切就會自然歸位。(The beauty of strategy and authority is that it begins with form principle, when the body is correct, then everything else falls into place naturally.)

豆蔻,一道調香的未解之謎。

芳療練習生

調香時把豆蔻放進配方裡,那分清甜卻帶有印度香料獨有的異國風情實在非常搶眼。上調香課時,我就曾經有從「想用、只用一滴,到乾脆拿掉」的心路歷程,因為光是滴在試香紙尖上擺了數十分鐘卻仍隱隱飄香的氣味,就讓我害怕它進入配方中的結果。

當他尚未被各種加工以前,擁有的能量可遠比加工後更無窮盡

芳療練習生

或許,身而為人也同理,當我們讀人類圖談到去制約時,並非二元的要我們指出這樣是好那樣是壞,加工自有加工的好處,原型自然也有原型存在的理由。只是在選擇的時候,我們能在更清明的狀態中,做自己心甘情願的選擇。

只要還在呼吸,此刻,我們都是安全的。

芳療練習生

有許多時候我們內在的負面情緒,累積自腦袋對過去失敗經驗的恐懼、對明日未知的恐慌,我們時常忘記我們的身體只存在於「當下,此刻」,無論多焦慮、腦袋運轉有多耗能,活在物質肉體中的我們也只管得了現在這一秒的自己。

當一個空空的舞台上只擺著一張椅子,那張椅子就可以代表整齣劇所需的一切道具。

芳療練習生

當太陽閘門經過一整年,再度來到這個幻想的閘門,就像某種reset,我們還是會對新的一年充滿期許,把過去一年的盈虧淨空,立下目標重新開始。

當精油與定義之間產生共振,是在每個個案當下抽籤及自我讀解的過程中逐漸浮現

芳療練習生

一開始我很想試圖解釋,漸漸的我就發現,不去干預才是它們發揮效果的養分,我想,我最好是一個合格的譯者與記錄者。

比如母親身上帶有的疾病,或許也會有程度上的機率會發生在我身上。

芳療練習生

能聽到媽媽希望如何告別人生和迎接死亡......這些是能聽到的時候就要側耳傾聽的故事

她感覺與人們失去連結,更糟的是,她與她的自我也失去連結

芳療練習生

想知道嗅覺有多麼的重要,就必須先設想沒有嗅覺的生活會是如何

中醫五行裡怒傷肝,而我的怒氣有許多時候是隱忍不發的

芳療練習生

我是很偶然的機會下,意外被莎草解救了(我的經前頭痛)。那次完全是死馬當活馬醫,因為實在頭悶悶的疼了好久又不得不工作,只好隨便找了副配方想配來擴香,看見裡頭有莎草,忍不住驚訝這氣味也能配來擴香嗎?不過身體三爻(不怕試)和腦袋一爻(好奇得令人想研究)就是動手配了來擴香了...結果,事實證明,好運總是不期而遇。

我們真的很容易覺得,如果我沒有什麼,就好像是一種缺陷似的

芳療練習生

開放的空白能量中心,讓我們永遠有機會摸索、學習,尋找自己最完美的版本,或者,意識到自己最完整的版本。

一滴大馬士革玫瑰

芳療練習生

我沒有料到老師說的那個「跟心更接近一些」,竟然是一段有點漫長的練習,就那樣我開始偶爾和我的大馬士革玫瑰精油對話,一開始我有點依賴,過了又一年多,我發現自己已經不那麼需要了。